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风尚饰界 >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图)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yoka时尚网发布时间:2017-02-23关注度:
    文章导读
    微的哲学意义在于“无限小即无限大”,不同个体世界都有着评判大小的量尺,人类之于宇宙是渺小的存在,但相对于尘埃而言却是硕大无比。穹顶之上的宏大空间与秋毫之末的微观世界,两者看似不可同日而语,但在艺术家的手中却将其同框演绎,超越空间限制,将美妙的大千世界展现于方寸之间,足以见得他们功力之深,而这项精湛的技艺就是拥有着6个世纪历史的微绘珐琅工艺。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揭开微绘珐琅神秘面纱

      微绘珐琅是西方珐琅的代表,被誉为“瑞士七大工艺”之首。在传统珐琅工艺中是难度最高的一项技艺(另外两种为掐丝珐琅和内填珐琅)。这项技艺被用在顶尖的腕表作品中,由于腕表盘面大小、形状以及机械构造的限制,完美的微绘珐琅就显得弥足珍贵。画师还要将图案从构思再手绘到表盘上, 因此每一块珐琅面都是独一无二的。

      追源溯流,观微绘珐琅前世今生

      珐琅技艺最早应用于制作珠宝和金饰中,并自15世纪起被用于钟表作品中,而其中的微绘珐琅工艺也随之诞生于欧洲比利时、法国、荷兰三国交界的佛朗德斯地区,之后经法国中西部的里摩居之手,以其制作内填珐琅工艺为基础,发展成画珐琅的重镇。1755年,日内瓦的微缩画家完善了一种称为“日内瓦珐琅”的助熔技术,以便创造出一种类似透明彩釉的装饰效果,从而保护和增强下方的微缩彩绘图案。

      17世纪末,由于制表师及贵族们聚焦于复杂功能及精准工艺,微绘珐琅进入了“死亡时期”。19世纪末机械钟表在功能性开发上几近达到极致,可创新的空间变小,功能性已经成熟,人们再次将焦点投注到它的装饰性上,微绘珐琅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之中。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传世珍品,皇家情谊

      珐琅的丰富多彩,以及如玉般温润的质感,深受早期宫廷贵胄的喜爱。当时的拜占庭帝国盛行奢侈消费,尤其是在帝国中心的君士坦丁堡,教堂和宫殿大量使用金质细工镶嵌以及珐琅制品。17世纪到19世纪,西方大国的崛起,慢慢打开了中国这个宏大而封闭的东方世界,雅克德罗向中国输出了许多微绘珐琅珍品,经由广州等港口传入中国宫廷,并得到中国皇室欣赏,尤其深受乾隆的喜爱,当时西洋钟表厂商为迎合中国消费者而设计钟表,所以清朝时期留下了许多品种繁多的欧洲风格的钟表。

      秘而不宣的工艺

      1.在绘画正式开始前,首先在底壳上覆盖一层抗变形珐琅釉彩,以防止金属在焙烤过程中变形,在其表面涂数层白色珐琅釉彩。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2.接下来用极细的毛笔,细腻地绘制出精美的图案,最后再涂上数层无色透明釉彩,需要20次大明火处理工序,每一次煅烧都在900至1200度的高温下进行,这是整个珐琅制作过程中最具风险的一步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3.微绘珐琅的奥秘所在是对火候的掌控和烧制时间的把控,有经验的珐琅师在作画前就要精确算出怎样通过多次烧制才能得到想要的成色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微绘珐琅最难的其实是两点,一点是混色,一点是绘画。微绘珐琅首先需要调色,有时因为不同颜色之间的衔接会有渐变的效果,珐琅大师需要率先调配出一致的颜色,考虑到烧制时的化学反应、颜色变化,才能画入其中。绘画时需要在显微镜下手工绘制40小时左右,每一丝笔触都精准至极,误差控制在0.2毫米之内。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1 2

      文章关键词腕表珐琅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