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饰界快讯 > 时装表集体退出巴塞尔珠宝钟表展 是什么东西变了?(图)

时装表集体退出巴塞尔珠宝钟表展 是什么东西变了?(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发布时间:2016-11-22关注度:
    文章导读
    离开巴塞尔的许多奢侈品表商都纷纷去了SIHH日内瓦高级钟表展,他每年带着Salvatore Ferragamo、Versace、Versus和Nautilus四个品牌来参加巴塞尔珠宝钟表展,在一个半世纪前成立的钟表公司——天美时集团这十几年来一直是巴塞尔钟表展的常客。

      核心提示:离开巴塞尔的许多奢侈品表商都纷纷去了SIHH日内瓦高级钟表展,他每年带着Salvatore Ferragamo、Versace、Versus和Nautilus四个品牌来参加巴塞尔珠宝钟表展,在一个半世纪前成立的钟表公司——天美时集团这十几年来一直是巴塞尔钟表展的常客。

    图片来源:Explorer Tours & Travel

      每年在瑞士举办的巴塞尔珠宝钟表展,在懂表爱表的人心里无疑是一场盛会。他们是珠宝和钟表品牌的最佳营销平台之一,也曾被称作奢侈品行业中的奥斯卡,年年吸引着近2000家钟表和奢侈品品牌前来参加。

      在一个半世纪前成立的钟表公司——天美时集团这十几年来一直是巴塞尔钟表展的常客。虽然诞生于美国,但天美时不缺少欧洲基因,除了自有品牌,它也为Valentino、Salvatore Ferragamo、Versace、Versus等许多意大利奢侈品老牌代理钟表和珠宝生意,产品遍布全球80多个国家。

      然而近日,天美时却决定离开它的这位瑞士好朋友,成为最新一个退出巴塞尔钟表展的奢侈品集团。而探求其中的原因会发现,这场活动恐怕已经有些风光不再。

      天美时集团主席兼CEO Paolo Marai对《福布斯》坦言道,他每年带着Salvatore Ferragamo、Versace、Versus和Nautilus四个品牌来参加巴塞尔珠宝钟表展,将花掉集团300万美元,“我认为巴塞尔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投资,我个人觉得它正在失效。它曾经在不同层面都很重要,首先,它是个和记者们见面的好机会,但是如今来展览的人越来越少了。其次,总是来的人也都越来越是走马观花。”

      Marai觉得,这些钱也许花在别处会更好。过去,展会还曾是和零售商交流的重要平台,但今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单独派零售商来巴塞尔钟表展寻找商机,这导致与会的都是一些天美时已经熟知的分销商,集团已经不需要去那里了。

      这些话听起来虽然都有些言之凿凿,但Marai却显得有份确信。这份信息源于一些先例,近年来的巴塞尔都有日渐冷清的趋势,法国奢侈品集团旗下的钟表品牌Ulysse Nardin等都在今年5月宣布了退出展览。要知道,他们都曾拥有巴塞尔展览中最好的席位,比如Hall1.0的独立空间。

      巴塞尔失去魅力的原因和它的展览方式和奢侈品的潮流有些脱节有关,CEO们认为在如今这个强调社交互动的时代,展览已经沦为展示平台,而单是展示产品明明在互联网上更有用。《福布斯》认为,巴塞尔在2013年进行的转型是不恰当的,它花了4.5亿多美元来升级成高级博览会,结果导致展位租金升高了许多,结果当年的与会商家就少了355个,不仅是资金实力相当弱的小品牌接受不了,大品牌也不想接受。

      那么问题来了,离开巴塞尔,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纵观缘分已尽的品牌名单不难发现,离开巴塞尔的许多奢侈品表商都纷纷去了SIHH日内瓦高级钟表展。这个展览的组织方有卡地亚、历峰集团、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等,过去的它更像个高净值人群隐秘派对,早在2001年时,曾经全球前三大奢侈品表商——IWC、Jaeger-LeCoultre和Länge & Söhnej就都选择离开了巴塞尔,纷纷改道去了更小规模的SIHH日内瓦高级钟表展。

      一直到2012年,SIHH的参展商都还不及20家,不过每一家都堪称土豪,不仅拥有技术专利也有能力支付高昂租金为客人提供奢侈服务。

      SIHH不接受公众参观,只有相关生意人可以靠近,和巴塞尔相比,SIHH塑造的是领头羊的形象。而正就是这么精英主义的做法在奢侈品行业里相当吃香,不过,它的转型也很及时。在七八年前的金融危机后,SIHH看中了亚洲市场,因此也让这个秘密会所首次向中国媒体打开了大门。

      其实巴塞尔的失落背后,也反映出了钟表生意的格局在近3年来已经有了质的改变。日内瓦正在夺走巴塞尔的高地,而一些后起之秀的出现也分散了曾经集中的资源。比如亚洲博闻集团就于2014年在德国弗莱堡开了一个新的欧洲珠宝交易会““Jewellery & Gem Fair – Europe,”弗莱堡离巴塞尔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这夺走了巴塞尔的珠宝业务,等于砍掉了巴塞尔的左手。而右手也有些活动不自如,现在在香港、拉斯维加斯等地举办的大型展会活动都收效渐微。

      Marai说,这归根到底还是消费者和品牌的关系改变了,公司们有了新的路子找到他们的客人,尤其是对于Versace、Salvatore Ferragamo这样的时装表来说,“在困难时期,我们不得不更主动。”他还提到了数字化革命和时装界正流行的“即秀即买”,既然都是品牌的一部分,手表和珠宝也没必要放在这里被动展出了,不如走上网络。

      当然,下定决心改变这一切并不容易,天美时因为是个授权公司,在对钟表生意的决策时也不能完全自己做主,“奢侈品品牌们没法只有手表生意去(革命),更多奢侈品牌品牌需要去理解数字化并且去运作它。”Marai说,“传统的沟通方式已经终结。”

      文章关键词巴塞尔珠宝钟表展腕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