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文化评论 > 全球将形成多轴黄金交易体系(图)

全球将形成多轴黄金交易体系(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中国黄金网发布时间:2016-08-03关注度:
    文章导读
    预计未来黄金需求还会涨,未来5年后黄金需求或再涨20%。

      预计未来黄金需求还会涨,未来5年后黄金需求或再涨20%。

      中国在未来几年将会继续成为亚洲黄金需求的领导者。

      未来上海将会发展成为国际定价体系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最终会形成一个全球多轴的黄金交易市场模式,未来上海将会在全球发挥重要的领导作用。

      我们不能说“上海金”基准价和“伦敦金”基准价哪个更好。他们两个分别代表了不同的地理区域,也代表了不同类型的需求。更公平公正的描述是将来会形成全球多轴黄金交易市场,“上海金”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相互之间更加平衡的一个关系。

    全球黄金供应量下降1%

      《中国黄金报》:昨天(7月26日)宋鑫会长提到去年以来中国的黄金生产勘探投入有所增加,特别是今年以来金价回升,加快了这一投入趋势。国际黄金产业在黄金生产、勘探方面的投入有怎样的变化?

      施安霂:您指出的这个趋势非常对。对于黄金行业来讲,一个大家都不言自明面临的挑战是,金矿的供应是非常有限的,一直以来很难找到新的矿产资源。国际黄金矿业公司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寻求新的黄金矿藏。

      在过去的三到四年,由于西方黄金采矿业在黄金勘探方面投入过多,金价下滑得非常严重,这些黄金矿业公司股票市值严重下降,直接影响到其融资能力,一些公司被迫变卖部分黄金矿产资源。不过,这只是他们在市场上求得生存和发展的短期策略。这两年,正如您所说的,随着金价的上升,我们看到投资者对投资黄金行业又感兴趣了,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收购、兼并整合的趋势。

      从今年1月份到现在,我们看到世界黄金协会的成员,基本上是大的黄金矿业公司,平均市值上涨了80%,有一些公司甚至超过了100%。具体到中国的黄金矿业市场,也不缺资金,同时中国又是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对黄金的需求还是挺大的。全球黄金矿业在生产和勘探方面投入肯定是增加的。

      《中国黄金报》:有增加的数据吗?

      施安霂:这个我们有内部政策,不能披露。

      《中国黄金报》:您觉得今年全球黄金的供应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是增加还是减少?

      施安霂:可能会下降1%。 因为黄金跟石油不一样,要改变石油的供应量非常容易,水龙头开关就能控制了,但是黄金在今年市场上的供应量和一两年之前的生产投资相关,你要看2017年黄金的供应量有多少,不能单看2016年,2015年、2014年的投资都会影响2017年的供应量。

      过去很多年,黄金的供应量要么下降1%,要么上升1%,数字一直都是稳定在1%左右,这也反映了全球黄金矿藏资源是有限的。对于黄金矿业公司来讲,他们一直非常渴望能生产出更多的黄金,但一方面黄金矿藏资源有限,另一方面黄金开采和生产的成本不断增加,每年黄金生产量变化还是不太大。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个属性,使黄金对人们来说,更有吸引力。

       《中国黄金报》:今年黄金市场形势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说金价回调,你是否认为今年全球矿业已经走出了市场的严冬,迎来了万物复苏的春天?

      施安霂:是的。

       《中国黄金报》:金价已经触底反弹了,要迎来上涨的趋势,是这样的判断吗?

      施安霂:是的,我们谈到黄金行业的时候,包含方方面面的因素,比如说金价,要从黄金需求、黄金供应来看。就金价来说,前两年在跌,这两年在上涨,而且我们审视了各方面的指标,都显示了比较可喜的回升的迹象。

      看一下金矿行业,前两年价格比较低的时候,黄金矿业企业,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为什么西方的黄金矿业企业特别依赖资本市场,金价降低也给他们的股票市值带来了很大影响,这是黄金供应量下降的原因。而从需求的角度来看,黄金是独特的商品,市场需求总是很旺盛,各种黄金的产品,包括再生金需求都非常旺盛。

       《中国黄金报》:金价反弹之后,矿业利润就会增加,黄金需求又在增加,所以您是看好黄金矿业的?

      施安霂:是的。

    “西金东移”还是“东金西移”

      《中国黄金报》:过去几年,全球黄金呈现了“西金东移”的趋势,未来这种趋势是否会继续延续下去,这个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变量?

      施安霂:其实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从某个角度看,可以回答是,也可以回答不是。我分别解释一下,为什么说这个趋势会延续?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的黄金需求量,基本上占据了世界黄金需求的70%。同时,美国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财富池,单就美国养老金基金的资金就高达35万亿美元,如果用来购买黄金,那么美国黄金将占据世界黄金需求的近60%。

      亚洲,特别是中国,每年对黄金的需求近1000吨。我们预计未来黄金需求还会涨,未来5年后黄金需求或再涨20%。因为中国政府,包括中国人民银行都非常支持黄金需求,而且未来中国将会有3亿人加入中产阶级,大大增加对黄金及黄金饰品的需求量,当然从财富保值的角度,他们也会购买更多的黄金来避险。中国在未来几年将会继续成为亚洲黄金需求的领导者。此外,亚洲的其他国家,比如印度和东南亚各国,也会维持较高的黄金需求水平。

      我们为什么会预计未来5年后亚洲黄金需求量再增长20%?过去十五六年间,黄金需求有了350%的巨幅增长,我们觉得黄金需求还会再涨。

      第二部分回答不是,在中国和东南亚之外,还有其他的因素是我们必须考虑进去的。第一个是全球政治、社会和经济极度不稳定性,会影响黄金需求;二是各国央行通过货币政策来影响市场的能力基本上已经消耗尽了,再通过印钱来影响和控制经济,能力显然不足。现在很多国家政府发行的国债,基本上是负利率,国债总额差不多是11万亿美元。你想象一下,持有负利率的国债,相当于把钱存入银行,还要为银行支付保管费,这跟我们从小到大所学习的经济理论都是相违背的,给世界经济的发展造成基本性的挑战和问题,全球经济基本面都要发生改变了。

      所以,我们首次将会看到有一些新的趋势出现,比如,黄金会进入养老基金的投资系列中,这也是养老基金第一次把黄金纳入其资金配置系列。出于财富保值的考虑,包括中国在内全球的央行增加所持有的黄金比例,也是这些因素都会造成黄金需求的增加。

      总之,包括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在内亚洲各国黄金需求在增加,而西方市场上,各国央行对于黄金的需求也在增加,既然各处黄金需求都在增加。很明显,金价还会上升。

       《中国黄金报》:然而,中国在内的东方市场也有养老金,如果进入黄金市场,西金东移,还是东金西移,不确定性还是很大的。

      施安霂:东方市场也有养老基金,但规模上和西方差别是很大的,美国的养老基金资金量非常大。中国的社保资金约为1.7万亿元,而美国的养老金有34万亿美元,目前配置中黄金不到1%,未来这个量肯定会增加。而中国的投资者,收入的52%是存起来了,这当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是黄金,未来这个也是会发生变化的,也有可能会增加。

    形成全球多轴的黄金交易市场

      《中国黄金报》:西金东移,还是东金西移的天平还不确定,接下来是西价东移这个天平,随着“上海金”上线,中国的商业银行陆续参与到国际黄金定价,中国对全球黄金市场价格的影响,是否已在全球市场上显现出来,您怎么看待全球黄金定价中心迁移的变化?

      施安霂:这个问题非常好。刚才我们谈到需求时,提到西金东移,其实我还没有完全回答完。谈到黄金需求的东西方平衡,我不得不说现在中国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和黄金消费国,而且中国的黄金市场变得越来越复杂。单纯从体量上来讲,中国黄金市场的规模已经赶上了全球黄金市场。

      从世界黄金协会的角度来讲,我们希望所有中国黄金市场上的利益相关方可以联合力量,展现在全球黄金市场上的领导力。现在他们有权利这么做,也有能力这么做。

      你刚才提到的“上海金”基准价的问题,这是中国推出的新的价格发现体制,是非常重要的黄金市场进展。“上海金”上线已经过去3个月了,它尽管在目前阶段还是国内定价的机制,但实际从体量上来讲,跟“伦敦金”基价已经可以虚拟对比了。当然,整个进程才是刚刚开始,我们认为最终会形成一个全球市场多轴的黄金价格交易体系。

      “伦敦金”会继续引领实物金方面的交易,“纽约金”主要体现在黄金期货方面的能量,“上海金”除了实物黄金方面,未来会看到更多的黄金期货、黄金衍生品的交易量会增加,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好事。

      尽管目前全球的金价还是受“伦敦金”基价影响更大,从对冲基金来讲,受美国投资者的驱动比较大,但是毫无疑问,未来上海将会发展成为国际定价体系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最终会形成一个全球多轴的黄金交易市场模式,未来上海将会在全球发挥重要的领导作用。广而言之,当前中国四大商业银行也是“伦敦金”价格形成机制的组成部分,他们也部分反映了中国市场对黄金的需求情况。中国未来对黄金定价机制的影响力,绝对不能低估。

      另外,中国人民银行也明确表示,黄金在未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当中将发挥重要的作用,人民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变成国际市场上可交易的货币,将会反过来使黄金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届时,黄金就可以以人民币来定价,跟现在用美元来定价一样。

       《中国黄金报》:刚才您提到了200吨,是现在的“上海金”定价业务交易体量,跟“伦敦金”体量可以虚拟比拟,真的吗?

      施安霂: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也可以借机会让我们把这个问题更加澄清一下。“上海金”基准价在未来全球标准当中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其中一个原因是上海代表了中国较大的黄金需求量,“伦敦金”基准价是由一定时间内伦敦黄金交易市场的12位参与者提供的黄金基准价。上线3个月来,“上海金”交易的200多吨,不是最重要的,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上海金”基价是可信的价格。

      我们不能说“上海金”基准价和“伦敦金”基准价哪个更好,他们不是这样的比较关系,他们两个分别代表了不同的地理区域,也代表了不同类型的需求。更公平公正的描述,不是将来“上海金”基价的地位显得重要了,就会取代“伦敦金”基价的重要地位,而是将来会形成全球多轴黄金交易市场,“上海金”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是相互之间更加平衡的一个关系。

      要成为全球黄金的基准价,必须反映一些最基本的原则,比如价格透明性原则,基于真实的市场交易行为。“伦敦金”基准价对过去的世界来讲,是足够了,很完美了,但是在未来新的世界,我们需要一个多轴的定价机制,单有伦敦是不够的,“上海金”基准价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上海金”基准价完全符合国际基价设定的一系列标准要求。此外,伦敦每天下午3点定价机制,由12家银行报价,交易量为5.8吨,而“上海金”基准价的交易量为4吨,均来自于参与定价方的交易,因此说它是非常可信的定价机制。定价机制和市场整个交易量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不能混淆。

       《中国黄金报》:在全球多轴的黄金交易体系中,“上海金”代表什么?“伦敦金”代表什么?“纽约金”代表什么?三者定位有什么不同?反映了哪些需求?

      施安霂:黄金是世界上第四大最具流动性的货币,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交易的,因此对于投资者来讲,不管在任何一个时间点,黄金都要有一个价格,这对黄金特别重要。

      所以,“上海金”基准价和“伦敦金”基准价才显得那么重要,投资者任何时候都希望有一个价格。如果给他们三个一个清晰的定位,可以说现在伦敦是西方实物黄金交易的中心,同时也是各国央行买卖黄金的中心,从这个角度来讲,伦敦在央行当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而上海是代表着中国,在未来进一步发展之后,也可以代表排除印度在外的亚洲,这是一个很好的平衡。纽约代表的主要是黄金期货交易,其中一大部分是纸黄金交易,不是实物黄金,给黄金市场带来了更大的流动性。对于那些不想要风险的投资机构来讲,他希望用期货交易来对冲他的风险,纽约市场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因此,中国代表亚洲,有实物黄金和一些衍生品交易。伦敦是实物黄金交易,各国央行在这个当中发挥了重要的角色。纽约是期货交易,这是一个多轴的平衡,而且整合程度会越来越高。我们认为,这种多轴的体系,对于黄金来讲是好事,对于中国来讲是好事,对于投资者来讲,也是好事。

      文章关键词多轴黄金交易体系黄金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