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饰界快讯 > 长江以北最大珠宝聚集区调查:生意太差 商户撤离

长江以北最大珠宝聚集区调查:生意太差 商户撤离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发布时间:2016-07-26关注度:
    文章导读
    如果时间能倒流,即便老家山东昌乐的生意再怎么不好,李昌远(化名)也绝不会在对手云集的“金街”上开店——自从去年3月开店来,李昌远摆放在柜台上的宝石一直少有人问津。

    如果时间能倒流,即便老家山东昌乐的生意再怎么不好,李昌远(化名)也绝不会在对手云集的“金街”上开店——自从去年3月开店来,李昌远摆放在柜台上的宝石一直少有人问津。

    李昌远的门店,位于山东国际珠宝交易中心(二期)(以下简称“国际珠宝二期”)。2014年9月,这里的开业,标志着江(长江)北最大的黄金珠宝聚集区二期正式投入运营。如今,在不到1.5公里的窑头路上,集聚着3家总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的珠宝城。虽然这里人流有多有少,但多数商家的日子却不好过。“租金基本是对半砍,但商户还是走了过半。”在与记者交流时,上述珠宝城招商部人士也是毫无隐瞒。

    这也成了全行业的写照。一份券商内部报告提到,今年以来终端黄金珠宝销售出奇的差,基本在20%~40%的下降幅度,并且到6月仍然没有好转迹象。

    半价招商仍不易

    7月19日下午2点刚过,为应对即将到来的暴雨,济南全城都在准备提前下班,但守着200平方米店铺的李昌远并不着急,因为店里就他一人。从地理位置上看,李昌远店铺所在的国际珠宝二期,虽位于济南的中央商务区,但用他的话讲,即便在周末,进他店逛的人也不到10个。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分为东西两区的商城,近八成的店铺已是铁将军把门,而锁上也多已落下了一层灰尘。

    就在2014年9月,国际珠宝二期正式开业时,各界对窑头路的期许,悄然升级为“南有深圳水贝,北有济南窑头”。《大众日报》2013年11月报道显示,聚集区内黄金珠宝首饰业年交易额已超过200多亿元,占国内市场份额的12%。

    然而,好景不长。山东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辛国金说,珠宝行业从2014年开始,呈现了比较明显的下滑态势。

    看着柜台里摆放的宝石,李昌远说:“从去年4月到这,装修、房租,花进去了30多万元,但现在的营业额都不够。”在他店铺周边,同行们早已走了大半。

    让国际珠宝二期招商部尴尬的是,“租金最高的时候4块/平方米,现在基本是对半砍,但招商还是有相当难度。”商城招商部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最高的时候是90%入场,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都在寻求改变行业了。”

    同样的情况,在聚集区的其他珠宝城同样存在。入场率曾达100%的大润(国际)黄金珠宝交易中心,用其总经理杨军的话讲,“(现在)也就50%”。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暂时没有确切的珠宝行业统计数据,但辛国金说,目前珠宝协会的新增会员正在急剧减少,2014年仅增加七八个会员,为近几年最少。

    商人忌讳产能过剩话题

    辛国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大环境对珠宝影响是非常大,从整个经营上看,大部分都不是太好。而在杨军看来,现在环境不是太好,老百姓不是很舍得花钱,但黄金、珠宝又是和这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如今,为回本一筹莫展的李昌远,过起了勒紧裤腰带的日子,以致在老家的加工厂也不敢雇人,转而找人代加工。在他看来,这样日子的原因还在于珠宝本身是一个小众的圈子,消费者就那么多,但竞争让生意越来越难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发现,确实与国际珠宝二期紧邻的银座珠宝交易中心、大润(国际)黄金珠宝交易中心,都定位在批发与品牌运作。国际珠宝二期招商部人士坦言,“(竞争)肯定有,如果当时只有一家珠宝城,我们还能撑住,但三家几乎同时起步,客户分流、体量又那么大。”

    不过,类似的情况,在全国颇为普遍。辛国金表示,在2013年前后,因为珠宝行情不错,资本不断从其他行业向珠宝领域转移。上述招商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2013年珠宝行业火爆,各路资金都杀奔而来,包括房地产也转入珠宝领域,甚至借高利贷往里投。

    早在2011年初,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就指出,珠宝行业产能过剩、销售网点过剩,一些企业的非理性扩张以及非珠宝行业企业的盲目进入加剧了行业困境。

    然而,对于产能是否过剩的话题,李昌远和他的同行们,却不愿意过多触碰。

    原营销体系正被颠覆?

    作为山东珠宝行业的权威专家,辛国金认为,自2014年跌入低谷来,珠宝行业一直没有好转迹象,整个行业想要扭转过来,估计还得几年时间。

    而据中华商业信息网统计数据,2016年上半年全国50家重点大型零售企业金银珠宝类零售额增速为-20.9%,低于上年同期22个百分点。

    几乎同时,广发证券下属广发商贸团队的洪涛以署名文章称,今年来终端黄金珠宝销售出奇的差,基本在20%~40%的下降幅度,并且到6月仍然没有好转迹象。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行业低迷反而也是变革关键期,一些珠宝商家陆续尝试涉足线上领域,或成为破旧立新的趋势。

    在珠宝行业跌入低谷的2014年,招金银楼的天猫旗舰店首次参加“双十一”活动,当天付款交易额突破百万元。2015年,招金银楼也成为烟台电子商务示范企业。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珠宝行业报告》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珠宝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达71.3亿元,2013年达到约156.7亿元。

    在谈到“互联网+珠宝”模式时,北京珠宝协会会长程文虎认为,电子商务正在打破并颠覆原有的营销体系。一旦电子商务颠覆传统珠宝行业的营销体系,终端实体店将面临被彻底“革命”的威胁,生产厂家的话语权也将被电子商务所架空。

    番禺“全球珠宝制造中心”加工商:传统珠宝制造业的春天不会来了……

    近日,周生生(00116,HK)等珠宝企业在公告中披露,2016年上半年的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主要原因在于,消费者购物意欲疲弱导致营业额下跌。

    除需求端减弱,在珠宝行业的供应端也出现了变化,他们面对的问题,其实比销售端还要更多。广州番禺,素有“全球珠宝制造中心之一”的称号,其产品远销海内外各地。30年来一直以珠宝代加工为主,这里却一直没能形成自主品牌。

    图腾珠宝的钟智东,赶上了番禺珠宝加工产业在2008~2010年的爆发式增长期,开设了自己的厂房。但在此后,他感受到发展渐显颓势。

    面对如今销售遇冷、成本上升的内忧外患局面,匠梁珠宝首席运营官李东甚至认为,传统珠宝制造行业的春天不会到来了。

    30年,仍无自主品牌

    7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番禺大罗塘后,两边一旧一新的珠宝城出现在记者面前,许多店面招牌的主体部分为“XX珠宝”,显示出了这里红火的珠宝加工产业。

    公开资料显示,番禺区的珠宝加工行业形成于1986年,承接了香港等地的许多珠宝制造加工产业。70%从香港出口的珠宝和90%的香港品牌,都是番禺制造,周大福(01929,HK)和谢瑞麟(00417,HK)等香港品牌都有在番禺设立珠宝加工厂。目前,在番禺已形成了从珠宝的原料采购到加工制造等环节为一体的珠宝上游市场。

    从1993年就开始接触珠宝加工行业的钟智东,几乎见证了中国珠宝制造业发展的整个过程。钟智东估计,在番禺集聚的珠宝加工厂和商铺,至少超过了2000家,相应的从业人员在7~10万人。

    据美国宝石研究院2013年的调研报告显示,由番禺加工的珠宝,现在占全国珠宝年产量的60%。出口从2011年的25.3亿美元激增至2013年的41.3亿美元,年增长率几乎达到28%。

    可即便如此,番禺的珠宝制造工业仍是以代加工为主,未形成自主品牌。

    钟智东介绍,目前在番禺的珠宝加工企业,大型的企业只有三和珠宝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市场上占主体地位的,仍是员工数量在50~70人的小型珠宝代加工工厂。这些珠宝厂商会承接大厂商的订单,但没有自己的品牌。

    代工厂的“内忧外患”

    在巅峰时期,钟智东开设的工厂,曾经推掉了两三千件的“小订单”,因为大订单实在做不过来。但是现在看来,“这样反而让自己太过于依赖那些大客户,在订单的来源上,没能形成多元化”。

    广州市番禺大罗塘珠宝首饰商会副会长黄国铭介绍,从2014年开始,番禺珠宝市场开始出现衰退的征兆,主要做出口的番禺珠宝市场,受到了国际经济的影响,人们对珠宝的需求减少。

    而同时,人工成本的上升给劳动密集型的珠宝代加工产业,造成了很大的负担。据了解,在2008年,技术工人的平均工资在2000元左右,但是现在普遍在4000元~5000元,上升了一倍多。钟智东称,“在珠宝的加工环节,人工成本占到了70%”。

    据了解,番禺的珠宝加工行业,在经历了此前的爆发式增长以后,市场出现了饱和状态,各工厂与店铺间的恶性竞争不断,即使低于成本的订单,还是会有人接。

    匠梁珠宝首席运营官李东甚至认为,传统珠宝制造行业的春天不会到来了,现在番禺珠宝市场的竞争状况,会让很多传统的代加工工厂关门。

    “不过,我们还是会再坚持一下。”新亮达珠宝的店主认为,毕竟在珠宝加工行业干了这么多年,要转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钟智东介绍,目前番禺的很多工厂主都有着类似经历,年轻时期从学徒开始学习珠宝加工手艺,几乎见证了中国珠宝加工行业的发展,除了对这一行的感情,珠宝加工的手艺也是他们这么多年来的安身立命之本。

    转型产销结合自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在番禺大罗塘,开始不断出现各种珠宝城。黄国铭说到,“目前在大罗塘地区,已经有二十几家珠宝城,入驻珠宝城是工厂转型的一种方式”。

    据了解,此前番禺的工厂主要是对珠宝进行代加工,是被动的等待订单,在订单的来源上并不稳定。现在对外进行销售,可以主动寻找客户,打出自己的品牌。

    可在大罗珠宝城内,记者发现,有许多的店铺已经挂出了“旺铺转让”的告示。新亮达珠宝的店主称,自己是在2014年进驻到大罗珠宝城,主要是想提升对外的影响力,但是并没有达到预期,竞争太激烈了,现在准备将剩下的半年店租转出去。

    黄国铭分析,企业要转型,之前一定要想好怎么把经营度提高,怎么去寻找客户。可现在很多店铺的老板,以前都是工厂的厂长和师傅,他们转型的步伐不是很大,就想着先把店给开了,再去找客户,这样在经营上就会比较困难。

    钟智东称,许多珠宝店铺的店主,在年轻的时候从做学徒开始,一步步做到厂长,自身的学历和眼光会有很大的局限。

    黄国铭认为,目前转型较好的,还是那些有资金实力和团队的大企业。但这些都不是珠宝城内的许多店铺所能具备的。

    珠宝行业遇冷致净利下滑明牌珠宝认准“互联网+”计划

    作为老牌珠宝商,明牌珠宝(002574,SZ)当前的经营或反映出整个行业的现状。

    一方面,明牌珠宝重金募投的“两大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和“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刚刚落成就告亏损——2015年分别亏损1103万元和721万元,募投项目未达预期收益。

    另一方面,其定增10亿元转型“互联网+”项目未面世多久就屡遭波折,3月22日,明牌珠宝发布公告终止原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同时终止2015年员工持股计划方案。

    对此,明牌珠宝董秘曹国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并没有因此终止“互联网+”计划,“互联网+ 依然是公司未来发展方向,非公开发行终止后,公司依然在软件设计等方面进行布局,但暂时没法透露最完整信息。”但公司定增计划的终止,确实影响了在推进“互联网+”战略上的规模和速度。

    募投项目皆亏损

    上述两项募投项目最早始于2012年,旨在拓展公司产品门类,缓解公司产能压力,提升设计水平,提高公司竞争能力。

    不过,出乎明牌珠宝预期的是,此后黄金珠宝市场的逐步低迷不仅使扩大产能的希望落空。

    根据明牌珠宝方面此前给出的解释称,公司打造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实现效益为负1103.39万元,主要原因是由于目前销售市场较疲软,销售未达预期;募投项目中直营店亏损较大,直营店固定费用支出比例较大,房租费占较高比率。

    另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去年实现效益为负721.60万元,主要是因为“黄金价格出现震荡下行波动”、“市场较疲软”、“白银制品终端市场销售拓展较慢”,“镶嵌饰品公司销量有所下滑”等。

    另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的监测数据,2016年上半年全国50家重点大型零售企业金银珠宝类零售额增速为-20.9%,低于上年同期22个百分点,金银珠宝市场低靡的状况仍未结束。

    7月14日,明牌珠宝发布《2016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表示,2016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增减变动幅度为45.83%至-36.81%。

    对于上述变动,明牌珠宝方面表示原因在于公司2016年1~6月销售收入未达预期,导致净利润低于原预计,同时,应收账款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增加。

    转型“互联网+”屡败屡战

    明牌珠宝去年底开始打造的“互联网+”计划也屡屡受挫。

    据披露,2015年10月22日,明牌珠宝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修订稿)》显示,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预计不超过10.5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之后的募集资金净额拟全部投资于公司的珠宝“互联网+”综合平台项目。

    根据其方案,明牌珠宝拟成立的“互联网+”综合平台项目,包括珠宝O2O平台、珠宝跨境电商平台、珠宝互联网金融平台、大数据中心等4个子项目,原方案预计平台与数据库建设、系统升级、店铺改造、体验店设立等相关投入8.55亿元。

    但仅两个月后,即12月22日,公司公告称对定增预案进行修改,之前公告中的募投项目“3.06亿元投向收购金山公司和天泰公司各51%的股权”被取消。

    曹国其表示,公司并没有因此终止“互联网+”计划,“互联网+ 依然是公司未来发展方向,非公开发行终止后,公司依然在软件设计等方面进行布局,但暂时没法透露最完整信息。”

    济南·销售人

    在山东国际珠宝交易中心(二期),商户们将作为奢侈品的珠宝行情冷淡的原因,归咎于消费欲望与附近的竞争激烈,而行业全面的产能过剩、销售网点过剩的话题,他们不愿多提。如今,行业内正在思考,在同质化的市场中,商品在如今的环境下该卖给谁,用什么模式卖,用什么价位卖。

    广州·加工人

    在广州番禺大罗塘,很多工厂里都有着这么一批匠人,年轻时从学徒开始学习珠宝加工手艺,到如今做上厂长,他们在靠手艺安身立命间,几乎全程见证了中国珠宝加工业的发展。如今面对内忧外患,他们依然只是代工厂,没有品牌,也没有更多的经营思维,当危机到来,他们打算“再坚持一下”。

      文章关键词珠宝国际珠宝二期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