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饰界快讯 > 买入黄金抛售美股,索罗斯在赌什么?(图)

买入黄金抛售美股,索罗斯在赌什么?(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中国黄金网发布时间:2016-06-15关注度:
    文章导读
    关于索罗斯的行踪,市场依然非常关注。近期有报道称,索罗斯旗下规模300亿美元的索罗斯基金(Soros Fund Management LLC),已在不同市场参与做空,包括出售股票、买入黄金及金矿股。

    不同货币金价的表现

     

    2015年主要货币贬值国家国内大类资产回报率

    本版制图/朱健

      关于索罗斯的行踪,市场依然非常关注。近期有报道称,索罗斯旗下规模300亿美元的索罗斯基金(Soros Fund Management LLC),已在不同市场参与做空,包括出售股票、买入黄金及金矿股。

      笔者虽然一直关注黄金等国际市场,但很难判断说索罗斯出售股票买入黄金就是其真正意图。从现有的数据看,索罗斯基金所持有的黄金相关资产低于5亿美元,仅仅是以避险为目的的技术性投资。

      索罗斯抛售股票是很有可能的,但股市信息过于透明,且不是一个更大的趋势市场,索罗斯买入黄金和抛售股票,只是在释放一个信号:全球风险降临,请着手应对。至于索罗斯在赌什么,他很难离开自己的老本行,只有国家债务和货币市场酝酿出来的波动,才是难以阻止的,索罗斯赌的,依然是更多国家的命运。

    值得警惕的全球货币系统

      10年前的6月29日,美联储宣布加息0.25个百分点,这是美联储于2004年至2006年加息周期当中的最后一次加息。一年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10年后的今天,加息更是全球经济和投资市场不可承受之重。美联储自去年末启动新一轮加息以来,已有半年没有采取行动了,这一时间间隔,在所有美联储的加息历史上,极为罕见。就在美联储6月份议息之前,全球货币市场正加剧宽松,俄罗斯和韩国央行相继降息,韩国央行已将利率下调至历史新低的1.25%。

      市场目前还没有将纸币贬值的担忧回溯至政府信用问题,因此全球超低利率和各类投资回报下滑导致的避险需求,开始涌入到国债市场。德国、英国和日本国债收益率均创历史新低,1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跌至0.01%,日本10年期国债甚至跌至-0.17%。零利率和负利率早已司空见惯,只是市场依然没有搞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

      过去10年,如果按照同期黄金价格计算,全球主要货币的贬值一目了然。用黄金价格来做对比,主要是因为黄金依然是全球大多数国家国际储备的组成部分,黄金依然扮演着跟外汇相同的角色,且黄金不能被消耗掉,也没有回报率,黄金价格仅仅代表着货币兑换率。其他类似股市和房产等都难以达到这种对比要求,股市和房产等受制于本国复杂的经济环境,国际流动性和外汇功能跟黄金没有可比性。

      图1中所见,俄罗斯货币过去10年里较黄金贬值了近370%,同期以美元计价的黄金升值约94%,以人民币和瑞士法郎计价的黄金都升值了57%左右。假设10年前这些国家的民众将财富以黄金的方式储藏,10年后货币对黄金的贬值比例,就是他们的投资收益率。比如,俄罗斯民众10年前将财富以黄金的方式储存,截至目前的收益率将达到370%。

      10年前,负利率是很难想象的,因为只有极少数的央行会讨论负利率。10年后的今天,负利率似乎已成为一种必须要经历的货币政策,被越来越多的国家运用。如果说10年前大部分新兴国家还处在创富时代,对创造财富的需求远远大于储存财富的需求,现金更多地用于生产,将货币转换为黄金来存储并不现实,那么在增长持续放缓,整个新兴市场开始寻求财富保护,而不是追求财富增长的时候,讨论这个问题,意义就更大了。

    逼近悬崖的国债市场

      全球国债市场之所以能够走到负利率地步,并不是因为政府信用的上升,或者说投资者对未来全球经济抱有更高的预期,而形成的对政府收入的乐观。目前的现实状况是,在低利率、低增长的背景下,投资者面临将钱放在国债市场,还是买个保险柜放家里的问题。

      根据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最新统计数据,截至5月底,全球负利率国债发行量达到10.4万亿美元,且随着价格攀升,日、意、德、法等国债收益率继续下行。有投资者指出,在美国房价泡沫达到顶峰的10年前,次级贷市场在金融体系中占到1.3万亿美元资金,目前全球负利率国债发行量是10年前次级贷规模的8倍。如果因此说目前全球金融市场遇到的风险比10年前高10倍,笔者觉得肯定是危言耸听,国债市场的风险点,根本就不是“违约”问题。

      基于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次级债,虽然有政府的信用背书,但更多的是一个企业性债务问题,跟国债市场不能相提并论。次级债带来的风险,是债务人违约引起的连锁反应,而国债市场很难直接违约。除了像希腊这样受制于欧洲中央银行,不能直接印钞的国家,其他各主权国家在国债市场直接违约的概率非常小,印钞的权力依然是保证国债履约、拯救经济的主要方法。

      不会“违约”的国债,是如何给投资者带来风险的呢?举个例子,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迫于国内债务和黄金挤兑压力,宣布美元跟黄金脱钩,美国不再向世界承诺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随后黄金价格持续上涨,到1980年的时候,黄金价格上涨到了超过每盎司800美元,但市场没有崩盘,只是相比持有黄金的人,持有美元的投资者在10年时间里,购买力贬值了超过20倍。40多年前,纸币背后是黄金,而如今纸币背后是国债。

    索罗斯赌的是确定性

      按索罗斯自己的说法,“我什么都不害怕,不害怕丢钱,但我害怕不确定性”。那么在索罗斯眼里,什么是确定的呢?

      一方面是美国市场撬动的风险。2011年8月6日,标普下调了美国信用评级,黄金价格在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暴涨了16%;2016年1月份,受到美联储加息的影响,全球股市陷入动荡,道琼斯指数下跌了5.5%,国际油价重挫9%,中国上证综指暴跌22.6%,黄金则逆势反弹接近6%。黄金价格的上涨更偏向于美国主导的风险事件,索罗斯增持黄金资产的目的,在于防范“确定”的美元市场风险,这是出于稳定后方的考虑,而非真正的豪赌方向。

      另一方面,按照索罗斯对欧元区的悲观,以及对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判断,全球经济必将陷入长时间的停滞,在此期间,公共和私营部门债务的持续飙升,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最大可能爆发危机的市场。无论是某国国债市场异动,还是某主权信用货币大贬,索罗斯所押注的,绝不是简单的一波行情,而是全球经济陷入困境之下的结构性和地域性巨变。

      文章关键词黄金美股索罗斯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