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设计天地 >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图)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Neeu优网发布时间:2016-05-31关注度:
    文章导读
    「修复一件钟表收藏品是相当难得的美妙经验。那是将它从岁月的痕迹和人为的耗损中解放,重现在值得我们铭记的时刻里。」——米歇尔‧帕玛强尼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

      「修复一件钟表收藏品是相当难得的美妙经验。那是将它从岁月的痕迹和人为的耗损中解放,重现在值得我们铭记的时刻里。」——米歇尔‧帕玛强尼

      即使是现在,钟表修复工作中寻求古董修复技艺奥援的例子也很罕见。掌握其中秘诀,便可于业界畅行无阻。对帕玛强尼而言,古董钟表的修复一直是品牌的灵魂所在。

      决定性的相遇

      除了三十年不变的热情之外,修复工作不仅被帕玛强尼视为替珍贵遗产寻找未来工艺表情的一连串过程,也是一系列决定性的相遇:与昔日才华洋溢制表师的心血结晶,以及对古董钟表珍品充满热情的杰出私人收藏家的会面。七零年代末期,瑞士巴塞尔举足轻重的收藏家,以及Château des Monts时钟博物馆的第一位负责人Ephrem Jobin,因为看重他在修复钟表方面的天赋,已经将不少伟大收藏品托付予他。意识到这些修复工作的重要历史意义,米歇尔‧帕玛强尼在力求完美中酝酿出一套特有的原则:在改善机械功能和保存前人工艺技术之间取得一定的平衡。如此的坚持让Ephrem Jobin在退休之际,决定赋予他修复一系列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的重任。这是米歇尔‧帕玛强尼接触历史无价瑰宝的绝佳契机,同时更因此结识了山度士家族基金会会长Pierre Landolt,如此建立的合作关系在八零年代预见了新钟表传奇的诞生,也就是1996年帕玛强尼品牌的创立。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

      帕玛强尼修复工坊的几项重要成果

      1986「Cueillette des cerises」怀表。350小时。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1990 宝玑Sympathique摆钟。2000小时。百达翡丽博物馆。

      1998 François Ducommun的天文摆钟。1500小时。米兰,Castello Sforzesco。

      1998 宝玑座钟。350小时。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

      1999 报时鸟手枪表。500小时。百达翡丽博物馆。

      2000 Perrin Frères怀表。160小时。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2003 Frères Rochat报时鸟镜表。300小时。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2007 Fabergé的Yousoupoff彩蛋。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2009. Fabergé的孔雀彩蛋。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合作博物馆:Château des Monts时钟博物馆,Le Locle(特约修复师);百达翡丽博物馆,日内瓦(仅限古董收藏品);时间博物馆,Rockford,伊利诺伊州(现已关闭);装饰艺术博物馆,巴黎;Castello Sforzesco,米兰;Palazzo Falson,马耳他群岛。

      ——收藏品经过修复,仍须忠于它过往的历史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

      帕玛强尼的坚持:勇于面对历史。

      在当代高级制表厂中,设立一所专门修复古董珍藏的工坊,是绝无仅有的创举,更凸显了追求卓越的精神是如何深深影响着帕玛强尼的制表师们。

      展开调查

      为制表师前辈们流传至今的珍品进行修复工作,必须遵照其工法与传统。在真正接触古董钟表之前,不可或缺的准备工作是藉由一连串资料搜集与研究,深入了解这些大师杰作。此类收藏通常不具备任何签名,且为独一无二的作品,让修复师必须博览群籍,遍访各个博物馆,寻找可说明某种机械功能的相关特定文献,甚或扮演「福尔摩斯」的角色,来解读消失的齿轮所留下的痕迹。就这样,在着手拆卸之前,修复师得先花费相当的时间仔细观察,将它抽丝剥茧…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

      沉浸在辉煌的传统

      修复师必须无条件沉浸在前辈大师们巧夺天工的工艺技术中,以求在心领神会中忠实地将其重现。为此,他必须精通相关的各门技艺,像是金银细工、珐琅上釉、镌刻镂空、镀金或玻璃制作技法。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

      保存

      耗时、需要极度耐心的清洁维护工作,是依照收藏品的保存状况而定。

      部件的氧化作用相当可观,时常阻碍了机芯的良好运作。因此,细心的「除锈」和抛光工序是必须的,而「Perrin Frères」的怀表正是一例。音簧、卡榫、星轮、齿轮、弹簧、调校机制均必须完全除去铁锈。

      有时修复师评估后认为,与其重新制作,不如尝试保留机构中的主要部件。Rochat兄弟报时鸟镜表的皮风箱便是一例。原先风箱偶尔会出现漏气的情形,进而影响了小鸟报时的音质。风箱和吹嘴间的送气管道因而接受了密封处理。

      帕玛强尼不久前帮Fabergé的孔雀彩蛋完成了相当精密的修复工作,让机械鸟得以再度协调地运作;孔雀摆动双脚缓缓移动,在转圈中展翅开屏。其珐琅表面上不刻意掩饰的修复痕迹,也为它增添了意想不到的光采。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

      修复与还原

      时间可能带来的最严重损害,经常远比不上一双粗心大意的手。

      复原工作进行时,对帕玛强尼来说最重要的便是确保各项工序的「可反转性」,维持收藏品原貌,避免任何变更。因此,所有过程均以图文并茂的完整档案详尽纪录,并标明修复的确切部位。

      以「La Cueillette des cerises」怀表为例,前人不当的修复动作,为其留下了难以抹灭的伤痕。好几个机构部件经过随意变更并加以锡焊,让钢材产生了无法复原的氧化现象。

      Carl Fabergé工坊打造的Yousoupoff彩蛋小摆钟是另外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透过计算机3D绘图的协助,部分带有「Hy Moser &Co」标志、虽损坏但仍保有原本机构的收藏得以回复原状。其中像是上链齿轮、上链棘轮和发条轴心,则必须完全重新制作。

    古艺修复 —— 帕玛强尼的灵魂所在

      文章关键词帕玛强尼腕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