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文化评论 > 为什么买自己喜欢的表那么重要(图)

为什么买自己喜欢的表那么重要(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腾讯时尚发布时间:2016-05-25关注度:
    文章导读
    时尚是什么?我认为是自己的理解多过于别人的评价,趣味大过于教条,无时无刻的完美和说教让人厌烦。

      前天来成都的路上我又看了一次《九月刊》,之后索性把类似《Dior 和我》、《我们都为比尔着盛装》之类时尚纪录片全部重温了一次,有一个强烈的新感受,就是对时尚真正有悟性和理解的人其实在穿衣打扮上的选择跟做自己之间的界限越来越小了。

      九年前我开始做手表编辑,那个时候的我,坦白说对手表没啥兴趣,唯一让我下定决心试一试的关键因素就是这个行业入门槛感觉比较高,我寻思着入门坎高的行业应该失业可能性比较低啊,这种动人的反比关系征服了我。那几年,钟表行业方兴未艾,专业性很强的编辑层出不穷,但我发现除了一两位的文字极具情怀外,大部分的文章都特别学术,我作为一个初学者很难参透,更不要说得出自己的感悟了。

      特别偶然间我搜到了一个国外 blogger 的文章,那篇手表文章的内容都记不太真切了,但却在我大脑里投射了一枚炸弹,让我瞬间开窍原来高大上的手表也可以以怎样一种举重若轻的趣味方式表达出来。他还曾经在某篇文章的结尾写过一句话:“If you really have time for someone, you will never glance at your watch”。第一次,我觉得表不单单是表,时间也成了人类情感的投射。

      也是从那时起,我慢慢笃定除了昂贵的标价和复杂的机械属性外,手表对于我们来说不能是言之无物的,它必须是我们所喜欢的,我们因为着这样或那样的情感而喜欢上的。而这些情感的价值,却不是可以被价签上的数字所定义、更不能被粗暴笼统地以“好表/烂表”来分档归类的。以我自己来说,我最常戴的是一支天梭石英女表,它是10年前的老款,表本身没有任何 story,用现代的审美来看设计也算朴素牵强。但它是我第一只真正意义上的“名表”,更是一段感情的纪念物。

      我喜欢戴它,不仅因为它让我最自在,更是它常常不动声色地让我想起某个人和他所代表的那段时光。

      最近很痴迷微博,每天写一米,有次发 ootd 把喜欢的钢手环和这只表给配在一起出镜了,下面有条留言说:呦喂这绝对会互相蹭啊我肯定不会让老婆的朗格这么戴。老实说,当时的我是真没忍住,翻了一个真实的白眼之余也跟着留言:好的,你告诉她就成,别跟我报备了。当下让我特别反感的并非他通过刻意强调品牌而意淫自己与众不同的地位和身家的拙劣表演,而是穿衣打扮爱物惜物在我看来并不是口号和规则,所有判断和解读更加不是简单的条件反射和经验主义,它们都是我对自己的表达,所有的物都应该是在为穿着者/佩戴者服务才对。

      我当然爱惜手表,但不喜欢被手表所控制,更不喜欢被别人自以为导师的态度所左右,因为打心眼儿里喜欢一样东西并不是将它幻化成你可以恃强凌弱的筹码,表达自己的前提是怀有一颗开放的心,接受其他人在你看来好像是错的演绎。老实说,你真的以为就你懂吗?告诉你噢,我们群众的眼睛可能说不上是雪亮的、深刻的,但至少是睁着的呀,一个事大家明面儿上集体打哈哈,大多数情况还真不一定是认可你,只不过心照不宣地演一出皇帝的新装,心里头都明戏着呢。

    André与Anna Wintour

      André与Anna Wintour

      再说回《九月刊》,里头有一个让我笑喷了的桥段就是美版 Vogue 的André 因为被 Anna Wintour 要求减肥控制体重而选择打网球时,他穿了 Damon dash 设计的裤子、Ralph Lauren 的 Polo 衫、用 Louise Vuitton 的小箱子当自己的运动背包,最后戴了一只伯爵的全钻表。他说:我爱我的网球表,60年代的伯爵。

      屏幕外的我看得哈哈大笑,打心眼儿里把自己 Drama Queen 的头衔默默转赠他。看起来他穿的戴的似乎全部都是我们定势思维认知中的“错”,但却有一种把社会禁忌狠狠踩在脚下的恶作剧式的趣味表达,满足了每个人想要时不时顶撞一把陈规的叛逆愿望。对了,最后 André 坐在网球场边笑着摊手:我人生的一大部分就是要做回自己。

      做回自己/只取悦自己并不意味着无法无天、只能认知在自己世界观里的那一丁点儿事,对别人的精神世界完全没有容量。相反,做自己在我看来反而是知道自己的限制和短板在哪儿,却不与之妥协,其乐融融地跟它正面交锋。很多时候我知道自己那么穿那么戴会得到怎样的非议,但是我就是忍不住要去挑逗规则,很多次出门前我妈都夸张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并与此同时高喊“我的妈呀你穿的都是些什么啊”,但她越这么做我反而有种恶作剧得逞了的快感,更有动力整点儿幺蛾子,我就是这样的女孩,全套都不要default的女孩。

    Iris Apfel

      Iris Apfel

      因为对我而言好的品位并不是绝对的品位,而是好的品位怪的品位看似说不过去的品位的集合,这种一口气下来的参差发挥才是对日常穿衣打扮的融汇贯通。时尚是什么?我认为是自己的理解多过于别人的评价,趣味大过于教条,无时无刻的完美和说教让人厌烦。

      街拍界的熟脸儿 Iris Apfel 奶奶在《我们都为比尔着盛装》里接受采访,她说我觉得一个人很难去描述自己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有时是活在别人的观点和评价中。但我把自己当做这个世界上最老的“青少年”,因为我享受了这么多好时光,并且一直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只取悦自己。

      别人的评价,有的时候像大海一样包容,但更多时候可能比针尖儿还小气。想到这儿,立刻觉得在腥风血雨中还能坚持住做自己的你我,真是堪比 fashion 届的王二小,独具一把硬骨头啊。

      文章关键词时尚腕表手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