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饰界快讯 > 探究大唐袜业供给侧改革之因果(图)

探究大唐袜业供给侧改革之因果(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中国袜业网发布时间:2016-05-19关注度:
    文章导读
    袜子生产“供给侧”改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优质要素资源向大唐汇聚,推动了整个袜业产业链的空前提升。在顶层设计下,“加减乘除”的运算结果,使今日之大唐正在发生“核反应”:2015年,生产各类袜子80亿双,较上年减少5亿双;财政收入7.94亿元,较上年增长9.74%;外来人口由最高峰的7.1万减少到4.8万;刑事警情数同比下降22.4%,火灾数同比下降67.1%。今年1~3月,大唐镇财政收入同比增速高居诸暨市第三位。

      袜子生产“供给侧”改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优质要素资源向大唐汇聚,推动了整个袜业产业链的空前提升。在顶层设计下,“加减乘除”的运算结果,使今日之大唐正在发生“核反应”:2015年,生产各类袜子80亿双,较上年减少5亿双;财政收入7.94亿元,较上年增长9.74%;外来人口由最高峰的7.1万减少到4.8万;刑事警情数同比下降22.4%,火灾数同比下降67.1%。今年1~3月,大唐镇财政收入同比增速高居诸暨市第三位。

      别小看这些90后,当他们背着电脑包走进大唐时,或许正在孵化成“马云第二”。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阿里巴巴”们大规模替代那些拖儿带女的民工,这时的大唐,袜业‘低小散’的产业结构正在改变,一场前所未有的“供给侧”改革已然开启。大唐“袜业”正升级为“袜艺”。

      袜都觉醒精准发力

      两件事,曾深深地刺痛过大唐。

      2014年,大唐镇党委书记徐洪到杭州考察一家袜业企业,这家企业的运动袜做得很好,老板是诸暨人。徐洪问老板为什么不到大唐办厂,老板说,全球的袜子采购商都有这样一个印象:大唐袜子是质次价廉的代名词。2010年之前,他每年下给大唐的订单有5000万元,2010年以后就再也不下单了。

      也是2014年,大唐镇专门邀请湖北枣阳棉纱协会会员来考察,希望他们到大唐的中国针织原料市场设摊。协会负责人的一句话让徐洪感到脸红:“你们招商引资的心情我们理解。但是,我们的棉纱质量好、档次高,你们大唐企业是不会用、用不起的。”

      这两件事,徐洪一直在各种场合反复向镇机关干部和企业经营者讲:“国际袜都”该彻底惊醒了!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袜业产业结构的问题,诸暨市委启动六大专项整治行动,全面开展“三合一”企业专项整治、燃煤锅炉专项整治、流动人口管理专项整治、出租房管理专项整治、无证经营行为专项整治、个体税收征管专项整治,短短几个月,大唐镇原有6500多家袜企,现已关停3203家低小散企业。

      在省、市领导的关心下,大唐镇党委、政府提出“重构袜业、重塑大唐”的思路。2015年,袜艺小镇建设成功列入浙江省首批37个特色小镇建设试点之一。

      袜艺小镇规划面积2.96平方公里,计划三年投资55亿元,重点规划建设智造硅谷、时尚市集、众创空间三大区块。同时,大唐镇出台若干政策意见,鼓励企业腾笼换鸟、电商换市、机器换人、“两化”融合和创意设计等。

      一连串的组合拳,拳拳精准发力。政府找准定位,大有作为,通过码放要素资源,使袜艺小镇成为提供核能的“反应堆”;通过规划宏伟蓝图,主导着袜业供给侧改革的方向。

      创意担当尽显转型成效

      在方田电商园,有一家电商叫楠森贸易有限公司,是大学毕业生陈嘉楠创办的。现在,公司每天发送的快递约有7000单,平均每单29元,预计今年销售额达到7000多万元。按照他老爸的话说:“我做了一辈子袜子,还不到儿子一年的销量。”

      在六大专项整治中关停的低小散企业,包括陈嘉楠的父母办了10多年的袜业作坊。陈嘉楠说,像他父母这辈,去年市场流行什么,今年就低头做什么,不会去管这个袜子有没有人要,只会等经销商上门来收,始终摸不清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而利润一直在走下坡路,关停时更是接近于零。

      方田电商园作为袜艺小镇众创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吸引了137家电商企业入驻,去年实现销售12亿元。而在六大专项整治之前,整个方田新村77家“三合一”作坊,年产值不到2亿元,生产的袜子也质次价廉。

      大唐镇投资2亿元建设的袜业智库,是时尚市集的主体。袜业智库作为袜艺小镇的智慧中枢,已有23家创意、设计团队入驻,包括纺织袜业研究院、袜艺文化体验馆、淘宝大学、聚唐创业咖啡馆、高伦新材料研发机构等。纺织袜业研究院的掌门人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姚穆,他为大唐袜企老总们带来“头脑风暴”。

      2015年10月,专注运动袜设计研发的创美文化诞生,并进驻袜业智库。“如今一双时尚功能性运动袜的利润,抵过去500双普通袜子。”董事长陈仁勇说,公司自主设计的一双篮球袜就有4项专利,其中2项为发明专利,公司的研发团队25人,全部是设计、服装等专业的80后、90后大学毕业生。

      而在8年前,陈仁勇就在大唐镇创办了袜厂。他回忆道:“和大部分大唐袜企一样,我们之前只是接单,国外客户提供样品,出个很低的加工价格,我们负责生产。好的时候,每双袜子利润也就两三角钱。为了压价,客户越来越挑剔。如果我嫌利润低,对方转身就能找到别的代工厂家。没有定价权,更没有议价权。”

      浙江东方缘针织有限公司,董事长蔡如东给记者看了国家医疗器械证书。他的企业已经研发出功能性压力纤体袜,可以预防静脉曲张。生产这种袜子的袜机叫TV机,从意大利进口,有50万元一台的,也有30万元一台的。“一双具有修身塑体功能的丝袜,市场零售价1200元;一双用剪刀剪也不会跳丝的丝袜,性能超越日本同类产品??”蔡如东兴奋地说。

      好导演还需好演员,当主角更要当名角。大唐袜业供给侧改革的大戏,随着企业主演的入戏,开始变得精彩。

      自尾至本入佳境

      在浙江袜业有限公司,有30台最先进的全自动织缝翻检智能一体袜机。这些能够自动缝头的进口袜机,每台售价30万元以上,一台顶过10个缝袜工。

      为打破高端制造装备依赖进口的瓶颈,大唐镇鼓励新干线、嘉志利、叶晓机械等企业研发全自动织缝翻检智能一体袜机。这种智能一体袜机将在3年内普及,而售价不到进口机的三分之一。

      在WA空间四楼的永邦狗,是以“互联网+”为主体的袜业垂直交易平台。在这个平台上,200多名国内外创意设计人才的作品一一呈现。“这是相当于淘宝网一样的设计交易网站,看中创意就下单购买,这样做有利于中小企业提升产品的创意水平,也使得企业更加专注于生产环节。”公司副总经理冯登智说。

      叶柏龙是大唐人,身兼湖南大学、中南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教授,他心系家乡,回乡创办了浙江创博龙智信息有限公司,帮助建设袜业大数据平台,分析袜子销到哪里去,适合哪些人穿;并重点扶持8家袜业样板企业,提高企业信息化管理水平。

      世界袜业设计中心已与苏州大学等20所高校签订了合作协议,打造“云端人才库”。届时,这20多所高校将每月轮派25名设计师长期开展驻地创作,一年四季设计发布新产品。纺织袜业研究院是集新机器、新材料、新工艺和产品检验检测于一体的综合平台,在打样中心,设计师的理念可当场成为产品。当地的淘宝大学是阿里巴巴在绍兴地区首家授牌的培训机构,是电商人才孵化培育基地。

      袜子生产“供给侧”改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优质要素资源向大唐汇聚,推动了整个袜业产业链的空前提升。在顶层设计下,“加减乘除”的运算结果,使今日之大唐正在发生“核反应”:2015年,生产各类袜子80亿双,较上年减少5亿双;财政收入7.94亿元,较上年增长9.74%;外来人口由最高峰的7.1万减少到4.8万;刑事警情数同比下降22.4%,火灾数同比下降67.1%。今年1~3月,大唐镇财政收入同比增速高居诸暨市第三位。

      全球最先进的袜业制造中心、最顶尖的袜业文化中心、唯一的袜业旅游目的地,这是顶层设计下的袜艺小镇建设终极目标。徐洪认为,要实现这个目标,发展路径已经清晰,但必须调动更多的资源持续不断地去做。

      文章关键词大唐袜业袜子企业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