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新品发布 > 远离喧嚣 与Goyard一同体验短途旅行的艺术(图)

远离喧嚣 与Goyard一同体验短途旅行的艺术(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Vogue时尚网发布时间:2016-05-03关注度:
    文章导读
    Prada基金会将于2016年5月19日至12月31日在米兰举办“Kienholz: Five CarStud”展,届时将向公众开放。该展览由意大利艺术家杰勒马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策划。此次展览汇集了爱德华·奇诺兹(Edward Kienholz)与南希•雷丁•奇诺兹(Nancy Reddin Kienholz)夫妇的一系列精选艺术作品,其中包括与本次展览同名的著名装置作品“FiveCar Stud”。5月18日(周三)上午9点至中午12点,Prada基金会将为该展览举办媒体预览。

      “Five Car Stud”由爱德华·奇诺兹在1969至1972年期间创作,并在哈拉尔德·塞曼(Harald Szeemann)策划的卡塞尔(Kassel,德国城市)“Documenta 5”文献艺术展上首次展出。“FiveCar Stud”以真实等比大小再现了一个种族暴力的场景,并被认为是这位美国艺术家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这件作品自面世以来便因其批判性视角而备受争议与关注,随后因一位日本收藏家的珍藏而淡出公众视野近40年。2011至2012年经过修复后,这件作品才再次面向公众,先后在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osAngeles County Museum)和丹麦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Museum of Modern Art)展出。如今这件展品已成为Prada基金会的藏品之一。作为首次在意大利展出的作品,其被放置于此次展览路线的核心位置。本次展览路线从南方画廊(Sudgallery)延伸到仓库(Deposito),直至一处外部空间,展出奇诺兹夫妇在1959年至1994年期间创作的共26件作品,包括绘画、雕塑、集合类和场景类艺术作品,同时还将展出关于“FiveCar Stud”的历史与制作过程的文献材料。

      爱德华·奇诺兹对“Five Car Stud”的定义是展示“身为一个美国人所背负的重担”。这件作品以一个黑暗的孤立环境为创作背景,仅用四辆小轿车和一辆皮卡车的前车灯作为照明。在场景中心,躺着一个被打倒在地的非裔美国人,他被五名戴着万圣节面具的白人男子围困。这些攻击者按住他,并抓住他的胳膊和双腿,其中一人则准备阉割他。场景中还有第六名蒙面男子,端着猎枪负责警戒。在这些白人攻击者对受害者施暴的同时,曾与受害者约会的一名白人女性则被迫观看这一惨烈场面,她感到震惊却无能为力。一个惊恐的男孩——作恶者之一的小儿子,也从其父汽车的副驾驶座位上目睹了这一情景。场景中的黑人受害者有两重面孔:蜡制的内侧脸庞表现出悲伤与无奈,透明的外侧脸庞则显示出因恐怖和愤怒导致的可怕扭曲面容。其身体则由油盘制成,里面漂浮着六个字母,可以构成“nigger”(“黑鬼”)一词。

      “Five Car Stud”快速地将观众摄入一个噩梦般的场景,让他们沉浸在极端暴力的维度中——这一维度要么已被人清除,要么早已被人遗忘。从首次创作到现在的40多年间,这件艺术作品的暴力表达、强大的象征意义和对种族迫害的明确控诉仍然具有最原始的冲击力。

      爱德华·奇诺兹(1927-1994)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来自美国华盛顿州,1957年与著名策展人沃尔特•霍布斯(Walter Hopps)在洛杉矶成立Ferus画廊(Ferus Gallery)。1961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艺术博物馆(PasadenaArt Museum)举办的沃尔特•霍布斯为其策划的首次个展后,爱德华·奇诺兹和其他几位西海岸(WestCoast)艺术家被选定参加由威廉·塞茨(William Seitz)策划的、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的“集合艺术”(The Art of Assemblage)展览。在该展览上,他的作品和毕加索、舒维特(Schwitters)、杜尚以及康奈尔(Cornell)等大师的作品同台展出。得益于这次展览活动,他开始获得国际认可,并获得了欧洲评论人和策展人的一致好评,包括蓬杜·于尔丹(Pontus Hulten)。1970年,蓬杜·于尔丹为他策划了“11+11 Tableaux”展览,先后在斯德哥尔摩、阿姆斯特丹、杜塞尔多夫、巴黎、苏黎世和伦敦等地举办。爱德华·奇诺兹从他最早期的作品开始,就利用现实主义、日常风格、毫不含糊的想象力来创作“引发反感的艺术”(anart of repulsion),与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Expressionism)中的自恋成分或波普艺术中典型的工业商品和材料拜物主义以及极简主义直接对立。正如杰勒马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所说的,“爱德华·奇诺兹并不倾向于升华生命的低贱、悲剧以及孤独与浅薄,而是把它们用作能够凸显底层社会大众的工具,让贫瘠和粗俗、乖张和惊悚也能呈现一种全新的、令人惊讶的美”。

      在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期间,这位美国艺术家开发出一种原创语言,促使他缩小了集合类作品与彩绘木质浮雕作品的尺寸,这一点从本次展览中展出的“O’erthe Ramparts We Watched, Fascinated”(1959年)以及大型装置中可见一斑。“O’erthe Ramparts We Watched, Fascinated”的设计灵感来源于美苏太空竞赛,而大型装置则通过实物大小再现作品的逼真形象与家具结合,和被爱德华·奇诺兹称为“场景”(即“环境集合体”)的回收物品组合在一起来表现。此次展览中展出的“TheNativity”(“耶稣诞生”,1961-1964年)最初被设计为场景类作品,然后被改成一个教堂内景的三维重建模型。最终离奇地再现了耶稣诞生时的场景,在这之中,人类和神灵的形象被汽车发动机罩饰、客厅灯具和玩具零件等常见元素所取代。

      从20世纪60年代起,爱德华·奇诺兹的场景类作品开始直接表现死亡、战争、性、暴力侵害妇女、种族歧视和宗教偏执等场面,成为现实生活和公然政治行为的延伸。正如杰勒马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的断言,爱德华·奇诺兹作品的主角大多是“真人大小的人物形象、人体模型零件组合、手表、电视屏幕、被丢弃的破旧衣服,或真实人体的石膏模型”。尽管走近细看的观众很可能会对此感到抗拒,但作品的逼真特质会将其本身置于一个近乎偷窥的境地,从而将观者引入,引起他们的共鸣或反感情绪,无论如何此过程始终是积极且具有分享意义的:由疏离变成切身相关。

      1972年,爱德华·奇诺兹和妻子南希·雷丁(Nancy Reddin)开始了艺术上的合作。从这时起,这对伉俪就在他们打造的所有作品上联合署名,直到1994年爱德华·奇诺兹去世。自1973年起,奇诺兹夫妇开始在美国爱达荷州的霍普市(Hope)和德国的柏林永久居住,后来又在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市建立了他们的第三个家兼工作室。他们通过这种合作打造了诸多物件和装置作品,主要探讨美国和西方文明普遍采用的文化与社会模式的黑暗面和病态面。纳入或模拟显示屏的集合类作品有力地展现了电视对人类生活的侵袭及其对大众想象力的侵蚀,并试图以批判性的方式应对其无所不在的无知愚行及大众媒体信息的粗野暴力,本次展览中展出的此类作品包括“TheDeath Watch”(1976年)、“Bout Round Eleven”(1982年)和“The Twilight Home”(1983年)。在“The Bronze PinballMachine with Woman Affixed Also”(“附以女体的青铜弹球机”,1980年)中,女性的双腿和弹球机融合在一起,女性身体被贬损为纯粹的性娱乐对象。“Jody,Jody, Jody”(1994年)的创作灵感来源于真实事件,令人不禁想起那个虐待儿童的悲惨实例。与此同时,“TheMerry-Go-World or Begat by Chance and the Wonder Horse Trigger”(1991-1994年)看起来像五颜六色的儿童旋转木马,却暗含了对出生随机决定论的充满同情心的深思。在进入灯光闪烁、播放着欢快音乐的旋转木马世界之前,观众会被要求转动一个“机会之轮”;然后在内部则会显露八个小型场景中的其中一个,以描述出生的偶然性及其对文化、社会和经济命运的支配。爱德华·奇诺兹和南希·雷丁·奇诺兹打造的最新作品包括一个名为“76J.C.s Led the Big Charade”(1992-1994年)的装置。这套装置也将在此次米兰展中展出,将玩具娃娃、马车零件、不同文化和对耶稣基督的历史描绘打造成十字架,意在抨击宗教缺乏精神灵性的制度化形式。在南方画廊(Sudgallery)旁边的院落中,观众将会看到“TheCaddy Court”(1986-1987年),这是一件可移动的集合类作品,展示的是一辆面包车卡在了一辆凯迪拉克汽车的中间:里面展示的是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的怪诞葬礼场景,他们都变成了骨架和动物标本。

      此次“Kienholz:Five Car Stud”展览还随附推出一本出版物。这份出版物是Prada基金会Quaderni系列的一部分,其中包括策展人所撰的文章和深度探讨此次展出艺术品的文献资料。

    1 2 3 4

      文章关键词Goyard包包皮具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