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人物关注 > 首饰设计师张小川:希望社会能包容 改变唯结果论的成功学(图)

首饰设计师张小川:希望社会能包容 改变唯结果论的成功学(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南方都市报发布时间:2016-04-19关注度:
    文章导读
    无患子科的栾树,在仲夏之时便会结出一串串金黄色的种子,成熟之际随风飘落。因此它有一个美丽的英文名字叫“G olden rain tree”(金雨之树)。去年,“无患”的种子被化作淡水珍珠,倚在银制的树叶上,接着一株“连理枝”被拾起,分别“停靠”在一位世界知名女性的白色套装上,优雅而静谧,引起世界关注。

      无患子科的栾树,在仲夏之时便会结出一串串金黄色的种子,成熟之际随风飘落。因此它有一个美丽的英文名字叫“G olden rain tree”(金雨之树)。去年,“无患”的种子被化作淡水珍珠,倚在银制的树叶上,接着一株“连理枝”被拾起,分别“停靠”在一位世界知名女性的白色套装上,优雅而静谧,引起世界关注。

      张小川作品“飞行家”。

      “无患”胸针。

      胸针“连理枝”。

      张小川《无患》系列作品之一。

      你理解的“工匠精神”是什么?

      张小川:“ 工匠精神”首先是认可自己的工作,继而通过长期积累和学习,通过看似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作,充实自己的记忆和知识。

      如何呼唤“工匠精神”的回归?

      张小川:改变目前唯结果论的成功学,扭转对工业带来的高效能的崇拜。让大家重视工作、生活的细节,并让社会更包容,容纳多种广泛的状态,存在多种声音。

      无患子科的栾树,在仲夏之时便会结出一串串金黄色的种子,成熟之际随风飘落。因此它有一个美丽的英文名字叫“G olden rain tree”(金雨之树)。去年,“无患”的种子被化作淡水珍珠,倚在银制的树叶上,接着一株“连理枝”被拾起,分别“停靠”在一位世界知名女性的白色套装上,优雅而静谧,引起世界关注。

      创作这两款胸针的是广州知名首饰设计师张小川。作品在国际外交舞台中被展示,张小川却没有因此沾沾自喜。她说,不会将这份“成功”机械复制,她希望通过手作,让心绪安宁,让“每个作品都在当下”。

      闹中守静

      银制的叶子上点缀着两颗淡水珍珠,那是栾树的种子;模仿树枝纹理,锆石化作枝桠的果实;内圆外方的框架上停落两只栩栩如生的苍蝇,那是与你“臭味相投”的飞行家戒指。

      广州新锐首饰设计师张小川,用其独具一格的角度观察大自然。大自然给予她的灵感,也从她指尖源源流出,而她自身也透着自然的光芒。自然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温柔的脸部轮廓,明亮的双眼。张小川经常穿着纯色的素衣,挎上购物袋,脚踩顺色的鞋子。话语铿锵而清晰,个性独立,但同时又带有一丝温润。

      平静,是张小川最常重复的词语。手作时,她的工作室里除了丝丝音乐,能听见的就只有自己双手不紧不慢制作的声音;散步时,她会聆听自然发生中的细微声响,让情绪、思考放缓;选择、舆论当前,她会让思想安静、让心灵平静,再持续自己原有的节奏。

      而只要一动手,张小川的心思就只着眼在手中的事物上,屏蔽一切外界声响,暂时忘却世间烦忧,波澜不起。

      四季更迭,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每天每刻都发生着细微的变化,花开花落,树木衰荣。穿着布鞋素衣,走在闹市中,却无“车马喧”。因为那一刻,张小川在用双眼去“聆听”大自然的“悄悄话”。跌落的树叶、种子,甚至细小的昆虫,“它们都是自然的记录者”。

      “散步不是功利地去获取灵感,与创作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捡回的那些植物,可能一时半刻不会直接刺激灵感。但张小川说,日复一日的观察、思考都是经验的积累,工作室里的桌子上,任何一个拾回的小玩意,都可能在某个时刻与想法碰撞,成为一种灵感。

      当别的设计师在为没有灵感、创作被打断而烦恼时,张小川的设计心态却显得更随性。创作、设计是她每天都会做的事情,但她觉得自己只是每天去持续创作,甚至可能称不上“奋斗”。

      记得回国后一年的时间,因为迫不及待想表达自己积淀已久的想法,除了在工作室里做首饰,基本没别的活动。“每天早晨6点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完全不觉得累,就是兴奋”。

      “那时候除了几个项目,几乎没有收入”,但张小川的生活也因此变得非常简单,除了租房和吃饭,很少其他花销。一次偶然机会,广州的扉艺廊喜欢张小川的作品,联系她去做展览,“这才慢慢被大家知道”。做首饰虽然需要考虑市场,但张小川不跟风,“不能说现在流行水晶了,我就去做水晶。现在金首饰好卖,我就去做金银,要静下心来”。

      张小川一直在平静地进行创作。暴得大名后,她的创作节奏也不会被外界打乱。“我的创作很多都不是连贯的,有时几个创作交织进行着”,她不会为创作卡壳焦急,放在一旁,等到适合的想法伴随时间而至,“再做便是了”。

      古法制新

      “或者寥寥几笔,或者钢笔淡彩描绘”,这是张小川将灵感物化的第一步。但要把灵感付诸成品,张小川的手不知碰过多少材料,接触过多少工艺,弃置过多少失败品。

      打小,张小川的手就停不下来。捏泥、剪纸、缝纫,到后来本科学习雕塑,研修服装,这当中,张小川不断地进行学习和钻研。

      她那些独具匠心的首饰作品,在张小川自己看来,其实都是采用了最传统最朴实的手艺。如最早见于商代中晚期的失蜡法,用作青铜等金属器物的精密铸造。用失蜡法铸造的器物,玲珑剔透,有镂空的效果。平面的设计图要成为立体化的实物首饰,需要用蜡铸模。接着用别的耐火材料填充泥芯、敷成外形。加热烘烤后,蜡模全部熔化流失,铸件模型脱剩空壳。再往内浇灌熔液,便铸成器物。这个方法目前仍被手工首饰设计师广泛运用着,但是或多或少都会简化步骤。而工业批量生产首饰用机器就可以完成这整个过程。

      然而大部分时间,在张小川的工作室里,人数不多的团队都是在重复这个手艺。为了还原各种植物的肌理,张小川在雕刻蜡模上很下功夫。如作品《无患》,表面坑坑洼洼的呈现,那是张小川观察提炼后还原这颗种子的肌理。为了这个肌理的表现,蜡模的雕刻尤其重要,“《无患》的蜡模至少花上两三周时间雕刻”。

      蜡模成型了,还要用较耐火的混合土将蜡模包裹起来,严严实实的。然后送进烤箱加热烘培。高温下,蜡熔化流失,整个铸件模型就剩下混合土这个空壳子。首饰的原料———金属溶液从留出来的小水口,被浇灌进模型里,首饰便铸成了。这时,还只能说是试验作品,毕竟最后的成品只是少数。张小川试着将这些金属胚型佩戴体验,或者细细观察,整理出缺陷,再构思改良方法。

      铸成的首饰还需经过打磨、修型、镶嵌,每一步都在考验手作者的基本功。桌面上大大小小、齿口不一的剪刀,粗细各异的雕刻工具,针线、珠子,各自在自己的位置上,张小川信手拈来。

      为什么不放弃这种费时费事的传统手法呢?张小川说,用失蜡法做首饰,在打磨、雕刻各个过程,都可能因人手而造成轻微的不同。“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正如自然界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这是她坚持用古法的原因。

      为了让脑海中的各种“天马行空”付诸实践,张小川尝试过不同的工艺。2007年张小川设计工作室建立后,她制作过一段时间的编织首饰,为此学过专业的编织技巧———钩针。看起来就像由几个窗帘流苏组成,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项链,其实用了一百多条手工制作的流苏,并根据深浅排列的颜色,体现四季的更迭。

      学会了钩针,张小川又被陶瓷的暗哑、低调的韵味吸引,创作陶瓷首饰。2008年,张小川为了学陶,专门跑到了景德镇,卷起衣袖,闷声做了两个月陶。制陶零基础,头一个月板凳上的张小川,身边全是失败的陶瓷碎片。甚至因为灌浆失误,造成爆炸。

      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除了休息时间,她的双手握住那块泥,思想也全部着眼于手中的泥,心心念念下一步该做什么,心无杂念。除了窑烧,陶瓷塑形、灌模、灌浆,都从那双从未接触过陶瓷工艺的手上实践。与泥的细微变化一起,张小川那段时间内心得到极大的愉悦,还有无尽的平静。

      在创作陶瓷首饰的过程中,张小川偶然发现了一种瓷泥特有的“白”。“高档的瓷泥在不上釉的时候,那种白色非常漂亮、温润而通透”,于是,她的陶瓷系列首饰,就以一种饱满、低调而温柔的白呈现,极简但沁人心脾,没有任何的画蛇添足。

      换位凝思

      张小川一直在创作,也一直在生活。“我不认为我是在工作,我始终在生活”。她说,她是生活的观察者,她会钻研厨艺、会和朋友下午茶,甚至会对比吸尘器作出评价,这是她的“生活琐碎研究院”。而联系她行为的有一条主线,叫自然,叫绿色,叫环保。

      她说自己是环保主义践行者。从小受家庭,受母亲影响,启蒙教育里就有自然这个关键词。看纪录片了解地球历程,学习自然科学明白自然运作,但是,“知道得越多,心里越悲哀”。“地球资源不可复制,失去不能重新拥有”,张小川自认为力量有限,但她从自己做起,逐渐影响身边的人。即便是创作、草图,也经常画在打印过资料的纸张背面。还有空白的打印纸,张小川都会用小夹子夹好,放置在就手的位置。

      “我并不是单纯的环保,关键在于观察世界”。被忽略的大自然,人类习惯伸手就轻易获得些什么。“人类不懂珍惜,就是在眼前的这些事物都视而不见”。像苍蝇,一个人人喊打的昆虫,原本也是张小川害怕的昆虫,但是一部大自然的纪录片,“震动”了她对苍蝇的观念。张小川说,它是大自然的清道夫,也是许多鸟类的食物,如果缺少苍蝇,大自然会失去平衡。“教育的单向让人类自以为是。其实不要从既定角度出发,用不同眼光观察,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为试着扭转人们固有的眼光,2015年3月,张小川在广州正佳广场展出了以苍蝇为灵感的作品。这次,苍蝇成为了灼目的首饰,张小川为其美名曰———《飞行家》。

      原来,张小川的首饰,不仅为了观赏,为了美,更重要是,它们在为大自然发声。

      南都对话

      被别人仿造作品,生气吗?张小川说:

      “我们是走在前面的,没必要往后看”

      南都:如何看待工业批量生产的首饰或产品?

      张小川:工业产品无可厚非,仍然有大部分人需要这种批量生产的饰品。同时也有小部分人热衷我们这种艺术产品,两种并存,都有市场,这就是平衡。少了一端都会打破这种平衡。

      南都:为什么大部分人推崇工业批量生产的产品?

      张小川:我认为是社会和教育造成的。我们过于夸大、崇拜工业的这种高效能的优点,过于关注结果。成功的经验是不可复制的,因为都蕴含着时间当下的偶发性,而工业批量生产就排斥了这种时间的特殊性。

      南都:有人会仿造你的首饰设计吗?

      张小川:有的。在我推出新的系列、新的作品时,会有人跟在后面仿造,但工艺不可相提并论。

      南都:那你对这些跟在后面的仿造者是什么态度?

      张小川:一开始会生气,但时间更迭,我现在不太关注,因为觉得没有意义。我们是走在前面的,没必要往后看。如果有侵权的,我也会走法律程序,不会干扰自己的心态。

      张小川

      广州首饰设计师、艺术家。2001年本科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后,在服装设计系高级研修。2 0 0 6年于意大利米兰D O M U SA C A D E MY配饰专业获得硕士学位。一年后回国,创办“张小川设计工作室”,推出同名首饰品牌。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