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风尚饰界 > 谁才是“腕表”先锋? From Wristlet to Wristwatch(图)

谁才是“腕表”先锋? From Wristlet to Wristwatch(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嘉人网发布时间:2015-12-01关注度:
    文章导读
    近来品牌戮力经营女表市场并不意味着女性的腕表意识如今才萌发,她们其实早就有“将时计戴在手腕上”的先见之明,只是总被说得不够多。 

      1907年,Alice Guy,一位年仅34岁的电影工作者,这位法国女性正要勇闯好莱坞,她的决定是对的,因为在几年后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将直接冲击欧洲电影,而美国正是一块处女地。说这个并非要讲电影兴衰,而是“女性”角色在20世纪初由于天时地利于是活跃在不同的产业,不只电影,甚至还有汽车,而前述Alice Guy所谓“勇闯好莱坞”也绝非是用扮演银幕尤物的方式,她是导演,而在当时电影圈(差不多是20年代),像是剪辑、编剧、造型甚至技术性项目由女性担纲的比比皆是,而光是由Alice Guy所制作的电影,就超过了1000部。

      20世纪初女性大方执起导演筒,这样的无畏和她们聪明地想到把时计戴上手腕如出一辙,不过时间可要再早得多,19世纪的皇室御用制表师们便曾接获“制作宛如手镯般的时计”的订单(1810年, Abraham Louis Breguet将由那不勒斯王后Carolina Murat要求的一只“可报时椭圆形手镯表”纳入了特殊订单之中,这枚编号2639的“腕表”在2年半后制作完成。

    1810年,那不勒斯王后Carolina Murat向宝玑大师要求订制一只可报时的椭圆形手镯表,虽然已看不到实表,但这枚编号2639腕表的交易情况都记录在宝玑的档案资料里。
    1810年,那不勒斯王后Carolina Murat向宝玑大师要求订制一只可报时的椭圆形手镯表,虽然已看不到实表,但这枚编号2639腕表的交易情况都记录在宝玑的档案资料里。

      60年后,1868年,Patek Philippe也收到由匈牙利伯爵夫人Koscowicz提出制作一只腕时计的订单,这些都是腕表的早期纪录),不可否认这些腕表在最初只作为装饰目的,但我们却可以完全理解,因为在这些贵族女性的生活里,一件称头首饰的实用价值是绝对强过精准时间的,也难怪那不勒斯王后唯一提出的功能是报时,至少在她不方便频频看表的社交当下,还能听出现在是几点。

    1868年,Patek Philippe为匈牙利伯爵夫人Koscowicz制作的腕表。


    1868年,Patek Philippe为匈牙利伯爵夫人Koscowicz制作的腕表。

      由上述可见,在将时计从口袋里解放出来的过程里,女性扮演着关键角色,她们无所谓“应该怎么样”,而有所谓去思考“自己要什么”,再举一例,英国女性贵族也是很早就接受腕表的一群,理由很简单:这样在骑马打猎时比较方便读时。1914年,一本名为“Femina”的女性杂志就对它的读者举办了一次腕表意见调查,在当时所收集的4350个反馈里,有3437名女性读者表达觉得腕表“非常实用!”而只有433个人表达衷情吊坠表。

    Piaget 1970年手镯表,设计是大胆无畏。


    Piaget 1970年手镯表,设计是大胆无畏。

      相较之下,男性对腕表的敏感度就薄弱得多,其中想当然是他们认为以“装饰”为出发点设计的腕表多少就不那么有男子气概,于是将其归类为女性产物,他们情愿选择相信怀表才是一个时计该有的样子。

    女性对腕表最初的需求是从首饰的想法出发,图为1916年江诗丹顿铂金女士腕表,宛如手镯一般,原为印度帕蒂亚拉拿邦大公普宾德拉·辛格勋爵 (Bhupindra Singh)的藏品。
    女性对腕表最初的需求是从首饰的想法出发,图为1916年江诗丹顿铂金女士腕表,宛如手镯一般,原为印度帕蒂亚拉拿邦大公普宾德拉·辛格勋爵 (Bhupindra Singh)的藏品。

    1 2 3

      文章关键词腕表女表女士腕表时尚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