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风尚饰界 > 九个独立制表人品牌的“大革命”(图)

九个独立制表人品牌的“大革命”(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Neeu优网发布时间:2015-11-04关注度:
    文章导读
    风格美学的变革、工艺和机械的变革、普通钟表和主流风格的变革等。 在钟表业各大势力的混战中,大胆的变革无疑是取得立足之地的根本。 这九人都非常清楚自己要往哪里走,对行业有独到见解,他们一直保持思想的敏锐性和开放度,保持经济的自主性。 例如:马克思.巴瑟,钟表业的新先锋,早在创建MB&F前,就抓住了2001年海润温斯顿新品推出的时机,以独特的创新与高端钟表业达成第一次对接。

      无论未来派鼓动者,还是古典主义极端者,这九名钟表业的传教士都有一共同点,都从某种方式参与了一种变革:美学和风格美学的变革、工艺和机械的变革、普通钟表和主流风格的变革等。 在钟表业各大势力的混战中,大胆的变革无疑是取得立足之地的根本。 这九人都非常清楚自己要往哪里走,对行业有独到见解,他们一直保持思想的敏锐性和开放度,保持经济的自主性。 例如:马克思.巴瑟,钟表业的新先锋,早在创建MB&F前,就抓住了2001年海润温斯顿新品推出的时机,以独特的创新与高端钟表业达成第一次对接。 同时,钟表行业保持强劲发展势头,也发生了巨大变革,在保持遵循机械艺术原理的同时,彻底脱离了传统样式和屏幕显示。

      正如Urwerk惊人的主张抑或De Bethune 的完美风格,后者勾起了人们对于18世纪高级钟表及其成就,设计师和独特加工的回忆。 接下来的是Hautlence大胆的动感雕刻以及HYT惊人的液压性能,这种性能彻底地颠覆了显示屏。 Christophe Claret走的则是不同的路线,他将其才华及工具运用于最突出品牌,在那之后,他提出钟表不仅要做到精准,同时要具备娱乐性能,并能使人感到耳目一新。 正当这群跃跃欲试的人精心策划革命时,另外一些也逆流而上,然而他们却执意认为任何著名的钟表风格和精湛的工艺都是永恒不变的,因此他们沉迷其中。 如Kari Voutilainen,来自于大雾弥漫的北部,正是他使制表技术得以完善;抑或是Laurent Ferrier,致力于寻求古典主义的本质;再就是H. Moser & Cie,最大限度地实现美学及工艺的纯粹。 在这如音乐会般嘈杂的环境中,其本身也是一种根本形式上的变革。

    九个独立制表人品牌的“大革命”

      MB&F:愉快的变革

      型号:HM6 太空突击队

      十年之前 Max Büsser 创立了MB&F,作为马克斯·巴瑟和老友时,所有人都把他当做疯子,高级钟表业没有《马克斯·巴瑟和老友》的一席之地,这不是让我们玩乐的地方。 钟表业是严肃的! 这些人现在恐怕是在啃自己手指头了,因为MB&F充分表明了,就算是高级钟表,我们也可以保留它那孩子般的宝贵灵魂。 喷射,卫星,各式各样的宇宙飞船,机身,青蛙···MB&F的设计没有限制和禁忌,每个新的机械都是一次大事件,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

      但是MB&F钟表非常有趣的方面,是不应该选择能力超凡的老友,他们将马克斯巴瑟想象中的未来火流星机械化,配上车身,这都是凭着他们的创造才能和爱意。 未来火流星是由他的同僚兼好友,设计师艾利克·纪荷来精心修饰的。

      当马克斯·巴瑟推出他非常「传统」的Legacy Machine腕表时.,甚至他身边的亲信也再次觉得他疯了。 圆拱下面的平衡摆轮显得庄严,这是对传统钟表的一次彻底的重新阐释,它华丽地表明:未来是由那些对过去深究的人创造的。

      “HM6最初的灵感来自我童年的一个日本动画电视连续剧,太空突击队(英语叫未来舰长),弗朗舰长有一个叫彗星的飞船,由连接管连接的两个球体组成。 我想象将这样的两个工艺集合起来,于是太空突击队的种子就这样种下了。

    钟表机械N°6’s表壳的有机弧形线条是源于20世纪初贴上生物形态主义卷标的艺术运动,这里的艺术是仿造所发现的大自然和活物天然存在的形状和样式。

      生物形态的表达可以在马蒂斯的,高迪,马克·纽森的或德国工业设计师路易吉·克拉尼的作品中找到。 继首版50只5级钛之后,钟表机械N°6(又名HM6太空突击队)现在是用18K红金精心制作的。 HM6 RT拥有飞行陀飞轮与伸缩式防护罩,球形的时间显示,配有最小化的汽轮机和475个组件的自动上链机芯。 轻轻敲击,你甚至可以听到它发出咕噜声!”

      —— Maximilian Büsser

    九个独立制表人品牌的“大革命”

      Urwerk:彻底的变革

      型号:UR-210S 全金属外壳

      当我佩戴一款和域手表时,我便想起Félix Baumgartner 和Martin Frei,为了获得成功像特鲁瓦人一样工作。 他们献出了自己的肺腑和灵魂,相信你们能感受到,该品牌的一位无条件支持者向我们说到,他还不是唯一一个。 创立于1997年,和域是新钟表最彻底的先驱者之一,在此之间引起了打乱点和展现方式的巨大革命。 从未放弃对钟表的真正寻觅-精密和可靠性的圣杯,对此孜孜不倦的钻研,甚至在他们的机械里面加入智能(那著名的自控板和电磁兼容组件的光学传感器)。 与此同时,他们也开辟了一条道路,那就是半仿真半数显的卫星时间。

      工艺上的超高特技(逆行指针,可收回指针,围绕自身旋转的方块)它们的实现是一种使众人惊诧不已的审美学:强大而有力,却也紧绷和有组织的腕表,同时从科幻小说的世界和十七世纪的盔甲来获得灵感。 Félix Baumgartner对钟表的严密甚至是严格以一种令人惊讶的,独一无二的,坚决现代的方式与Martin Frei前卫的艺术世界结合在一起。 他们的手表是有灵魂的,因为他们付出了自己所有真心。

      “我真的不认为我可以做的更好:在我眼里,UR-210S,是我们迄今为止最有成就的创作。 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许多人已经知道UR-210轨道的复杂度和壮丽的逆行分针。 然而,这种「S」版本却是用它的全金属手镯增加了一个更强大的单色美学。

      UR-210的卫星复杂度和逆行分钟是原始和爆炸性的。 主要特点是高科技,超大,三维逆行分针。 它的功能是封闭小时卫星和指示时间,因为它横切0到60分钟的刻度。 这穿过一个小时时间的旅程是平滑流畅的,追踪了120°的弧度。 但是它的本色却显露在第59分钟结束时,然后尖锐鲜明的「点击」信号分针回归其出发点,在不到0.1秒的时间里,指针飞回至停靠下一个小时的卫星。”

      ——Martin Frei

    九个独立制表人品牌的“大革命”

      Christophe Claret:游戏王手表变革

      型号:POKER

      Christophe Claret 是1990年和2000年钟表业革新不可或缺的产物,最开始它还只是分包商,被打上其他品牌的印记:在机芯上加入蓝宝石,钛质的陀飞轮轨道甚至机芯...... 而他却在2009-2010年危机最深的时候推出了自己的品牌。 真是个大胆的赌注!

    在这方面,Christophe Claret可以说是最年轻的独立变革品牌之一。 如果说一开始,与其他早期投入冒险的品牌相比,它并不具备那些优越条件,那么如今,它可以尽情享受意外的收获,并最终载誉而归。

      在这些品牌当中,尤其是 Margot,它为高难度的女性手表打开了突破口,还有Aventicum及其奇幻盒,以及所有围绕Poker,Blackjack 或 Baccara设想的游戏变化。 在细微的周围环境中,Christophe Claret 不断地挖掘灵感最丰富的源头:那就是童年!

      “Poker型号体现了钟表行业有史以来从未出现的复杂性。 它的复杂性在于要将52张扑克牌进行随机排列以提供100 000 种可能的游戏组合方式,从而使得三名玩家对抗庄家来玩德州扑克成为可能。 此外,我们在手表内部还设置了轮盘赌的游戏方式。

      我一直都积极致力于推出市场上从未出现过的手表,尽管无论是在工艺上,还是在商业上,这都是最困难的一条路。 当我想推出这款产品时,我脑子中呈现出了1929年危机之后的那些疯狂的年代,于是我想象着继2009年危机之后的那些疯狂的年代。 正是在这种念头的促使下,我想推出一款新产品。 疯狂年代虽从未发生过,然而有了这款手表,我们便不会感到厌倦,它依然是当下的一种趋势。”

      ——Christophe Claret

    1 2 3

      文章关键词钟表制表腕表品牌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