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经销商资讯 > 成功故事 > 贺琦:3D打印闯入珠宝业

贺琦:3D打印闯入珠宝业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浙江日报发布时间:2015-06-02关注度:
    文章导读
    在今年5月初举行的上海珠宝展上,宁波乔克兄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不“秀”珠宝“秀”平台,靠着三台电脑和诚意,得到上百家珠宝公司及5000多家门店的合作意向书。

      在今年5月初举行的上海珠宝展上,宁波乔克兄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不“秀”珠宝“秀”平台,靠着三台电脑和诚意,得到上百家珠宝公司及5000多家门店的合作意向书。

      两年创业,贺琦和他的“创客”小伙伴掀起乔克兄弟旋风:去年得到了乐博投资创始人杨宁500万元的天使投资。如今,他们正在让3D珠宝打印“嫁入”O2O平台,用互联网思维变革珠宝业。

      这是国内首个3D珠宝打印O2O平台,“3D I love”云平台已然让珠宝公司着迷,这其中究竟蕴含何种魔力?

      冒险进军珠宝业

      贺琦是乔克兄弟的创始人,一身polo衫显得活力充沛。28岁的他带领着一个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团队,立志改变珠宝行业的产业结构。与记者谈话的时候,贺琦冷静清晰,似乎未来道路已经规划完毕。

      “中国的3D打印很火热,但找不到一个出路。3D打印什么都能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贺琦说,就目前而言,低附加值的产业不适合3D打印,只有高附加值的产业才能支撑起市场。

      究竟何种产业在当今还能创造高附加值?剧变的市场让贺琦有些吃不准。经过一番分析,他们选择进军高利润的珠宝产业。贺琦和他的伙伴知道这是一次冒险。

      创业维艰,对于贺琦来说,用3D技术进军珠宝行业是一次激情创业。他将结婚时所收的礼金和妻子的陪嫁钱全部拿出,凑了100万元,注册宁波乔克兄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组建初期,我们的团队10人就挤在几十平方米的办公室内。”贺琦说,最困难的时候,乔克兄弟拖欠了员工工资7个月,银行账户一度只有十几万元,只能维持日常研发。“那时候,除了事业的煎熬,更是内心的煎熬。”

      转机发生在宁波市大学生创业大赛上,决赛中乔克兄弟受到了乐博投资创始人杨宁的关注。贺琦清楚地记得,当天,他们将设备摆在大赛门口的过道上,一个青年男士在他们的摊位前转了又转,当时他们并不知道对方是投资圈内的知名人士杨宁,只是互相留了号码。

      没想到,几天后,杨宁和他的合伙人竟然神秘地出现在乔克兄弟的会议室内。“我正在开会,没想到他竟会亲自到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来考察。”贺琦有些激动,“他根本没与我们聊项目,而是聊团队管理和为人处事各方面。”

      不久,杨宁决定向乔克兄弟投入500万元,还为乔克兄弟提供了专司国际事务的律师。如今,乔克兄弟办公场地已经拓展到100多平方米,他们还在一楼租了一个房间作为设备展示区。面积大了,依然是一个典型的“办公室+车间”,贺琦乐在其中,作为一个工业从业者,机械让他痴迷。

      机器在运转着,打印出的首饰样品随处可见。贺琦介绍,打样材料是含特殊成分的丙烯酸树脂,是经多次失败和调整而得到的“胜利果实”。

      “打印出来的样品放入石膏浆,用烤箱加热至700℃,样品完全汽化,又不会损伤外围的石膏壁,留下完好的石膏模。”贺琦说,接下去的事还是交给珠宝师傅:往石膏模内注入熔化的金属,制作珠宝首饰。

      传统的珠宝蜡模由雕腊师傅制作,费时又费力。手艺娴熟的师傅,雕刻一枚戒指蜡模,也要戴着放大镜耗上三四个小时才能完成,稍有不慎,还得从头再来。“用3D打印,2小时可打10个,效率提高近20倍!”贺琦眉飞色舞地介绍这台“神器”。

      “相比传统3D打印机,我们的机器打印精度更高,在国内外都领先,还获得了四项相关专利。”贺琦说,奥秘在于数字光处理技术,通过紫外线光照,一明一暗间,材料便逐渐从液体成为固体,精度可达0.025毫米,适合珠宝精细化加工。

      人人可当设计师

      若只改变珠宝行业的生产环节,3D打印只是一种新工具。这不是贺琦的理想,“只卖3D打印机,蛋糕只有这么大,”贺琦比划着说,在他的“野心”里,3D打印将使珠宝产行业整体运营模式重塑。

      从云设计到云消费,O2O平台使3D珠宝打印牵手互联网,“每个人都能成为设计师,定制自己的创造、灵感、感情。”贺琦显得有些激动。“3D I love”云平台集云端设计、3D打印、多方互动于一身,科技更加生动。

      打开电脑登录“3D I love”云平台,可在线“约谈”海量珠宝设计师,设计费10元起步,私人定制珠宝不再是“土豪”专利。“3D打印机没有打不了的产品,只有用户画不出图纸。”用户和设计师可以实时交流,任何一个创造将被捕捉,除语言、文字、图片之外,用户和设计师可以交互修改,实现所想即所得。

      “毫无设计基础的用户也可以在平台上打造专属设计。”用户可以选择DIY,用简单的程序模块进行设计,一学就会。通过后台的大数据分析,为用户提供专属的设计元素,通过拖拉拽等简单操作,就能实现珠宝首饰的设计。

      贺琦说,把“珠宝设计权”从大公司“下放”到个体设计师和顾客,不仅能“引爆”原创激情,还能提高用户黏度。

      “线上平台不算啥,线上线下融合才能创造体验的革命。”贺琦说,6月初,“3D I love”平台将在宁波、上海、深圳、成都等地的几家珠宝店同步上线。届时,顾客在平台选好设计图,门店可在2至3小时内打出样品以供试戴,成品则在7天内送货上门。

      有了平台,珠宝设计环节将从前端工厂转移到开放的互联网终端,其消费也将因大数据支持而“飘在云端”。正是这个富有想象力的平台,乔克兄弟与上百家珠宝公司及5000多家门店的达成合作意向。

      目前平台的手机应用软件也在开发中,到时只要打开手机软件就可购买设计图,定位系统将显示用户附近与平台合作的门店,点击按钮就可传图到店进行打样。未来还将研发智能珠宝,“在珠宝背面刻上信息获取码,用手机一扫,就能看到有爱的视频!”

      贺琦说,平台将免费为珠宝门店、设计师和消费者服务。眼下最让他发愁的不是资金,而是人手,“我们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激情奔向大梦想

      行业变革,模式重塑、体验革命……贺琦喜欢强调大词语,这是好高骛远吗?用他的话来说,“目标清晰,才能强迫自己不断进步。”在贺琦这间充实而富有规律的办公室里,记者分明看到他的自律与坚毅。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创新,我的作用就是凝聚合力快步向前走。”作为CEO,贺琦需要带领60多名小伙伴齐头并进,“激发创造力,就要营造一个富有激情但宽容的环境。”在这家年轻的公司里,同样年轻的“创客”们以兄弟相称,氛围融洽。

      初出茅庐的学生,其发散思维在乔克兄弟也有落地的机会。今年四月份,一名应届大学毕业生来到公司实习,第一天就选择加班,一周后提交一个方案,全盘否定了现有3D打印机的机械结构。“当时我就震惊了,”贺琦说,“看了他的方案,我们被折服了。”

      根据实习生的方案,3D打印机从零件装配的结构改成了一体铸造结构,打印产品的误差大大降低。“一体机,太前沿了,我们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贺琦感概,如今这个实习生已经成为公司机械机构设计的主管。

      文章关键词贺琦3D打印珠宝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