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时尚资讯 > 新品发布 > BOVET Braveheart:双面机械之美(图)

BOVET Braveheart:双面机械之美(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Neeu优网发布时间:2015-05-25进入图片浏览关注度:
    文章导读
      每年,高级腕表工艺坊DIMIER 1738发挥其工艺长才,研发及生产多款优秀腕表,挑战装饰艺术、钟表机械和技术的巅峰。 融合BOVET光辉璀璨的历史传统,指引品牌未来作品的发展方向。

      每年,高级腕表工艺坊DIMIER 1738发挥其工艺长才,研发及生产多款优秀腕表,挑战装饰艺术、钟表机械和技术的巅峰。 融合BOVET光辉璀璨的历史传统,指引品牌未来作品的发展方向。 创新的Amadeo® Fleurier Braveheart®陀飞轮,搭载6项专利研发技术,加上易于掌握的功能,势将成为BOVET又一经典杰作,22天特长动力储存稳定地驱动误差校正系统,同时发挥腕表最佳性能的非凡成就。

    BOVET 播威表:双面机械之美

      Braveheart®发扬193年的造表经验,再次将BOVET当代腕表作品的招牌设计:Amadeo®可转换式表壳——为此腕表搭载的第一项专利。 设计精巧的表壳,自2010年起于Fleurier系列套用,利用双面面盘,述说时间的两个面貌。 2014年,BOVET发表首枚不以陀飞轮修正误差的特别功能机芯,为品牌造表历史树立新里程碑。 其双同轴秒针显示系统取得编号为0169-DI-CH的第二项专利。 这项专利技术,自然成为品牌全新机芯的瞩目亮点。 品牌首度将双同轴秒针显示功能,融入陀飞轮轴心中。

      第一面配备一枚指针,另有三个显示功能分布其上。 稍微偏心的时针位于机芯上半部分,是唯一在主表盘上画出时间轨道的指针。 分钟盘于160ᵒ的幅度内转动,一枚三角标指示每一分钟的流逝,分钟盘在走毕60步后瞬间归零。 呈120ᵒ弧线设计的秒钟显示同样不设指针,唯有从陀飞轮框架桥板蔓生出来的三枚支臂,以每20秒钟轮替一次的步调,利用三角抛光尖端,鱼贯指示秒钟的行进,陀飞轮转动一整次,即表示一分钟已倏忽而过。

    BOVET 播威表:双面机械之美

      腕表的另一面,是时间的第二个面貌。 12点钟位置配备偏心显示盘,时、分针按传统设计并置于其上。 陀飞轮再一次吸引目光,凭借其崭新的结构展露前所未有的面貌:别出心裁的擒纵装置,看似与平衡摆轮和游丝发条完全分离,但又互相牵系。 更大的惊喜,源自于陀飞轮框架轴心上的另一秒钟显示。 如此非凡成就,蜕变自Manufacture DIMIER机械技师和造表工匠去年为Virtuoso II特别功能机芯研发的专利秒钟框架。

      轻灵与剔透一直是BOVET 1822在研制陀飞轮的设计准则。 BOVET自2012年开始采用的四分三夹板和桥板,亦进一步巩固了轻灵和剔透的概念。 负责此开发项目的机械技师和造表工匠,遂建议采用飞行陀飞轮。 传统陀飞轮以轴心两端的旋轴,悬挂于两枚桥板中央;而飞行陀飞轮则依靠轴心底部固定于夹板上,并透过滚珠轴承进行旋转运动。 Manufacture DIMIER的技师提出一个崭新的构思:以轴心中央支撑整个陀飞轮框架。 此举除可将原来因轴心高度而产生的杠杆增力减半外,更可将框架重量分散于两端的固定点上。 为实现这项技术突破,擒纵装置被移至轴心底部,而平衡摆轮和游丝发条则占据轴心的顶端位置。 这项机械技术令飞行陀飞轮的测时功能更臻完善,而四分三夹板带来的额外空间,令陀飞轮的悬浮效果更加突出,更添动人心魄的魅力。

    BOVET 播威表:双面机械之美

      更精准的校正功能,源自崭新的陀飞轮框架结构,加上别具创意的全新平衡摆轮 / 游丝发条设计,令精确度进一步提升。 一般相信,平衡摆轮的中心必须极致轻盈,而影响摇摆惯性的摆轮重量则应集中于外缘,方能达至最佳的校正效果。 为解决这个棘手问题,一个革命性的轮辋设计应运而生。 首先,技术部门摒弃传统摆轮,改用三叉轮辋,每支分叉各承接一枚摆锤,以产生最理想的摇摆惯性。 摆锤侧面呈弧形,以改善系统的空气动力。

      每枚摆锤中央均嵌入惯性块,以营造均衡动力,同时修正平衡摆轮的动力设定。 研发工作进展至这阶段,发现三支辋臂上的摆锤重量,可令轮辋变形。 技师为此降低了摆锤侧面的弧度,在毋须减少摆锤重量的情况下,完满解决这个难题。 如此匠心独运的平衡摆轮,自当选配测时表现卓越的游丝。 当平衡摆轮振动时,平坦的游丝发条不会自轴心向外平均扩张,造成间歇性的平衡误差。 因此,Manufacture DIMIER的机械技师和造表工匠研创出柱状游丝发条,确保游丝自轴心向外平均扩张。 游丝发条是驱动机械时计的心脏,确保测时精确无误,是最严谨的化学、物理和机械知识的结晶。

      DIMIER工坊自2006年开始自家生产游丝发条,拥有大部分生产商无法冀及的相关技术。 DIMIER用于生产游丝的合金结构复杂,需以同样精湛的技术生产。 繁复的工序包括绘图、令游丝横切面呈四方的塑形步骤、卷制游丝圈、制作终端曲线,以至检测游丝圈数,全部均于DIMIER作坊完成,确保游丝质量能达至最理想的等时性。 Manufacture DIMIER的工匠拥有丰富的游丝发条生产经验,能研发出效能卓越的游丝。 柱状游丝类似的技术早于18世纪时诞生,多用于航海测时。 但受当时的合金、化学和机械知识水平所限,成果跟现代时计所用的技术难以相提并论。 柱状游丝发条的直排式设计,启发DIMIER技术部门构思出一枚三叉陀飞轮桥板,是淬炼自渊博技术知识、耗费大量工时生产的杰作。

    BOVET 播威表:双面机械之美

      Braveheart®的陀飞轮框架及平衡摆轮 / 游丝发条忠实体现了BOVET的研创准则,在品牌追求绝对共时性的历程中,竖立新的里程碑。 整个陀飞轮系统共拥三项专利,一如Grandes Complications系列所有作品,Braveheart ®的功能和显示,绝不只是机芯、面盘和表壳的马虎凑合。 722枚机芯零件均经大师级工匠细心雕琢,以臻达完美境界的传统装饰工艺释放无穷美感。 Braveheart®零件的润饰工序,动辄较生产纯功能性零件多花30倍时间。 切割凹槽、打圈磨光等大量技术,为Braveheart®的机械构件打造珍稀绚丽的面貌,细微至打磨陀飞轮框架的弧形支臂,刷新了装饰艺术的卓越标准。 动力储存指针在机芯中央,划出宽阔的弧度。 其刻度浮现于水晶镜面下,令腕表更添轻灵优雅,清晰易读。 BOVET一直以特长动力储存技术闻名,早在Braveheart®之前,品牌生产的所有机芯,动力储存均高达五至七天。 Braveheart®的指针更可连续运行至少22天!

      要储存22天的动力,理论上须连续转动表冠多次。 但机械技师凭借其非凡才智,于上链轴上安装球状差速齿轮,令齿轮组的功率增加一倍,从而将完全上链所需的表冠转数减半。 如此精密的机械组件,装配于极狭小的空间中,凸显技师无视技术挑战的精湛工艺。 这球状上链齿轮,亦为卓越不凡的Braveheart®机芯带来最后一项专利技术。 Braveheart®可透过其中一面表盘窥见卫星小齿轮上的双锥形轮齿,细赏DIMIER工匠逾越限制,以巧夺天工的切割技术淬炼而成的非凡壮举。

    BOVET 播威表:双面机械之美

      其澎湃动力背后的奥秘,在于准确计算腕表动力效率的技术。 因此,机芯耗费的动力得以大幅减少,所省下的额外动力,可改善机芯的自主性能。 两枚强大发条盒各装嵌一条长104厘米的发条,占机芯表面面积达一半。 其整体设计产生近似万花筒的视觉效果:平衡摆轮、游丝发条及擒纵装置朝同一方向转动;而双面同轴秒针及其齿轮则朝另一方向转动。 细腻的手工镌刻为醉人的润饰添上圆满的一笔。 每一枚桥板及夹板均经工匠以巧手镌刻,为腕表的独特面貌定调。 两枚发条盒上均刻有「Faictes de mains de Maistres pour servi ponctuels Gentilshommes, ce par quoy nous attestons longue valeur」(由大师级工匠为守时绅士而制,其价值保证恒久不衰) 字样,呼应早期BOVET腕表所附的正品保证书。 此格言横跨两个发条盒。 为令字体更清晰易读,同时升华美感,句子遂以蚀刻技术饰于金属表面,进一步彰显BOVET工匠的工艺水平。

      BOVET秉持一体圆融的造表概念。 因此,装饰艺术不仅见于机芯上,更于整枚腕表上绽放美学光辉。 按收藏家的个人喜好,背面表盘可选用多款珍贵材质,或饰以瑰丽的手绘细工。 最后,Braveheart®更备有多个巧夺天工的镶钻款式。 所有表壳表面均可镶嵌长阶梯切割的优质钻石。 双面表耳、表壳侧面、表带扣及双面表圈,同样可铺镶美钻。 Pascal Raffy更精益求精,要求品牌工匠于表壳内部镶嵌宝石,进一步开拓工艺技术的极限。 因此,表壳轮缘亦可里外镶嵌长阶梯切割钻石,映照瑰丽的陀飞轮框架,流露无可比拟的优雅美感。 收藏家亦可要求为腕表增添个人印记,无论是机芯装饰或为外部构件添加润饰,DIMIER技术部门和工匠均携手竭力,满足每个要求。

      文章关键词BOVET机械表腕表艺术时尚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