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新品发布 >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图)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Neeu优网发布时间:2015-03-30关注度:
    文章导读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的Atelier Cabinotiers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向二十世纪初的天文台作品致敬。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的Atelier Cabinotiers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向二十世纪初的天文台作品致敬。这只此一套的陀飞轮怀表甫推出即被一位熟悉天文领域的收藏家收购作其私人珍藏。而这次成交再一次证明江诗丹顿的杰作深受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拥戴。

    这一套五枚的怀表都是绝佳的作品,每一枚都是举世无双的,并配备钟表大师以其登峰造极的技术制造出来的极度精确的机芯,同时展示了江诗丹顿那令人叹为观止的制表成就。

    . 陀飞轮

    . 冲击式天文台擒纵陀飞轮

    . 恒定动力擒纵陀飞轮

    . 均力装置擒纵陀飞轮

    . 航海天文台钟摆轮陀飞轮

    江诗丹顿Atelier Cabinotiers阁楼工匠系列于2006年推出,旨在重现十八世纪的独有精神面貌。在那个年代,尊贵的客人会向城中著名的阁楼工匠、钟表匠和工匠直接订制钟表。Atelier Cabinotiers阁楼工匠系列所提供的服务范围甚广,由订制特别的表盘,以至创制一整枚时计(即从机芯研制到表壳设计) 均可。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

    陀飞轮

    「陀飞轮」的用途和原理

    当手表被戴上时,很自然地,它会随着佩戴者的动作而往不同的方向移动,例如上下倒转、直立、平躺或侧倾。即使在今天,令时计不论被放在任何位置都能保持其准确性,对钟表大师来说仍然是其中一个最大的挑战;而「陀飞轮」就是一种能够有效解决这问题的装置。一般搭配擒纵系统但没有陀飞轮的时计,它的计时功能会受时计摆放的位置而影响,因为摆轮和游丝会受地心吸力的影响向下「拉」,造成非常细微的扭曲,继而影响了时计的精准度;钟表大师称此问题为「位置性误差」。陀飞轮是一个把擒纵系统焊接起来、不断旋转的平台和「框架」,以一分钟旋转一周的速度运行。陀飞轮是为了改善怀表的准确性而发明的,因为怀表往往被垂直地放在口袋中,因此会大大受到地心吸力的影响。陀飞轮以60秒旋转一次的速度,令其轴上的摆轮在不同的垂直位置转动,从而完全抵消了由地心吸力所引致的误差。换句话说,因为摆轮和擒纵系统都不断地旋转、没有固定在任何一个位置,引力的影响因此被调节了,而怀表的计时便不再受位置的转动而影响。陀飞轮一直都是最难研制的机械装置之一,需要最巧手的工艺,因为不仅要具备重要技术功能,同时还要顾及视觉上的趣味性和美感。这款怀表采用的是一款江诗丹顿古老的陀飞轮,经过再研发及改良,以达致当代的一级标准水平,才能成为这套难得一见的怀表系列之一。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

    冲击式天文台擒纵陀飞轮

    「冲击式天文台擒纵陀飞轮」的用途和原理

    江诗丹顿这枚非凡的怀表与其他四枚一样,被视为钟表界的大师级作品,也是少数同时结合了陀飞轮和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的时计。

    擒纵系统就是使手表发出「嘀嗒」声音的部分,这个装置让主发条的能量从齿轮中释放出来,从而使指针能准确地根据时间的流逝逐少地向前推进。擒纵系统由会左右摆动的摆轮和游丝组成,在所有机械表的机芯中可以看到它们向前及向后移动。

    跟过去数世纪所发明的大部分制表技术一样,擒纵系统也是为了达致更精准计时而研发出来的成果。大部分时计最常采用和最稳定可靠的擒纵系统是自十九世纪中叶便开始盛行的「锚」或「杠杆」。然而,在需要极高精准度的情况下,例如航海或天文学计算方面所应用的时计,便需要用到一个更精密和复杂的「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而是次展示的怀表中更是同时结合了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和陀飞轮——一个极之罕见和不寻常的组合,因为需要超凡的工艺才能造出这枚可以最准确计时的怀表。

    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和标准的锚式擒纵系统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单向式的,而且在运行时不会回弹;相反,后者的每一个动作都会产生微微向后移动或回弹,因为锚的两块托盘是交替地前后摇摆作平衡之用。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的单向性移动与几乎分离的平衡装置除去了回弹的影响,使计时功能更精准,达到更高到准确度。要从视觉上分辨一枚拥有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的时计可以留意其秒针的动作,它会明显地每半秒准确地「跳」,这有别于一般锚式擒纵系统手表的.轻扫.动作。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的操作原理是以控制红宝石托盘的锁和解锁动作去推动擒纵轮(一个以齿轮锁住擒纵轮直至平衡向前摆动才释放的幼长直弹簧或「棘爪」),而杖上的红宝石托盘经过擒纵轮时会把它释放,从而使其向前推动一小格。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的摆轮几乎不受擒纵系统的影响而自己摆动,从而将零件之间的磨擦大大减低,令时计的整体准确度更高。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

    恒定动力擒纵陀飞轮

    「恒定动力擒纵」的用途和原理

    恒定动力擒纵是一个附加于机芯擒纵轮上的非常复杂精密的机械装置,一如其名,它为杠杆式擒纵系统在整个运作过程中提供恒定、相等、不变的动力。同时,擒纵系统本身则透过陀飞轮的正常运作,由主发条提供动力及驱动,整个恒定动力机械装置在精确的时间间距内输出动力,因此当主发条减弱时,时计的计时功能不会因主发条动力的转变而受影响。这表示此巧妙的机械装置容许时计可以以一个不变的速率运作,不论时计是(上足发条)或开始减弱。这枚江诗丹顿怀表所配置的恒定动力机械装置,包含一个直接焊接在其轴心上的擒纵轮螺旋发条,此轴心已上足发条,并透过焊接在下面的两个配备齿轮的轮于非常短暂的时间间距之间释放能量,轮子由一个镶了宝石的杠杆来锁住和释放上面的发条。因此,每一次当螺旋发条上足发条和释放一少部分「能量」给擒纵轮时,它将于同一时间内补充动力,以及保持不变的能量值,因而永远不会在主发条运行周期时受任何变动而影响。恒定动力擒纵系统在时计中是非常罕见的,而这枚独一无二的怀表是由钟表大师特别设计的,它不仅包含一个独特的恒定动力擒纵装置,而且还配备了一个陀飞轮机械装置,两者加起来对高级钟表业来说是一项重大成就。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

    均力装置擒纵陀飞轮

    「均力装置擒纵」的用途和原理

    为了令一枚时计可以精确地运作,要有两个分开独立但整体的「半份」: 一半用来提供动力给时计运行(主发条和齿轮);另一半是擒纵轮,在准确无误的时间间距里释放动力。名为「均力装置擒纵」的机械装置可以被视为这两个半份之间的桥梁,因为它可以调节动力的供应,同时直接控制擒纵系统的运作。「均力装置擒纵」必需是一个十分精准的动力传输控制机械装置,才可以在主发条开始减弱时克服一些会对准确性构成、即使是最轻微的负面影响,因此时计的准确性在运行的整个过程中可以维持不变及不因这些动力转变而被受影响。

    「均力装置擒纵」同时会修正对准确性构成影响的任何变动,可以是由主发条和陀飞轮之间的一连串齿轮的机械运转所引致。简单来说,「均力装置擒纵」弥补了任何只是由正常运作和扭松一枚机械时计所引致的轻微潜在错误,但不包括拥有自己修正功能的擒纵系统。「上条装置」透过装载和释放由陀飞轮额外的一个发条所储存的动力而达致此作用,在这枚怀表所释放的确切的控制值,即每隔10秒,因此令从发条输送到陀飞轮的动力可以维持相等和不变。

    在这枚独一无二的江诗丹顿怀表里,「均力装置擒纵」结合陀飞轮–以克服因为时计因为位置不同而引致的误差,所以采用一个摆轮和发条来修正温度的转变。因此,此怀表具备修正装置来克服动力传输的误差、位置和温度,这样才可以达到绝对准确的计时表现。「均力装置擒纵」几乎从未曾在一枚可携式时计上出现过,因为这需要非常精湛的技术才能做到。只有非常少数的钟表大师才能制造一枚拥有此等复杂精密功能的时计,因为如果一枚时计具备一个「均力装置擒纵」,即意味整枚时计要经过特别设计和制造,以让它可以容纳此装置,也即表示此时计的齿轮的整体设计与其他陀飞轮时计不同,所以每一枚均要以人手制作,成为独一无二的杰作。

    江诗丹顿推出一套五枚阁楼工匠系列陀飞轮怀表

    航海天文台钟摆轮陀飞轮

    此特别「航海天文台钟摆轮」的用途和原理

    温度的改变对一枚时计的准确性构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因为温度会导致金属膨胀或收缩。当游丝和摆轮膨胀和收缩时,自自然然地会造成直径和零件的弹性出现轻微改变,继而会令时计的运作变得更快或更慢。从技术层面来说,事实上受影响的摆轮游丝或游丝,以及在温度出现极端转变时,这可以导致一枚时计每日减慢或增快4秒。为解决这个问题,时计的摆轮经过特别设计,以为这些膨胀和收缩进行修正。此怀表的独特摆轮可以容许细微的调节,以修正温度转变对时计所造成的误差。设计来自航海天文台钟摆轮的原理,航海天文台钟是一个十分精确且专门用于航运的工具。此摆轮最明显的分别和最特别的特征是除了为可以特别细微的调校而设的12颗螺丝外,还有焊接在摆轮外缘的四个大金称铊。摆轮本身是双金属,即由两条金属组成,它们拥有不同的膨胀速度,以及开放的尾端,使其在温度出现变化时可以伸展,至于四个大金称铊则在钟表大师调校和测试时计时,放置于摆轮的外缘,直至调校至最佳位置,以抵消摆轮外缘的膨胀和收缩。简而言之,双金属摆轮和特别修正的称铊即代表摆轮的摆幅在任何正常的温度范围都保持不变,因此,时计的准确性就几乎完全不受影响。在这枚江诗丹顿独一无二的怀表里,此为修正温度的特别摆轮结合陀飞轮机械装置,终于可以修正位置所引致的误差。事实上,很少在一枚时计上采用航海天文台钟摆轮,这是由于无论制造或调校均需要卓越技术,而且几乎从未与陀飞轮一并使用。此怀表进一步成为江诗丹顿超卓制表工艺的铁证。

      文章关键词江诗丹顿AtelierCabinotiers陀飞轮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