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新品发布 >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图)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Neeu优网发布时间:2014-11-17关注度:
    文章导读
    这是每位考古学家梦寐以求的科学探险。1901年,沉睡在希腊海域的“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宝藏首次被发现。这是在这艘沉船中,人们发现了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学计算器”。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宇舶表深海探秘EXO4000米潜水表

    这是每位考古学家梦寐以求的科学探险。1901年,沉睡在希腊海域的“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宝藏首次被发现。这是在这艘沉船中,人们发现了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学计算器”。

    2014年10月,在潜水员兼考古学家布伦丹·福利(Brendan Foley)的带领下,科学探险队重返基西拉岛近海的安提凯希拉装置沉船遗址,展开第二次极具历史意义的深海探秘。但这一次,他们将配备最新一代、专为极限环境而设计的潜水套装——为此次具有特殊意义的活动而被漆上“宇舶色”的EXOSUIT。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宇舶表研究开发部总监马蒂亚斯·布特(Mathias Buttet)

    为了表示对本次活动的支持并作为这一盛事的纪念,宇舶表研究开发部总监马蒂亚斯·布特(Mathias Buttet)也出席了潜水活动,为大家呈现专为极限潜水而设计的潜水腕表——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Oceanographic EXO4000),以此向参与此次非凡探险的科学家致敬。

    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是人类文明史上最神秘的设备。时至今日,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在科学界仍然广负盛名,科学家们也还在详细研究其构造。但1901年首次发现之时,其巨大的历史及技术价值一直是未解之谜,亟待探索。古希腊罗马时期创造的“机械”这一概念甚至根本不在当时专家的考虑范畴之中。在此之后,还有一些非科学界人事愚昧地认为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很可能是天外来物,搅浑海水是它的唯一功能。

    今天,在希腊安提凯希拉岛近海水域中的沉船,也就是发现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天文学计算器”的地方,成为第二次水下考古探险的终极目的地。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潜水员兼考古学家布伦丹·福利(Brendan Foley)

    如同宇航服或未来感十足的潜水呼吸器……

    此次科学探险在潜水员、考古学家布伦丹·福利的带领下进行,此次探险配备了得天独厚的专业装备——俨然是一副”潜水盔甲”的深海潜水服。名为EXOSUIT的专业潜水服于美国研发制成,下潜水深达1000英尺(300米),在确保水下考古学家们灵活性的同时,又提供了潜水艇般的绝对安全。EXOSUIT炫酷的“宇舶色”充分认可了宇舶表对此次科学探险的倾力支持。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潜水员兼考古学家布伦丹·福利(Brendan Foley)

    EXOSUIT潜水服通体由铝合金制成,总高两米,重达240公斤,配备喷水推进器和18个自由转动的“关节”使其穿着起来相对灵活。同时,EXOSUIT在深水也能保障潜水者运动的灵活性与安全性。二氧化碳的化学处理及氧气的供给会根据潜水员在“工作和休息”不同的新陈代谢率自动调节。最长下潜时间长达50小时,大幅提高了探索的可能性。潜水服内部气压保持在正常水平,因此潜水员不需要使用混合多种气体的气瓶。由于具备高精尖的科技研发,这件潜水服的售价高达130万美元。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潜水员兼考古学家布伦丹·福利(Brendan Foley)

    目前,这件EXOSUIT潜水服在全世界仅有一套,由美国J.F.WHITE公司制造。该公司也十分慷慨地应允科考探险队使用EXOSUIT潜水服开展“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科学探险项目。与此同时,J.F.WHITE公司也正在制造第二套潜水服。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科学探险队重返基西拉岛近海的安提凯希拉装置沉船遗址

    宇舶表与安提凯希拉探险

    宇舶表自2011年起便一直参与安提凯希拉项目。首次合作是在位于巴黎工艺博物馆展览中提供支持,之后又与雅典考古博物馆合作共同完成一项大型项目。在宇舶表的大力支持下,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展厅得以落成,其中包括由宇舶表购买、瑞士制造的超大抗震展示箱,用以展示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的所有原始遗迹在享有盛誉的雅典考古博物馆进行展览,宇舶表发布的“向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致敬”的腕表杰作也一同展出,这个腕表堪称原始机械装置的精准微缩复刻品。希腊文化部长亲自出席并为其揭幕,向世人展示这叹为观止的古希腊文明和人类智慧的骄傲。此次展览延展多次,广受好评,不断刷新参观人数纪录。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科学探险队重返基西拉岛近海的安提凯希拉装置沉船遗址

    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向参与此次非凡探险的整个科学家团队致敬

    人类在探索浩瀚太空的历程中,不断付出努力并获得丰厚成果。然而,人类对于世界上另外一个神秘领域却还知之甚少——广袤的海底。为了探索深海世界、潜入空前的深度,工程师、发明家和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将一个个不可能变成可能,创造奇迹。宇舶表也同样不断拓宽想象的边界,创造出能够承受4000米深水极限压力的专业潜水表。

    此款独具匠心的潜水表完美融合尖端科技和人体工学,功能性出众的同时又易于操作。

    历经2010到2011年长达18月的研发和检测,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在摩纳哥海洋博物馆揭开了神秘面纱。不论从设计、研发还是生产制造等各个角度,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的功能特性都超凡卓越。该款腕表符合瑞士制表国际标准(NIHS)的所有技术要求,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潜水表。同时,它能够承受4000米深水的巨大压力,创造潜水表抗压纪录。

    为测试其密封性,宇舶表研发团队将该款腕表置入一个密封的箱式水槽,并加压至相当于来自5000米深处的压力。为确保其防水性以及极限状态下的抗压能力,蓝宝石表镜也仅有6.5毫米厚。虽然较厚于普通腕表的镜面,但对于承受4000米水下巨大的压力而言恰到好处。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尽管拥有48毫米直径的超大表壳,其表壳材质采用极轻且科技感十足的碳纤维,外观强悍的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佩戴依然轻便、舒适。为确保在深海黑暗的环境下,25厘米距离内阅读表盘仍然清晰可见,该腕表的表盘、数字时标以及指针都大面积地采用具有白色荧光的SuperLuminovaTM夜光涂层。

    考虑到对潜水时间的安全控制,一个单项旋转的内部齿轮传动的潜水计时器,被装置在距离表盘尽可能近的位置,以避免潜水者疏忽了对潜水时间的控制,也更加方便计算潜水时长。根据统一标准,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的分针刻度每5分钟处都被明显标记出来。

    表款配备两枚旋入式表冠(一种通过密封胶圈确保防水性能的保护装置)。其中负责设定潜水时间的表冠位于2点钟位置,便于设定。出于安全考量,表冠设定为单向旋转并由超大表冠护桥保护,加强安全性之余也让潜水员在手持装备时得以方便操作。出于安全考量,把其设计为单向旋转,且配备超大护桥予以提供双重保护并在处理潜水设备时能够更加轻松地操作。负责上链、设定时间与日期的第二枚表冠,则安放于4点钟位置,避免任何妨碍潜水员手腕活动的可能。

    最后,作为潜水腕表,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专门设有一个氦气阀门,以确保其能潜入至4000米深处。在潜水过程中,氦气阀门能确保潜水下降过程中渗透至腕表内的气体在上升过程中顺利排出。阀门由防腐蚀精钢制成,被装置在左侧表耳处,即10点钟位置。

    深海探秘 EXO4000米潜水表的表带采用钛金属针扣搭扣。对于潜水表类,针扣表带比折叠扣式表带更为安全,即便穿着潜水手套操作也轻松便捷。潜水用表带由橡胶和尼龙混合制成,比普通表带略长,可穿戴于8毫米厚度的潜水服之上。而为EXOSUIT特别设计的表带长度则达50厘米之长!

    安提凯希拉机械:X光扫描揭示了82块碎片的真实面目,其中包括被腐蚀的齿轮以及肉眼无法观测到的众多装置。

    直到21世纪初期,这台“机械装置”的碎片才被人们运用综合方法进行了深入研究。这些研究工作使得人们对这台超凡机械的复杂精密有了更深的了解。我们现在了解到,这是一台“天文仪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公元前150年到100年间)。最初,它的主要作用是一台“计算机”。它的青铜齿轮系统安放在一个大约33厘米X18厘米见方的木箱中,由两块刻有铭文的青铜片密封起来。

    如今,这台“机械装置”仅剩82枚碎片,包括一些微缩字体的铭文,全部受到了腐蚀。现在它们永远地保存在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中。X光层析成像(通过X光机)提供了具有科学和考古双重价值的图像,展示肉眼无法观察到的众多内部装置,

    其中包括齿轮和掩藏在机械内部的更多铭文。镌刻在这台“机械装置”上的铭文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古希腊文被成功破解,但有人相信这些文字是这台计算机的某种“使用说明”,也有人认为这些文字是在说明主要行星的运动规律。科学家相信这些装置由侧面的手摇曲柄驱动,但辅助液压系统驱动的可能性也未被完全排除。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HUBLOT 机芯

    追寻伟大阿基米德的足迹……

    现在人们已经普遍接受这台机械装置可能是在罗德岛设计。罗德岛是众多天文学家的家乡,包括希帕克斯,也是像波西佐尼奥斯这样的“机械工程师”的家乡。现在,人们又提出了新的假设:这台机械装置可能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锡拉库扎市紧密相关。这里是著名的数学天才阿基米德的故乡,后来成为繁荣的科林斯殖民地。安提凯希拉机械可能是在锡拉库扎市设计制造而成,但在运输过程中却随船沉没于安提凯希拉海岛近海,并以此岛屿命名。

    根据人们目前掌握的信息和已经破译的铭文,安提凯希拉装置能够显示出太阳、月亮甚至很可能包括其他行星的不同运行周期。几座大型希腊城市(科林斯、特尔斐或者奥林匹亚)的民用历法都是据此而定,其中也显示了这些城市举行运动会的日期……

    对安提凯希拉装置的研究虽然最近才展开,但却也远未结束。同时,它也掀起了重新解读和评估我们对古代文明认知程度的热潮。古希腊学者们掌握机械知识的真实程度成为一个亟待探索的神奇领域。甚至可能在这些文字里,或者在博物馆尚不为人知的收藏中,还能够发现其他类似安提凯希拉装置的“机械”的相关记录。

    机械齿轮系统显示出了对宇宙的数学化视角

    安提凯希拉装置不是一个显示时间的钟表,因为古希腊人对时间的体会与如今我们的时间概念大不相同。安提凯希拉装置是真正意义上的宇宙计(描绘宇宙的机器),更准确的说是月面计(描述月球运动周期的机器),精确性极高并且能够显示多个天文周期,包括默冬章【Metonic Cycle】,(以希腊天文学家默冬【Meton】命名,19年为一个周期,相当于235个朔望月),卡里皮克周期【Callippic Cycle】(以希腊天文学家卡里波斯Callippus命名,76年为一个周期,相当于940个朔望月或4个默冬章)。同时可以纠正一切误差。

    安提凯希拉装置还能够指示专门用于预测日月蚀的沙罗周期【Saros Cycle】(223个朔望月,比18年略长)和转轮周期【Exeligmos Cycle】(相当于3个沙罗周期或54年)。

    能够汇编如此浩如烟海的天文学数据成为一个数学模型并运用机械齿轮系统加以融合体现,这一壮举足以证明古代学者和工程师惊人的理论能力。计算机的定义就是能够生成与录入不同的新数据,因此安提凯希拉装置的确是人类所知的第一台机械计算机。安提凯希拉装置与中世纪欧洲大城市创造出的天文仪相比,不仅规模不可同日而语,而且它的诞生也整整提前了一千年。

    HUBLOT 宇舶表重返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

    宇舶表安提凯希拉腕表

    第一枚以考古发现为灵感的腕表

    2008年,科学杂志《自然》对安提凯希拉装置碎片断层扫描分析结果的报道激发了那些不走寻常路的制表大师们空前的想象力。

    宇舶表制造与研发总监马蒂亚斯·布特一直希望能够向这台全球首个机械杰作所代表的历史宝藏致敬。科学分析揭示出的安提凯希拉装置的一切尖端科技与微缩工艺,如今都将完美跃然手腕之上。这同样也是对制表艺术致敬,为这台“天文计算机”增添全新维度——赋予这台本就是计时器的机械精确计量时间的能力。

    制表研发部门在钟表史上首次以这样的方式从古代文明的“文物级”机械中直接汲取灵感。

    这也是史上第一次,制表团队与囊括国际一流考古学家、铭文学家和机械工程历史学家的科学家团队联手合作。

    制表师帮助考古学家更好地了解齿轮系统以核实一些机械方面的假设。科学家们则与制表师分享了古时便已失传的技术解决方案(尤其是非线性周期的圆形齿轮)。

    古代机械工程师们创造出如此高效的青铜齿轮系统,展现了他们超凡的技术能力。也为我们打开了全新的视野,看到哲学思想与技术进步之间、与机器在世界这一概念之中的地位之间是怎样的关系,进而引发我们的反思——我们与现代机械和“小工具”之间的关系又是如何。

    忠实再现古希腊装置的天文读数

    马蒂亚斯·布特的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把腕表机芯整合到安提凯希拉装置的微缩复刻品之中,同时尊重原机械结构,尤其是其双面显示的特性。团队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在仅几立方厘米的空间里复刻古代工程师们在数百立方厘米内装配的零件,确保其完美保存原机械的精髓,保证读数清晰和精准。

    宇舶表重现的机芯中部以传统方式显示小时和分钟。这款机芯在巴黎艺术与工艺博物馆(the Museum of Arts and Crafts in Paris)作为“安提凯希拉,源于时间深处的神秘机器”展览的一部分首次展出。这款腕表机芯采用了传统陀飞轮来进行调校,它的陀飞轮架位于6点钟位置,一分钟正好走完一圈。

    安提凯希拉装置上多个广为人知的读数,不论正面还是背面,在这个现代复刻品上都得到了忠实体现。机芯正面显示多种历法:泛希腊运动会(Panhellenic Games)日程表(并且列出了举办运动会的城市),埃及历(12个月,每个月30天,包括闰日),太阳在黄道带星群中的位置,月相(以华丽的指针和窗口指示出了月亮在恒星月内黄道带中的位置)以及恒星年。腕表机芯的背面显示了卡里皮克周期、默冬周期、沙罗周期和轮转周期。

    现代微型机械向古代机械工程师致敬

    这是计时器史上首次对这些代表古代伟大遗产的天文周期进行机械上的研究、复制和展示。为了制造出这些齿轮,宇舶表团队开发出极具创新性的非圆形伸缩指针概念,能够指向不同直径的扫描盘。

    2012年巴塞尔钟表展上,宇舶表展出了搭载这款理念源自古希腊天文装置的宇舶 “安提凯希拉”腕表。这不仅是一枚腕表,更是制表行业向古代世界的献礼。宇舶表采用微缩技术制造出一个类似装置,以放入仅相当于腕表大小的机芯之内,并为其添加新的时间维度——时针、分针,陀飞轮擒纵装置和多达5天的动力储存。带有同样十字装饰的双表冠设计令人们想起安提凯希拉装置的原型。6点位置的表冠用于上链和设置时间,12点位置的表冠则用来校正装置的天文指数(通过月相定位太阳的位置)。由于显示的数据非常复杂,双表冠都有专门的设计以确保初始设置无法更改。微喷砂钛质表壳将这款非凡的机械腕表很好地保护起来。表壳经过多面抛光,使其与蓝宝石水晶镜面相得益彰,专门设计的天然橡胶表带完美展现其独一无二的尊贵和卓越。

    宇舶表仅生产了四枚同款腕表,每一枚都堪称原始机械装置的精准微缩复刻品:第一枚在巴黎工艺博物馆展出,第二枚在雅典国家博物馆展出,第三枚被HUBLOT宇舶表收藏,作为工程师和制表技师们的卓越技艺和精巧工艺的纪念,第四枚则将在2014年的一场独一无二的拍卖会上进行出售。

    在2013年巴塞尔钟表展,宇舶表又隆重推出“安提凯希拉·日月”腕表,高度精确指征太阳和月亮的位置,限量20枚。这款腕表包含295个零部件和7个复杂装置(此前在雅典博物馆展出的宇舶表产品拥有495个零部件和14个功能),它主要指示太阳和月亮,所有显示位于表盘一侧。安提凯希拉·日月腕表包括一套太阳历和一套月历,同时也显示太阳和月亮所处的恒星位置。这就意味着,佩戴者不仅能够通过这款腕表读取时间(小时和分钟),而且能够极为精确地知道某一天的月相、具体到月亮在天空中的形状、月亮背后的星座名称以及月亮要通过某个星座所需要的时间。在同一天,这款腕表也能够显示出位于太阳背后的星座,并指明太阳通过某个星座所需的时间。这款腕表包含一个飞行陀飞轮(无滚珠轴承),每分钟旋转一周以指示秒,小时和分钟则由位于表盘一侧机芯中央的传统指针来显示。频率是每小时21600次振动(3赫兹)。动力储存为120小时。

    1 2

      文章关键词HUBLOT宇舶表腕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