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新品发布 >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图)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Neeu优网发布时间:2014-10-20关注度:
    文章导读
    此款Hommage系列的崭新经典之作将传统Guilloché镌刻饰纹的艺术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体现出传统与现代工艺的大胆结合。罗杰·杜彼先生于1995年创立了最早的Hommage表款,藉以向制表界的前辈和广泛意义下的钟表传统表达敬意与赞扬。在设计此款超卓出众的Hommage Double Flying Tourbillon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之时,Gregory Bruttin先生与其领导的研发部门便决定采用一个极为简约的造型来包装机芯,以期更接近Hommage系列的传统精髓,亦因此为当代美学腾出了更大的演绎空间。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 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
      展现历史悠久的装饰技艺化身为人赞叹的现代诠释

    由452个手工精修零件组成、具有50小时动力储存能力的崭新RD100机芯在在多次研发讨论之后诞生了,其制作耗时1,200小时——其中360小时致力于达到日内瓦印记的认证标准,并且接受了整整6个星期的检测。如此完备的机械创作必然得搭配超卓的外观以达到相得益彰的效果。全新的Hommage Double Flying Tourbillon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便是这个完美作品的化身,它以引人入胜的外貌展现出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对其时计作品内在与外在美感同样赋予极高关注的事实。纤长的表耳、下沉的表圈、大型的罗马数字、 具有凹槽的表冠和独特的折迭式表扣,此款腕表不仅带着Hommage系列惯常的造型特征,同时也被赋予了一系列雅致的新元素。

    魅力非凡的构图与精致繁复的细节

    产品设计部门副总监Lionel Favre先生指出,此腕表的特别细节包括表耳的微微倾斜、表壳侧面的缎面拉丝处理,以及为确保完美佩戴而加大的表耳间宽度,这些细节的结合从人体工学角度提高了视觉与触觉的舒适性。此腕表 虽然具有较大的尺寸却仍然保有细致高雅的造型,维持着古典血统,焕发出迷人的气质。抛光与缎面拉丝交替的表面处理伴随着已然成为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品牌特征的阳光饰纹,再加上如镀铑机芯与玫瑰金表壳之间所产生的对比作用,一起塑造出魅力非凡的构图效果。这款新推出的Hommage Double Flying Tourbillon双飞行陀飞轮腕表最为人震撼、能在瞬间成为人们视觉焦点的 部分,无疑是腕表正面充满创意的Guilloché镌刻饰纹。这个错综复杂的装饰技艺塑造出一种精确细致的独特太阳纹效果,其吸引力令人难以抗拒。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Gregory Bruttin先生,制表研发部总监

    Guilloché镌刻饰纹艺术Guilloché镌刻饰纹艺术源自16世纪,其重点在于「以雕刻、蚀刻和交错的线条来装饰对象」。在18世纪末时(1786年),此艺术被用于面盘与表壳的装饰,这些在贵金属上刻画出的切口绽放着细致的光芒,产生了无与伦比的装饰效果。在19世纪时,此技术受欢迎的程度猛然大增。在21世纪的制表领域里,Guilloché镌刻饰纹仍然是一件作品注重细节的明确象征,并且能够创造出相当吸引人的视觉效果,藉以突显腕表的个性。享有崇高声誉的手工Guilloché镌刻饰纹技术惯于采用由工匠徒手操作、能够镌刻直线或玫瑰纹的古老机器。 这些单纯的协助性工具在工匠的纯熟技巧、丰富经验与艺术直觉的引导下造就出细致超卓的作品。如此创造出的 精美图纹有赖工匠的艺术天赋与敏捷技巧,因为这些竭力之作的成功与否取决于诸多人为因素,包括镌刻的速度、 压力和精确定位。构成图纹的线条仅仅具有几个百分之一毫米(0.05毫米到0.1毫米)的深度,我们不难想象要完成一件引人入胜的作品, 需要何等细如毫发的精准度。这个事实阐明了:雕刻工匠手下的两件Guilloché镌刻饰纹永远不会完全相同;继而也证实了:每一枚具有手工Guilloché镌刻饰纹面盘的腕表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作品。

    传统装饰图纹的崭新诠释

    在Hommage Double Flying Tourbillon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的创作过程中,新型机芯为设计所提供的广大发挥空间促成了制表师在机芯主夹板上直接进行装饰的创新决定,完全符合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制表厂竭力追求突破既有界限的不懈精神。传统Guilloché镌刻饰纹技术向来惯以采用湿滑石粉来产生「乳化」效果,以塑造碎末状表面而非抛光表面。这其实 是用来遮掩细微瑕疵的方法,因为工匠总不可避免地会在沟槽方向留下微小的划痕。依照Gregory Bruttin的解释, 当他们在思索采取其它可能方法的同时,也考虑尽量与制表厂具有的传统技术相呼应。由于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制作透视面盘或镂空面盘的特色在于采用结构严谨而有活力的直线,而非复杂的曲线,他们便也希望以如此 绝然现代的手法来呈现这个传统技艺。每当Roger Dubuis罗杰杜彼研发部门决定进行一项看似大胆的冒险试验 之时,最后经常出现这样出奇的结果:他们选择了仅仅跳过这个「乳化」步骤,使光线能够以特别的方式反射于 Guilloché饰纹的不同面上,因而强化了饰纹的戏剧性视觉效果。后来决定增加的一个小夹板为表面带来更丰富的美学元素,但也增加了新的困难度,包括必须确保在不同夹板上 的图纹彼此连接顺畅。以手工为两块夹板个别进行Guilloché镌刻,意味着只要其中一块出现难看的划痕,则可能 必须同时放弃两块夹板。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传统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工艺获得罗杰杜彼的重新诠释

    在此表款上进行Guilloché镌刻的独特之处也在于其不可思议的饰纹深度,工匠必须以纯熟手工将车刀在每个刻痕或沟槽上划过四次,而不是一般的一次或两次!每条刻槽的尺寸必须非常细心掌握,以达到全面的协调,而如此呈现的三维效果着实让人感到震撼。以传统手法在机芯夹板上完成的细致Guilloché镌刻饰纹与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双飞行陀飞轮的机械美感产生一种对比的美学效果,让人深深着迷。这个透过极致精确的刻槽而呈现光影效果的饰纹图案,也呼应着Roger Dubuis罗杰杜彼的另一个美学特征:放射状罗马数字所象征的向中心汇集的线条。整项工作的实现必须同时具有敏锐的审美能力和灵巧熟练的手工技艺,这正是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坚持不懈的原则,在这款让人惊叹的腕表上呈现了绝佳效果。然而,总括来说最为重要的或许是:此项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技术的应用确保了每一枚时计的绝然独特性, 因为这些手工绘制的刻纹图案永远不可能一模一样。这些腕表的佩戴者能够确信自己所拥有的是独一无二的作品。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

    杰出的无面盘设计

    此表款的时刻罗马数字直接镶贴于机芯夹板上实属独特做法。关于这一点,Gregory Bruttin分享了一个在研发过程中发生的小故事,使我们更加理解Roger Dubuis罗杰杜彼面对其时计每个部分的制作所抱持的一贯态度。在决定如何将数字固定于机芯夹板时,研发团队很确定的是:绝对不能采用一般标准做法来处理,否则会造成摩擦而可能导致让人难以接受的划痕。团队最后决定以机芯制作的技术来处理这些表面元素,而其结果确实相当令人满意。就Roger Dubuis罗杰杜彼所有时计都必须符合日内瓦印记严格标准的角度来说,这类选择确实是相当重要的。此外,这款最新明星时计还具有三维设计效果,这个明显体现在Excalibur Quatuor系列表款上的特征很快地成为整个品牌的特色之一。抬高的面盘边缘、突出的镶贴元素以及中央微微下陷等处理,一起为腕表正面创造出了多层次效果,因而强化了其视觉吸引力。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展现于崭新RD100机芯上的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工艺

    灵魂巨匠的认可

    总体来说,Hommage Double Flying Tourbillon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完美地展现出 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在机芯技术层面精益求精的工作方式。制表厂透过对传统技艺的专研,得以从中汲取创作 灵感而无需向外寻求创意,它仅仅需要坚持自己的步伐,在尊崇传统的同时也对其赋予适当的诠释,使其与所处 的时代产生紧密的关联。作为制表厂的创始人和「灵魂巨匠」,罗杰.杜彼先生持续不断地在其中扮演精神感召与鼓舞人心的角色, 并与研发部门总监Gregory Bruttin以及部门其他组员们保持固定的交流,此款崭新的Hommage Double Flying Tourbillon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便是最佳例证。Roger Dubuis罗杰杜彼曾经在 其创始人的倡导支持下采用过此项Guilloché手工镌刻技术,如今再度应用此技艺的团队便极其渴望获得他的认可。

    当向来以严苛要求和高度审美能力闻名的「大师」称赞某件事情「完美」之时,其作者可以确信自己在这个备受关 注的理想目标上确实最大程度地达到了卓越境界。表背的蓝宝石水晶玻璃盖上以金属镌刻的罗杰.杜彼先生签名, 正象征着他对此腕表的至高赞赏与认可。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Hommage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表背的罗杰·杜彼先生签名

    同一主题下的变奏曲

    Hommage Double Flying Tourbillon双飞行陀飞轮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腕表备有四种不同表款,个别流露出鲜明的个性,完全符合如此一个展现独家创作、卓越质量与专业技艺的全新表现。 此腕表的白金表款搭配着碳灰色镶贴罗马数字、碳灰色外环圈以及其上的白色转印分钟刻度与白金镶贴5分钟刻度,并且配备高雅的黑色纯正鳄鱼皮表带,整体散发出庄重简约的高雅气质。璀璨耀眼的玫瑰金表款是只发行28枚的专门店限量版,其表圈装饰着封闭式镶嵌的长方形切割钻石,这些钻石完 全按照制表所需规格而进行切割;表壳、表耳以及黑色鳄鱼皮表带上的玫瑰金可调节折迭式表扣也同样镶嵌了长方形切割钻石。无钻石镶嵌的玫瑰金表款呈现出亮丽的风采,其表壳与时刻数字采用了相同的颜色与材料——5N玫瑰金,然而前 者表面以抛光处理,后者则采用缎面拉丝,如此它们便透过不同的光影作用而产生细微差异,进而达到同色搭配 的优雅效果。此表款配有温暖的深褐色鳄鱼皮表带,与腕表主体相得益彰。上述三款腕表皆搭载着镀铑机芯,Roger Dubuis罗杰杜彼制表厂全面追求完美的精神延伸贯彻到腕表背面,原先呈垂直排列的日内瓦波纹(Côtes de Genève)被改换成圆形的日内瓦波纹,以细致微妙的方式与正面的 Guilloché镌刻饰纹产生呼应,确保整体美观上的流畅与和谐。

    最后闪耀登场的一款玫瑰金表款是只发行88枚的专门店限量版,其机芯(RD102)也采用玫瑰金材质,不仅彰 显了机芯本身的至高价值,也与表壳达成完美的和谐。其碳灰色镶贴罗马数字则与纯正鳄鱼皮表带的深暗色调相称。此款独家限量表款的整个表壳——包括表圈、表环和覆盖着蓝宝石水晶玻璃的表背——甚至机芯背面, 全部具有与正面完全相同的Guilloché手工镌刻饰纹Guilloché镌刻饰纹饰纹。这个令人惊奇赞叹的成果,藉由 Guilloché镌刻太阳纹的连续性来创造不凡的视觉效果,让这些闪耀的光芒从机芯的的正面延展到表壳再到表背, 继而到机芯的背面和周围。即使在平坦的板面上镌刻Guilloché镌刻饰纹都具有相当高的困难度,而这项工作在弧型的表壳以及凸起的表圈上 进行便更显艰巨。这个天衣无缝的装饰图纹搭配着表壳与机芯的相同贵重金属,为腕表创造出震撼人心的效果, 其机芯无论从任何角度观赏都极为美丽。

    罗杰杜彼全新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Hommage 双飞行陀飞轮玫瑰金手工Guilloché镌刻饰纹腕表,搭载RD102机芯

      文章关键词罗杰杜彼陀飞轮腕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