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人物关注 > 珠宝鉴定专业毕业生郑策冷看收藏热 也曾赌石输的彻底(图)

珠宝鉴定专业毕业生郑策冷看收藏热 也曾赌石输的彻底(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北京晚报发布时间:2014-09-23关注度:
    文章导读
      2014年9月23日,凭着单纯的兴趣一头扎进珠宝鉴定的时候专业学习的郑策,没想到一毕业就赶上了收藏热。各种宝石和收藏品的升温让他所在的行业显得既新鲜又神秘,更多学生也开始关注这个过去的“冷门专业”。但他却觉得,选择学“珠宝鉴定”,除了最重要的“喜欢”,更需要耐心、认真和努力。

      2014年9月23日,凭着单纯的兴趣一头扎进珠宝鉴定的时候专业学习的郑策,没想到一毕业就赶上了收藏热。各种宝石和收藏品的升温让他所在的行业显得既新鲜又神秘,更多学生也开始关注这个过去的“冷门专业”。但他却觉得,选择学“珠宝鉴定”,除了最重要的“喜欢”,更需要耐心、认真和努力。

    1

      姓名:郑策;毕业时间:2014年;毕业学校:北京城市学院;所学专业:珠宝首饰工艺及鉴定;就职单位:北京市首饰质量监督检验站

      大学选专业 兴趣第一位

      郑策说,珠宝鉴定这个专业是爸爸拍板儿定下来的。“我爸爸在部队工作,接触过很多职业,建筑、会计什么的都干过,所以选专业他最有发言权。当时拿着高校招生专业的大厚本,一家人对五花八门的专业讨论。我爸否定了好多专业,金融、土木工程、会计,他都说‘没意思’。他觉得选专业很可能就是选了要干一辈子的工作,所以一定要选个‘有趣’的。最后,看到北京城市学院的‘珠宝首饰工艺及鉴定’专业时,我爸说,这个有意思,报这个吧。于是我成了珠宝鉴定专业的学生。”

      郑策之所以听话地选择了爸爸挑选的专业,是因为自己此前也对珠宝有些了解,并且觉得很喜欢。“我有个拐着弯儿的亲戚是做翡翠生意的,我曾经到他的店里去过,当时就觉得那些翡翠太漂亮了!晶莹剔透、颜色艳丽。我想,如果以后我从事跟这样的珠宝有关的行业,应该挺有意思的,不会觉得枯燥。”

      实践出真知 “打眼”长学问

      结晶学,矿物学,哪些是合成宝石,如何鉴定翡翠ABC货……课堂上学的专业知识,郑策跃跃欲试,总想自己实践。于是各种长短假期到全国各地去逛珠宝市场成了他最喜欢的旅行方式。“最开始总是忍不住出手,太贵的不敢买,各种宝石的原石还是尝试了几次,当然少不了‘打眼’的经历。”郑策笑着说,学问都是以“吃亏”为代价的。

      “有一次老师在课上给大家讲了翡翠赌石,听完之后我总想自己试一把。后来我去看长沙珠宝展,看到了卖翡翠原石的摊位,于是忍不住也‘赌’了一回。我花了将近一千块钱买了一块大约十斤重的原石,千里迢迢背回了北京。挑石头的时候只是凭‘眼缘’,整块石头是‘蒙头料’,实在没有可以判断的参考指标。

      回家之后我兴冲冲地买了一台小‘吊机’自己开石头,满心希望自己能‘赌赢’。那块石头还真是翡翠,特别坚硬,我用小吊机磨了好几天才把表皮基本剥完。但是越剥心里越凉,石头基本没有飘绿,最要命的是石头上有很多大绺裂,原石一有裂基本就废了,做不了东西,那块石头彻底赌输了。”

      之后郑策不敢再贸然“一掷千金”了,但常在河边走,还是免不了“湿鞋”。一次他到盛产水晶的江苏东海去逛珠宝市场,忽然发现一个摊位在卖琥珀原石。一问价钱不算贵,70多块钱能买一兜子。于是郑策蹲在地上挑了起来。“上课的时候老师教过,鉴定琥珀可以用火烧一下,闻闻是否有松脂香味。因为一般会用塑料冒充琥珀,塑料用火一烧就能辨别出来。”郑策用打火机烧了一下,果然闻到了浓郁的松脂味儿,他觉得这个错不了了,于是掏钱买了一袋。

      回到北京后,他想用琥珀原石DIY一些饰品,于是拿砂纸打磨,可是磨着磨着就发现情况不对。“掉下来的粉末大家张口就判断‘真的’、‘假的’。粘,都粘在手上,我当时就觉得,又上当了!”后来郑策明白了,那兜子“原石”其实是用松香做的,所以用火烧也有松脂的香味,松香跟琥珀可是天壤之别。“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轻易买东西了,我觉得在珠宝这行,还是得多看少买。”

      收藏热”升温 别听讲故事

      郑策说,虽然有时候免不了“打眼”,但课堂上学的专业知识对他的实战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必须感谢博学的老师们耐心的教导,用他们教的方法,我在上大学期间买到了不少称心如意的东西。比如一串送给妈妈的碧玺项链,6毫米直径的珠子,总价只花了800多元,这个价钱现在再翻一番也难找这种品相的项链了。”

      郑策经常去逛潘家园市场,有一次他在一个不起眼的摊位上看到一个糯冰种的俏雕挂坠,随形雕了一只站在树枝上的小鸟,非常可爱,他跟老板几番砍价,原价3000多元的挂坠,他花2200元拿下,如今那是妈妈最喜欢的礼物。

      “现在这样的价钱再也看不到了,我只后悔前几年没多买一些。”郑策说,这两年收藏市场急剧升温,很多宝石的价格翻着跟头上涨。“我上大二的时候买过一串石榴石的项链,当时只要20元钱,现在价格已经涨了好几倍了。当年青金石、战国红根本就没人买,现在居然都按克卖了。”

      面对成长迅速的收藏市场,郑策忍不住提醒大家:收藏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想收藏首先自己要了解相关知识,不然真是等着被骗。老师曾给我们讲过这样一个例子:一位客户拿着一只和田碧玉的镯子到珠宝鉴定机构去鉴定,说是花了12万元买的,问是不是值这么多钱。但其实和田碧玉并不值钱,那只镯子价值也就几百块钱。珠宝鉴定机构表示,他们只负责鉴定真伪,不负责估价,所以没有揭露这个残酷的事实。那位买家怎么会花12万买一只价值几百元的镯子?一定是那个卖镯子的人特别会‘讲故事’。”

      郑策说,买珠宝一定不要听卖家“讲故事”,他在上学期间逛市场就遇到不少会“讲故事”的卖家。“有一次老师带着我们去小营的黄金珠宝市场‘实地学习’,走着走着大家就走散了。在一个摊位,卖家拿出一颗红柱石给我‘讲故事’,说这是特别稀有的一种宝石,他辗转费了很大周折才买到,看到我感兴趣,他开出了一个很高的价钱。当时我有点犹豫,最终没掏钱。后来我才知道红柱石其实并不名贵,而且也很容易找,网上就能买到,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冲动消费。但另一个同学就没这么好运了,他听别人‘讲故事’信以为真,花400多买了两颗耳钉大小的无色蓝宝石,那两颗小宝石实际只值几十块钱。”

      真假一线间 鉴定不轻松

      “开始学珠宝鉴定的时候,什么都敢说,老师拿出一堆样品,大家张口就判断‘真的’、‘假的’。但是随着学的知识越来越多,看的东西越来越多,‘真’、‘假’两个字再也不敢轻易说出口了,这个行业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我曾经见过一串价值十多万的黑珍珠项链,第一眼看真觉得是假的,颗颗圆润,泛着漂亮的孔雀绿光泽,你会觉得天然的东西不可能这么完美;我也曾经见过逼真的假钻石,据说是用一颗小的真钻作为原胚‘养殖’出来的,连化学成分和硬度都跟真钻石一样,外观也是一样的光彩夺目,不借助仪器根本分辨不出来。所以说,做珠宝鉴定,必须眼力过硬、知识过硬,还得不浮躁,不受外界影响。”

      今年夏天,郑策终于完成学业毕业了。同班的同学们有的去了时尚杂志社,有的去做珠宝设计,有的进了典当行,郑策还是想做本专业——珠宝鉴定。“从业两年之后才有资格考国家注册珠宝质检师,这个考试通过率很低,但我还是要努力争取。”

      工作之后郑策体会到,珠宝鉴定行业并不全是“流光溢彩”,背后还有许多艰苦的基础工作,比如当有大批首饰送检时,需要把检测称重完的首饰逐个装袋,一天要装几千个袋子;再比如收送检物品时要“数件”,需要一口气数上千个,一个数都不能错。即使是最核心的鉴定工作,也并不轻松,鉴定师一年要鉴定三四十万件珠宝,平均一天要看七八百件。

      “我觉得如果想学珠宝鉴定,除了‘喜欢’之外,还需要耐心和努力,当然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就更好了,还可以多实践。”郑策笑着说,自己已经从感性的“喜欢”升级为理性的“热爱”,会在这一行踏实地做下去。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