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人物关注 > 【生活家】李曙韵 浅话东瀛茶陶(图)

【生活家】李曙韵 浅话东瀛茶陶(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美好家园网发布时间:2014-09-15关注度:
    文章导读
    生命中,可以为心灵找到一处安定的角落,这已足够。茶与陶即是李曙韵心中的静湾与净土。作为一位潜心于文化内质的茶人,多年来她行走于中...

      生命中,可以为心灵找到一处安定的角落,这已足够。茶与陶即是李曙韵心中的静湾与净土。作为一位潜心于文化内质的茶人,多年来她行走于中国与日本之间,茶、陶早已是伴其左右的良师益友。其中,日本陶艺更是给予了她无限的生活启示。在北京茶家十职的偏厅中,你能看到李曙韵从东瀛之国带回的陶器佳物,也能感受到那些造物者身上的创作精神。

    \

      茶人李曙韵与陶艺的渊源颇深。成长于新加坡的她,在高中时便在陶坊中学习、兼工。到了大学,身处台湾的她经常游走于各个窑址之间,去观窑、淘物、研习、聆听 20世纪90年代,李曙韵开始关注日本陶艺,通过走访窑址、新兴艺廊,结识日本陶艺师、茶人等,她发现当代日本陶艺的风格已不仅仅局限于传统,而是渐渐从经典的日系陶艺根脉中抽出了新芽。这份新鲜令李曙韵感到惊喜,她将日本陶艺作品带回自己的茶室,让大家有机会去一探日本陶艺历史、现状,并反观其与中国大陆、台湾陶艺的差异。

    \

      虔诚的生活之陶

      接触日本陶艺愈多,李曙韵愈是发现“矫饰”二字很少会出现在那些陶艺作品中,这一点与中国大陆、台湾的状况不同。李曙韵说:“中国当代制瓷者多,制陶者少。本来就稀有的陶艺作品,多被当作艺术品来创作,也很少能跳脱出古风,与当下的生活并不相宜。我们可以推想一下,在古代,大多数陶器都是人们的生活常物,是很接地气的物品。但现代高压的社会环境,会让许多人一味地追求陶艺的仿古效果和经济价值,忽视了陶器最重要的本质。而当我接触到日本陶艺,它一下子就打动了我的心。

    \

      日本陶艺贴近生活、贴近情感,呈现出一种轻松的状态,它将‘物’的概念还原,真实自然。”在李曙韵看来,人与生活、生活与陶器、陶器与制陶者之间,应是知己知彼的。她发现日本制陶者正是这样,他们十分注重生活方式,几乎都善茶道、通花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日本的茶陶会如此实用、适用、亲近人之本性。初到日本,李曙韵结识了 “季の云” 艺廊的中村先生,中村先生与当地的许多陶艺家都有往来,在他的引荐下,一件件日本陶器、一位位日本陶人相继走进了李曙韵的视野。“当时令我感触最深的,是那些陶艺家的状态。比如安藤雅信,他既是一位陶艺家,也是一位茶人,在他的百草艺廊中,你能感受到他汲取多重文化,放眼国际视野的融会贯通,也能寻到他秉承传统,潜心陶艺的一丝不苟。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国度中,日本陶艺家或许没有宽大的工作室、没有众多助手,但他们对待陶艺和生活的态度,确是极为虔诚的。”

    \

      与茗相知的茶陶

      身为茶人,李曙韵深谙茶道,也明晰日本茶饮陶器的特点。从历史的角度上讲,与中国明朝并行的日本室町时代,是日本茶陶形态的分水岭。在此之前,日本茶界一直崇尚“唐物”,也就是源于中国的陶瓷。室町时代的到来,让日本的茶文化逐渐脱离了中国之影。在当时,朝野内外均倡导“和汉兼带”,不再以“唐”之态为标尺,以致催生出日本独有的和风茶文化。室町时代著名的茶人千利休,就曾把属于朝韩地域的民间食器陶碗转化为精致的日式茶碗,并用独到的审美眼光为那个时代呈现了无数茶陶佳品;同时,在千利休的发掘培养下,出自千家十职的乐烧先辈长次郎,也为日本茶陶史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 2

      文章关键词日式制陶文化陶艺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