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饰界百科 >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图)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间领域发布时间:2014-07-08关注度:
    文章导读
    在拿破仑·波拿巴所有家庭成员中,卡洛琳娜·缪拉(1782-1839),堪称宝玑最忠实的顾客。缪拉是拿破仑一世最小的妹妹,1805年年仅23岁的她购买了首枚宝玑时计,此后便成为宝玑的忠实拥趸,她向宝玑购买的钟表总计不下34件。1800年,她与后来成为领事守卫指挥官的若阿尚·缪拉(Joachim Murat)结婚。1808年至1815年他俩成为那不勒斯国王和王后。在她统治那不勒斯的动荡时期,卡洛琳娜·缪拉鼓励艺术、监督王宫装修,并对庞培(Pompeii)和赫库兰尼姆(Herculaneum)的考古挖掘产生了浓厚兴趣,她激励当地制造业发展,还将那不勒斯引荐给安格尔(Ingres)等法国著名画家,巴黎时装界、舞台剧场以及制表业的能工巧匠。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

      在拿破仑·波拿巴所有家庭成员中,卡洛琳娜·缪拉(1782-1839),堪称宝玑最忠实的顾客。缪拉是拿破仑一世最小的妹妹,1805年年仅23岁的她购买了首枚宝玑时计,此后便成为宝玑的忠实拥趸,她向宝玑购买的钟表总计不下34件。1800年,她与后来成为领事守卫指挥官的若阿尚·缪拉(Joachim Murat)结婚。1808年至1815年他俩成为那不勒斯国王和王后。在她统治那不勒斯的动荡时期,卡洛琳娜·缪拉鼓励艺术、监督王宫装修,并对庞培(Pompeii)和赫库兰尼姆(Herculaneum)的考古挖掘产生了浓厚兴趣,她激励当地制造业发展,还将那不勒斯引荐给安格尔(Ingres)等法国著名画家,巴黎时装界、舞台剧场以及制表业的能工巧匠。

      卡洛琳娜非常钟爱高级钟表,尤其是巴黎钟表堤岸(Quai de L’Horloge)宝玑工坊所制作出的杰作。这是整个波拿巴家族的共同特征,因为宝玑在拿破仑时期的档案资料几乎记录了当时整个拿破仑家族其中包括1798年远征埃及前拥有三枚宝玑时计的拿破仑·波拿巴,1797年他的皇后约瑟芬(Joséphine),1811年玛丽·路易莎(Marie-Louise,拿破仑第二任妻子),那不勒斯及之后的西班牙国王约瑟夫(Joseph,拿破仑的大哥),荷兰国王路易斯(Louis,拿破仑的四弟),卡尼诺亲王吕西安(Lucien,拿破仑的三弟),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热罗姆(Jérôme,拿破仑的幼弟),宝琳(Pauline,拿破仑的二妹)与其丈夫亲王贝佳斯(Borghese),托斯卡那大公埃莉萨(Elisa,拿破仑的大妹)……以及他们的亲属和高层政要们,不胜枚数。这些皇室成员对宝玑时计的钟爱也保证了宝玑能够不断投入资金研发新的制表技术和时计产品。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

      通过查询和研究那段历史时期的宝玑档案(自1775年宝玑品牌创立以来,宝玑存留了完整的品牌档案,包括完整的宝玑实际产品生产、销售及维修记录,目前这些极其珍贵的历史记录完好的保存在法国巴黎旺多姆广场的宝玑博物馆内),我们惊奇的发现一份极其特别的时计订单,这份订单正是来自宝玑的忠实主顾——卡洛琳娜·缪拉,订单的记录时间为1810年6月8日,而订单的内容是一枚“椭圆形手镯报时腕表”!在19世纪初已经出现了腕表?这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一般认为1880年左右专为女士而设计的腕表才首次亮相,之后不久即1910年左右才诞生了男士腕表,然而宝玑档案中的发现却把腕表的历史提前了半个多世纪!

      让我们前往巴黎旺多姆广场的宝玑保存的宝玑档案馆继续追寻历史的足迹。在保留完整的宝玑客户委托登记薄中,记录着未能在推荐时计中找到心仪之选的客户所委托的特殊时计订单,这本迷人书籍记录了亚伯拉罕-路易·宝玑同意为客户所打造的各式各样稀奇复杂的物件,而客户名单中不乏当时众多位高权重和名声显赫的人士。在委托登记薄的29页,我们可以看到1810年6月8号那不勒斯王后卡洛琳娜·缪拉委托的一个不寻常的时计订单:“一枚可以佩戴于手腕的椭圆形手镯报时腕表,我们应为这款手镯腕表收取5000法郎。” 这份委托登记簿还详细记录了该款腕表的制造过程:在那不勒斯王后下单后的两个月,即1810年8月11日宝玑开始制作这枚特别时计,时计的编号为No. 2639。经过两年半时间的精心设计、制作和调试,这枚手镯腕表最终于1812年12月21日完成并交付给卡洛琳娜·缪拉。通过档案记录我们可以知道这是一款报时腕表,而且是当时宝玑时计中最常见的一刻钟报时腕表,采用了比较罕见长椭圆设计,同时制造记录显示这款腕表更具有一个杠杆式擒纵装置和温度计。参与此腕表制作的17名人员全都有名字记载,经过34道独立工序完成。在制作过程中,宝玑应王后的要求将该枚腕表雕花金质表盘又更换为雕花银质表盘。记录还显示该腕表表盘上镶嵌了阿拉伯数字时标,这在当时的珐琅表盘上比较常见,但在金质或银质表盘上却极为罕见。当制作完成的腕表送到那不勒斯时,当时的那不勒斯国王若阿尚·缪拉缪拉正在俄国与拿破仑皇帝并肩作战,卡洛琳娜·缪拉接替了王位。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

    尽  管这枚手镯腕表的生产记录中没有任何草图说明其外部设计,但幸运的是,同样是在1849年的宝玑档案中,我们可以查找到这枚珍贵时计的维修记录。维修的登记时间为1849年3月8号,客户为伯爵夫人路易斯·缪拉(Louise Murat),她出生于1805年,是若阿尚·缪拉和卡洛琳娜·缪拉的第四个即最后一个孩子,1825年她嫁给了Giulio Rasponi伯爵。维修记录有着该腕表更为详细的描述:“超薄报时腕表No. 2639,银质表盘,阿拉伯数字时标,温度计,表盘上的快/慢指示,这款腕表安装在金线纺织的手镯上,简单的金钥匙,第二个手镯配有编织金红色皮表壳。要求维修。”可以想象当时的维修记录撰写者肯定对于这个罕见物件非常着迷,才写下了如此准确详细的记录。

      No. 2639腕表经过维修于1849年3月27日再次回到主人手上,维修费花了80法郎,维修记录写着:“我们抛光了枢轴,重置了温度计,让报时装置重新运作,翻修了表盘,清洁了每个零件,并调校了腕表。” 1855年这枚传奇腕表又再次返回宝玑维修,但这也是宝玑最后一次接触该腕表。此后,那不勒斯王后腕表就再无音讯,任何公开或私人收藏均未表示拥有此腕表。它是否至今还存世?是否有一天会重现我们眼前?这个历史的迷案也许只有留给时间来回答。

      尽管我们今日无法亲眼目睹那不勒斯王后腕表的迷人魅力,然而宝玑档案中有关这枚手镯腕表的详细记载及其背后的传奇故事依然令人心驰神往。亚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在1810年6月8日应那不勒斯王后之请为其设计和定制的那不勒斯王后腕表是目前已知的世界首枚腕表,我们感叹于宝玑大师的创新设计和精湛工艺的同时,也要向卡洛琳娜·缪拉致以崇高敬意,如果没有这位真正的时计爱好者以及她高尚的艺术品位,宝玑可能不会创造出这样一枚改写制表史的那不勒斯王后腕表。

      时光飞逝,但传奇依然在继续。宝玑于2002年推出了“那不勒斯王后系列(REINE DE NAPLES)”女式腕表,腕表设计灵感正是来自宝玑大师为那不勒斯王后卡洛琳娜·缪拉所创制的世界首枚腕表。该系列腕表采用鹅卵形的表壳,设计独特,曲线优美,搭配月相等复杂技功能,以时尚、优雅的形式表达现代女性的柔美与妩媚,散发着浓浓诗意。 “那不勒斯王后系列”女式腕表的推出不仅是为向宝玑大师和卡洛琳娜·缪拉致敬,同时也是宝玑对所有热爱美和时计的女性的由衷礼赞。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

      宝玑高级珠宝腕表系列 8999

      宝玑制作的时计中,那不勒斯王后(Reine de Naples)系列以其非凡诗意为人称颂。这无疑是因为该系列象征着生命起源的独特表壳造型,当然这同样是因为该系列是专为女性打造的时计杰作。在那不勒斯王后系列表款中,宝玑依靠精妙的艺术与机械技能展现出对于女性顾客们的崇高敬意。

      宝玑推出一款加精美优雅的那不勒斯女王系列表款,以充分彰显宝玑的艺术大师的珠宝造诣。表圈和表壳外缘镶嵌 131 颗方钻,而表盘和球形表耳均以密镶钻石装饰。表冠上亦饰有单颗水滴形切割钻石。

      宝玑深厚的机械专业技术同样获得了充分展现,因为该款腕表搭载了专为那不勒斯王后系列打造的机芯。除了指示小时和分钟,该款腕表另有一个辅助表盘可以显示白天和夜晚的时间,独具匠心。两个辅助表盘组成数字 8 的形状,这个数字在很多文化中均有特殊寓意,令人联想到这个符号同样象征着无穷无尽。青金石圆盘上还有一轮钛金属制成的明月,而摆轮的刻面边缘反射着璀璨的光芒,象征太阳的运行轨迹。这种“阳光”会根据摆轮一天之中在阿拉伯数字时符环中的运动轨迹发生不同的变化,直至日落之后潜入支撑这一显示装置的钢制板桥下方。圆盘上饰有珍珠母贝,代表云朵和闪亮的繁星。

      为了确保时间得到清晰显示,小时和分钟表盘均采用珍珠母贝刻度环并刻有罗马数字,而镶嵌珍珠母贝的阿拉伯数字,则用于表示日夜显示的小时刻度。最后所有这一切都需要装入那不勒斯王后系列独具品味的精致表壳之中。宝玑融合时计与珠宝的艺术特点,打造出一款优秀的时计杰作以及一件闪耀着万千火彩的高级首饰。为女性带来了一款独特而富有诗意的精美腕表。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

      宝玑那不勒斯王后系列高级定制生肖马表

      独特的那不勒斯王后贝壳浮雕系列(REINE DE NAPLES Cammea)腕表因其悠久的贝壳浮雕工艺传统而引以为傲。这项古老的工艺发源于Torre del Greco(希腊塔),一个坐落于那不勒斯地区的小镇。

      通过对雕刻材料采用高浮雕技法来突出对比色的层次感,使贝壳浮雕成为世界上最令人叫绝的工艺之一。这项原本被用于雕刻红玉或光玉等宝石的技法也同样被应用于贝壳雕刻的工艺中。极为细腻的雕刻图案是由技师凭借一支简单的钢针在贝壳的不同层面上刻划而成,其刻纹深度不足兩毫米。为了达到这一效果,技师需要对贝壳的色彩、层理、透视度、层次以及整体的透明效果进行仔细筛选及检验。

      宝玑制表公司对贝壳浮雕技艺尊崇备至,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58腕表上的贝壳浮雕表盘更是是一件真正的贝壳微雕艺术品。以偏心形式位处于6时位的时针与分针,似乎欲悄然引退,将舞台上所有的喝彩献于贝壳浮雕艺术。镶钻白金表壳为蓝宝石水晶下的精致浮雕提供了庇护。腕表的透明底盖透视着那经过手工镌刻并镶有天然贝母的金质摆陀。

    Breguet 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史上首枚腕表

      宝玑高级珠宝腕表系列Crazy Flower腕表

      卡洛琳王后不仅有着过人胆色,同样与她的挚友宝玑先生一样有着愿意不断开拓,不断创新的精神。宝玑高级珠宝的当代宝石镶嵌作品再一次展现其创新工艺,隆重推出Crazy Flower,集钻石的纯美与Mobile 镶嵌的精湛技艺于一身。该系列设计灵感源于凡尔赛府邸中、呈几何布局的法式园林建筑,及拥有浪漫景致英式园林的风格相一致,展现出了令人过目不忘的雍容线条。内含一枚586 自动上链机械机芯,其表壳拥有不对称方形钻石布列,以最小颗粒镶嵌从表壳中部一直延伸至表圈部位。这些灵动活泼的镶嵌令宝石群最大限度绽放璀璨光华,悠扬摇曳着与机芯相应和。116 颗方形钻石随之悠悠曼舞,来回荡漾令人不禁遐思起被轻风吹起微褶的花瓣儿,熠熠生辉,不愧为出自宝玑高级珠宝作坊里、能工巧匠之手的一件不凡之作。

      “活动式”钻石镶嵌工艺,将珠宝镶嵌技术推向全新领域。这种工艺让高级珠宝腕表在轻微的摆动时,有如一朵花瓣随风摇曳的钻石花。而其最新的镶满美钻的Crazy Flower,更是稀有罕见。每一次的轻盈摇晃都让表壳上193颗活动式镶嵌方钻随之起舞,仿佛腕间灵动摇曳的花瓣栩栩如生,令人翩然心动。

      本文标签宝玑Breguet腕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