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人物关注 > 陶立:到钟表王国取经,一刻不停歇(图)

陶立:到钟表王国取经,一刻不停歇(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晶报发布时间:2014-06-23关注度:
    文章导读
    陶立:依波精品(深圳)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借鉴瑞士钟表行业先进经验,努力推动国产钟表朝时尚艺术品转变。

    陶立:到钟表王国取经,一刻不停歇

      陶立 依波精品(深圳)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中国海淀集团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冠城钟表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深圳市帕玛精品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 瑞士精密时计公司总裁 深圳市钟表行业协会理事会会长 深圳市钟表行业协会名誉会长

    陶立:到钟表王国取经,一刻不停歇

    陶立:到钟表王国取经,一刻不停歇

    陶立:到钟表王国取经,一刻不停歇

      刚坐下来不久,陶立就瑞士公司将marketing和communication分开的这一分工细节,开始侃侃而谈,每一个英文单词都发音清晰,丰富的海外经历赋予了他这样的从容不迫。

      要说依波表是目前中国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钟表企业,一点也不为过。2013年,依波表母公司中国海淀集团以9090万美元收购瑞士高端钟表品牌昆仑,成为当时轰动国际钟表界的一大新闻。除昆仑外,瑞士名表豪度、绮年华等品牌都早已被收购至依波旗下。“白天处理国内的工作,下午3点以后开始着手瑞士的工作,虽然有点辛苦,但视野宽了很多。”在陶立看来,跨国合作是难得的学习机会,而这也成为当下深圳乃至中国钟表行业应重视和把握的发展契机。

      增长模式:要赚钱,更要产品价值

      “中国的钟表产业发展模式和中国的快速增长模式差不多,基本上走的是一条线——依靠大量生产来降低成本。”回顾过去30年发展历程,陶立表示,国内钟表行业从起步到成长,主要依靠薄利多销的增长模式,虽然高效、低价,但是质量欠缺。相比之下,钟表王国瑞士的增长模式却明显不同。“瑞士强调精工细作、自主创新,致力于品牌的增值,所以延续了几百年的历史直到现在仍在世界钟表产业中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在陶立看来,这两种不同的增长模式都可以叫做成功,“我们的模式很赚钱,并且发展起来了;他们也很赚钱,而且很有地位。我们走的是大众,他们走的是高端,我们是降低成本,他们是提升产品价值。”虽然都是成功的模式,但是哪一个可以走得更远更长久?陶立坚定地认为,降低成本、价格竞争的手法必然会遭遇瓶颈。成本上升已是当下普遍发展趋势,以前消费商品主要是图个便宜,但现在,人们更重视对产品价值的追求。“一个是用传统工业品制造的方式来做手表,另一个是按艺术品的方式去做手表,按艺术品的方式升值空间更大,传统工业品的生产方式,成本会把利润压得很低,并且没有品牌增值空间。”他表示,现在是尝试转变增长模式的好时机。

      精品战略:忽略细节你就输了

      “五年一规划”是依波表向来坚持的发展策略,为更好地进行增长模式的转变,依波表提出“精品战略”。陶立不急着进入正题,而是不慌不忙地介绍起两个重要概念。首先是关于名牌,他以瑞士知名大众钟表品牌斯沃琪为例解释道,名牌未必都是高端品牌,中端甚至低端品牌都不乏名牌,因为每个品牌的定位和受众都不同;其次是精品,“精品和奢侈品完全不同,无论是什么档次的产品都可以做成精品,精品讲究的是做工精致”。他表示,在工厂用出厂价买手表,那是硬件成本价,买到的是一个工业品,但如果是一个时尚艺术品,标价里除了基本成本外,还有很多其他无形的价值,好比给人传递了一种愉悦的感受,也是一种成本。

      “精品战略浓缩成三个字就是‘做好表’。怎么样才能让人爱不释手、一见钟情,这是最重要的。”陶立认为,做表是一种态度,就好比做人一样,在他眼里,钟表是有生命、有感情、有脸面的。佩戴的手表可以和人形成一个整体,产生一种交流,变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且增光添彩,这样才叫做好表。说到细节,陶立拿来了一盒表盘,他拾起两个同为黑色的表盘框架,让记者寻找一下它们的不同之处。记者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陶立才揭开谜底:“这两种黑是不一样的,这个表盘是亮黑色,另一个是磨砂黑,亮黑色容易反光形成视线阻碍,并且折射出表盘的不平整,而磨砂黑能弥补它的不足。舍弃亮黑色,这也是我们经过反复讨论后才做出的决定。”陶立说道,每天他都要拿着放大镜去观察手表的重要零件,以确保每处细节的质量。

      产品设计:从尊重知识产权开始

      一块手表要能快速捕获消费者的芳心,款式设计是关键。“想要改变增长模式,改变传统工业品,首先要从设计开始。”陶立表示,设计是一种创新而不是模仿,尽管不少外国企业很羡慕中国品牌规模大、速度快的盈利模式,但依旧对国产品牌存有很深的成见。从1989年起,依波表开始参加巴塞尔钟表展,这对于一个钟表品牌来说既是一种荣耀,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但在展会上,陶立却有过一段尴尬的经历。“我记得早期去参展时,瑞士企业特别防范中国人,只要我们往瑞士企业的展馆里一站,多看几眼它们的产品,就会有人走过来对你说‘这个已经注册了’。这让人听起来特别不舒服,好像我们就是要去抄袭似的。”其实,这种成见也并非无中生有,在当时,国内不少企业为节省成本,照搬他人设计,略作修改就推出产品,这让国产品牌被贴上了“不尊重知识产权”的标签,直到现在,类似现象仍然存在。

      “我们要做的就是努力去改变这种低价、低质、不尊重知识产权的现状,消除世界对我们钟表行业的成见,让他们知道我们正在改进。”陶立表示,想做设计就要从尊重知识产权开始。2006年,依波表耗资上百万率先从法国达索公司购进PLM先进研发设计系统软件,产品设计、制造及维护工作都通过这个系统完成。“以前我们用的是各种各样的设计软件,谁会什么就用什么,一是不规范,二是容易出现盗版情况。既然公司想要做大,那么就得从设计工具入手,尊重知识产权。”陶立表示,当理念和工具都有了提升,才能真正开始着手设计。

      Q/A

      《晶报》×陶立

      Q=《晶报》 A=陶立

      Q: 谈谈你个人的时尚观点?

      A: 我觉得时尚首先应注重品位、质量和格调,这三点最重要。手表最能体现男士的时尚感。很多人不戴手表,但我觉得不戴表的人不见得没有手表,手表能代表一个人的品位和地位。再加上手腕是很重要的位置,所以手表是一个男人的时尚标志。

      Q: 除手表以外,你认为最能提升个人时尚感的配件是什么?

      A: 从我的爱好来讲,鞋子对男人也很重要。脚底没鞋穷半截。既要看造型还要穿着舒服,现在穿鞋子也要有讲究,不同场合穿不同的鞋子。

      Q: 与北京、上海相比,深圳该怎样走出自己的特色时尚文化?

      A: 深圳的特色应该是“工作时努力工作,玩的时候拼命享受”。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年轻人多,可以很快接受这种年轻的生活方式。我不希望看到子女依赖父母过着奢华铺张的生活,而应该显现出冒险拼搏的精神。上班时要好好工作,下班后好好享受生活。

      Q: 你认为本届“深圳国际钟表展”的最大看点是什么?

      A: 这是我们的汇报演出,钟表展会也已今非昔比。大家都在参照瑞士钟表发展轨迹,走起品牌路线,并且成长、强大了起来。这些品牌给了大家一个示范,这种转变是行得通的。

      “精品要特别注重细节,手表就是这么一个特别应该注重细节的东西,往往成本就在细节。”

      ——陶立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