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饰界快讯 > 南红玛瑙,新矿脉带来的新市场(图)

南红玛瑙,新矿脉带来的新市场(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雅昌艺术网发布时间:2014-06-10关注度:
    文章导读
    玉石收藏中,翡翠和玉一直是市场的主力,2009年开始,伴随新矿脉的发展,南红玛瑙逐渐有了更大的市场话语权,进入市场的热门版块。到今年,由苏州玉石文化行业协会南红专业委员会(下简称南红协会)在上海国际珠宝首饰展览会上,带来100余件作品。

    南红玛瑙,新矿脉带来的新市场

    百倍涨幅,小众玉石的逆袭?

    南红玛瑙是产自中国西南部的红玛瑙的简称,早在战国时期,得“赤玉”之名。南红玛瑙最早产自云南保山,其出产的南红大多颜色红润艳丽,以“柿子红”最为出名。不过,保山料(产自保山的南红原石)大多为沉积岩,经过风化、剥蚀等自然过程,它们多呈片状,表面存在大量的裂痕,不宜制作雕件,因此,南红收藏一直并未大众所知。

    2009年,三位年轻的“冒险之旅”使南红有了新的转机。赵靖玥、刘仲龙记忆蔡红一齐踏上了寻找新矿地的旅途。并在两个月后,在四川凉山地区成功采集了新一批南红原石。至此,他们延续了中断许久的南红收藏,也带动了国内第一批“南红热”。

    回忆起刚发现南红的经历,赵靖玥说:“其实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我们多次折返城市与乡间。在2010年我参加北京天工奖时,国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有些收藏大家也不知道。我是过去推广这个材料的。不过现在,我可以进一步推广工艺甚至品牌了。”最近,赵靖玥开设了一家专售南红的淘宝商铺,这为他带来更多青年藏家。“以往门店销售吸引的是拿货的同行,大家都是圈内人。但淘宝不同,他能直接地吸引全国的藏家,他们不可能很便捷地来到我的工作室,淘宝是一个宣传的门面。”赵靖玥曾通过网络出售过十多万的南红雕件,他说,购买高价作品的客人比较谨慎,通常会到苏州当场“取货”。“他认为,随着南红市场的日益火爆,青年藏家的购买习惯会转移到手机支付。

    南红协会秘书长柴艺扬自2009年开始接触南红,据他回忆,基于雄厚的古玩、玉石市场基础,南红最早流转于北京,当时顶级的南红原石售价不会超过20元,与目前“柿子红”原石动辄千元一克的价格相比,涨了近百倍。“当时价格在低位,南红原石材料有限,适合制作小摆件,我就想到可以考虑苏州。”柴艺扬告诉记者。于是,以雕工闻名的苏州雕刻工作室开始接连以南红为材料进行创作。据柴艺扬介绍,在苏州,从事南红雕刻的手艺人或工作坊占整个玉石雕刻行业的近五分之二。他说:“南红市场用来四至五年的时间,走完了和田玉十几年的成熟市场。这几年我们老是感觉跟不上。”

    六十天,探宝南红的漂流日记

    赵靖玥是苏州人,自幼受家庭影响,喜爱把弄古玩玉器。据他回忆,第一次遇到南红,是看到一串珠链。”那时就想知道它的产地,后来得知是保山后,还去过那里,无奈这个材料裂太多,做不了作品。“一时间,了解南红的想法被搁置下来。

    后来,赵从一位朋友的亲戚那里得知,他有一块很美的玛瑙料。赵登门拜访后,一看便知它是南红。于是,他陆续从那里买了一些材料。两人相熟后,卖主告诉赵,南红原石来自凉山,可具体方位仍不便透露。后来,赵建立了一个QQ群,想呼吁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凉山探南红。最终,刘仲龙和蔡红加入其中。开朗的刘仲龙作为领队,制定寻觅南红的路线和策略;具有丰富地理知识的赵靖玥则做“军师”,蔡红负责后勤的支持。

    凉山地区的居民多为少数民族,以彝族、藏族、苗族等为主。三人雇了一位精通双语的师傅,驾车前往。每到一个村落,三人将纸撕成一张张纸条,写着各自的电话号码,拿出准备着的南红样品,问当地居民是否看到包裹着红玛瑙的 神秘“石头”。三位外族人来村里觅石,让久居当地的村民很意外。“好几次,很多村民把我们围在一起,纷纷拿出自己在河边、在喂养动物时捡到的石块。“蔡红在一次纪录片中回忆道。片中,在周围村民目光下,她与赵靖玥、刘仲龙半蹲着,手中摸着一个个石块。”这不是我们要的,它虽然也泛红,但很干燥,里面也并非玛瑙的质地。“她说。

    在凉山的前两个月中,除了捡到几块零碎的南红料,他们几乎一无所获。一日,刘仲龙从白玉籽料中找到灵感,想到更成熟的“料子”可能来自山边,于是,朝着火山方向找南红,成了一行三人的新目标。“刚开始村民都不知哪儿有火山。不过有个人让我看到了希望。“蔡红说。她至今能清晰回忆,那位村民拿着一只非常破旧的搪瓷碗,试探地看着三位外族人,碗里竟然放着他们苦寻不得的南红原石。“当时我们都惊呆了,但不敢表露出来,只是悄悄地三人讨论了一番。”蔡红在一次纪录片中回忆道。不过,警觉的村民并没有告诉他们地址,只说在喂养时偶尔发现南红,似乎暗示让他们购买原石。于是,他们开始自己用工具刨地。

    赵靖玥告诉记者,在凉山地区第一次寻找到南红原石,是在九口乡。“凉山地区目前就三个地方材料比较好。九口乡、联合乡,和瓦溪乡。瓦溪乡是去年发现的,因为它要挖到七、八米之后才出来。”据他介绍,自第一次成功采集南红原石后,他们有一年的时间在山间,“那时机器上不去,都是要靠人力一点点挖的。南红材料就像鸡窝矿一样,某一个地方特别多,某个地方又可能一点也没有。现在政府也不允许挖了。我们就回来了。”赵靖民回忆起那段寻觅南红的故事,它就像是一段在山间的奇幻漂流。

    神秘南红,日趋成熟的新兴市场?

    对于南红协会秘书长柴艺扬来说,最近半年“忙飞了”。苏州因成熟的雕刻工艺,成了国内南红行业发展最迅速的城市之一。据他介绍,南红协会在筹备期间,预估有120家会员。会员由五大组成部分,包括南红雕刻厂或工作室、成品销售商铺、原材料销售商、南红藏家以及爱好者、南红文化研究者。据柴艺扬回忆,正式登记会员时,预估的90%会员已入会,协会成立半年以来,会员数量有70%的增长。

    柴艺扬回忆道,2009年,大多数工作室对南红材料并不了解,它们开始以白色材料作主题,中间夹一点南红材料。“红色显工”是他最初对南红的印象。“苏州不是南红产地,但雕工是强项,大家都需要不同的材料来雕琢作品,因此有很多作品流向市场。另外,苏州雕工比较集中,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所以很快就形成市场了。”

    “涨得快”几乎是每一位南红玩家的心声。近几年,百万南红并非罕见。去年,在北京中拍国际举办的《妙臻百艺》专场中,一枚长10.5厘米的《南红玛瑙应龙杯》以170.25万成交,成了当晚最高价的拍品。同年,苏州东方艺术品拍卖也成功推出百万南红,16厘米的《清乾隆南红玛瑙雕梅花形花插》以逾103万的价格成交。南红价格的逐渐走高是否存在炒作与泡沫?赵靖玥否定了这个假设,他说:“如果原材料产量大,产地多,价格高自然是有推手的。可是南红它目前的产地只有几个‘乡’,受到限制原因又无法开采。因此这是价格持续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

    对此,柴艺扬认为,原材料的价格是决定成品价格的因素之一,不过一件作品最终价格来自它的工艺。”原料只是一个载体,是一个区间的固定价格,每一个材料交到不同的艺匠手中,会酿造不同的成品。如果雕琢不够精美,成本也不一定赚得回来。如果达到玉石效果,价格翻上十倍百倍也并非不可能。“因此,他认为,面对南红市场的日益兴起,会为整个行业带来一次专业人才的洗牌。”对于工作室来说,要以原有的雕刻工艺,适应新材料也是一种挑战。一位学徒至少要花5到7年时间练习。如果只是为了顺应市场,行情好的时候大家一起‘玩’一把,他不可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在每一个新材料兴起的时候,总有一批人涌入,但制作精品的人,始终只是那一小部分。“柴艺扬说。

    短短5年,南红由小众玉石成功”逆袭“,成为收藏新贵。究其原因,源于中国藏家深入心中的审美传统。“红代表喜庆与吉祥,是贯穿中国千年文化的主色。”柴艺扬解释道。

    与不少玉石市场相仿,如今,这抹“中国红“也存在过造假风波。据赵靖玥介绍,主要有四类:首先,与制假和田玉相仿,混酸后上一层红色的矿物染料。其次是运用高温烤色,将原先透明色(或其他色泽)的玛瑙在炉中升高至1000度,之后降温成红色。其次,运用料精仿制,触感会完全不同。第四,则用其他材料来替代,比如碧石。”经过高温烤色的玛瑙,在颜色过渡上比较平滑,不似真正南红红白间隙分明,触感也会干涩。另外玛瑙用光照,肯定是透光的。“赵靖玥告诉雅昌艺术网。

      本文标签南红玛瑙收藏珠宝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