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时尚资讯 > 新品发布 >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图)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Neeu优网发布时间:2014-03-31关注度:
    文章导读
    亨利·慕时出生在沙夫豪森的一个制表师家庭。他的父亲埃哈德 (Erhard) 所制作的时计以坚固性和可靠性着称,而亨利·慕时也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制表技术。可能正是这一背景激励年轻的亨利·慕时踏上了自己的道路,并最终获得了商业成就和职业梦想的双丰收。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H. Moser & Cie.在2012年下半年通过MELB Holding从梅朗 (Meylan) 家族获得了资金和宝贵的经验,并在2013年4月迎来了首席执行官爱德华·梅朗 (Edouard Meylan)。自那时起,公司便开启了产品和理念的创新之旅,同时又保留并坚持令H. Moser时计独具一格、珍罕难寻的精髓。爱德华·梅朗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企业家,亦如公司的创始人亨利·慕时 (Heinrich Moser)。如今,H. Moser & Cie.得到了亨利·慕时的曾孙罗杰·尼古拉斯·巴尔斯格 (Roger Nicholas Balsiger) 的支持;他现任公司名誉主席。曾经的亨利·慕时非常关心沙夫豪森 (Schaffhausen) 地区的工业和商业发展,而如今的H. Moser & Cie.计画重启这项事业,造福当地未来数代人。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H. Moser总裁 Edouard Meylan 先生

    Endeavour 竭尽全力

    亨利·慕时出生在沙夫豪森的一个制表师家庭。他的父亲埃哈德 (Erhard) 所制作的时计以坚固性和可靠性着称,而亨利·慕时也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制表技术。可能正是这一背景激励年轻的亨利·慕时踏上了自己的道路,并最终获得了商业成就和职业梦想的双丰收。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Henrich Moser

    1824年8月,年仅19岁的亨利离开了沙夫豪森,继续在瑞士西部的力洛克 (Le Locle) 学习制表技术。力洛克最终成为他的第二故乡。这位年轻人当时的生活异常艰辛,住得简陋,每天工作14 – 18个小时,这磨练了他的决心和毅力。根据亚当·普法夫 (Adam Pfaff) 教授于1875年所写的传记:他在六个月内就成为了“技艺高超的制表师”。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Moser在圣彼得堡所开设的表店

    当慕时得知圣彼德堡充满机会时,他于1826年春准备前往这座城市。1827年,亨利·慕时踏上了前往圣彼德堡漫长而艰辛的旅途。他乘坐马和火车向北穿过德国,甚至还在极端天气中乘坐雪橇,履薄冰而行。而从特拉沃明德 (Travemünde) 到圣彼德堡的这段海上旅程无疑是最惊心动魄的:喜爱冒险的慕时都差一点因飓风丧命。

    亨利·慕时在年轻时所表现的出坚毅性格将在他的职业生涯里大放异彩。这完美地展现了他面对逆境时的毅力以及对目标的顽强执着。正是这种竭尽全力的品质激励着慕时不断创造出旷世之作,而这种品质也在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司中得到了延续。

    因此,使用Endeavour (竭尽全力) 一词来命名公司此次计画推出的三个系列中的第一个,再适合不过;这正是对这位杰出人物个人和职业发展的生动写照、诚意献礼。2005年起,Endeavour系列陆续推出6个表款,揭开了H. Moser & Cie.发展的新篇章。

    该系列时计展现出永不过时的高贵与优雅。精妙的细节渴望并满足一切挑剔和好奇的目光。在表壳上,俯冲的线条装饰中央表环,汇聚于表冠之下。燕形的时针和分针,呈现生动精致的立体感。万年历或两地时间显示等复杂功能增强了腕表的实用性,实为新颖独创的解决方案,但在风格上却低调内敛。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Moser专利快闪日历系统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Moser独到的双拉式表冠

    Endeavour系列配备由公司资深手工艺大师精制而成的自主机芯。在传承制表传统的同时,这些时计也展现了创新之处。双拉式表冠和万年历闪历系统都完美体现了H. Moser & Cie.的创新实力。

    Venturer 历险求新

    全新的Venturer系列代表慕时人生的第二阶段。1828年,在H. Moser & Cie.于圣彼德堡成立后不久,慕时的时计产品大受欢迎。精致的作品赢得了俄国王公贵族青睐。事实上,大部分Fabergé座钟均配备H. Moser机芯。依托这一成果,亨利·慕时在力洛克依靠曾经建立的关系成立了一家制表厂。慕时的一大强势在于,他有能力集结精兵强将帮助管理他的工厂。于是他的产品通过精品店网络跨越重洋、随丝绸之路蔓延,最终行销世界各地 — 正是精明的判断令他获益匪浅。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H. Moser在Le Locle的工厂

    慕时在行销和商业方面视野清晰,具有远见卓识。他曾说:“制造业的基础一定是品质出众、富有吸引力的产品”。他解释说:“如果我的裁缝给了我一件没有挂耳的外套,那么即使这件外套十分合身,他在我这里也已经失去了吸引力。我会觉得他是一个出色的裁缝但不是一个敏锐的商人......”。正是怀着这样的思想,慕时打造出各种高精度精制时计,既体现精湛卓凡的手工技艺,又不乏独特的创新。这些理念在全新Venturer系列中得到了完美体现。Venturer (历险求新) 这个名称正是阐释了慕时在商业上的勇敢历险、推陈出新,吸引了全球主顾的目光。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Venturer系列腕表采用1960年代的凸面水晶玻璃表镜

    Venturer系列腕表融入了传统怀表的设计元素,同时也借鉴了1920年代包豪斯时代的风格,并采用1960年代的凸面水晶玻璃表镜。该系列采用新款自制机芯HMC 327。亨利·慕时人生的第三阶段是先锋精神、合理目标和新颖独创性的融合,该阶段将展现在另一个珍罕难寻的腕表系列上。但是,如同亨利对他在莱茵河上的水电计画保密一样,公众不得不至少等到2016年才能见到三个全新系列中这最后一个的庐山真面目。

    H. Moser & Cie. 全新Venturer系列

    亨利·慕时的创业精神体现在全新的Venturer系列腕表中。Venturer Small Seconds腕表配备HMC 327机芯。作为该系列的第一款腕表,它以精湛卓凡的工艺再次印证:H. Moser & Cie.不负声威,具备打造高精度时计的卓越能力。Venturer系列既从品牌历史上的经典怀表汲取灵感,同时也融入了20世纪的各种纯粹设计元素。

    H. Moser & Cie.这一最新系列的灵感源自亨利·慕时的第二个人生阶段,即他在俄国圣彼德堡的职业经历。创于1828年的H. Moser & Cie.在成立后不久便得到了皇室的垂青。慕时快速地建立起自己的声誉,亲眼见证了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制表公司蓬勃发展,名声大震。

    全新Venturer 系列之设计元素

    Venturer系列腕表融入了传统怀表的设计元素,同时也将1920年代的包豪斯时代风格和1960年代的凸面表镜造型巧妙结合。其中包括更大的表圈口,充分展露极为素雅的H. Moser标志性fumé表盘。为了搭配表镜、表圈和表壳的简洁线条,表盘表面采用凸面造型并且指标也同其轮廓呼应,因而更具立体感,各细节也经得起仔细推敲,尤其是近观时。棍形时标和燕形指针的弯曲边缘皆呈现修长造型,尽显动感活力。精简雅致的线条是全新Venturer系列的关键设计语言。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精选了一些与Endeavour系列相同的特征,如垂直侧面带Moser “M”字样的表冠。磨砂锻光区域的弧线负责装饰表壳环带,向下俯冲,汇聚在表冠下。这种设计组合着实精美细腻,令人一见钟情。所有元素珠联璧合,最终打造出和谐精湛的时计杰作,鲜明体现了Venturer独一无二的H. Moser时计身份。

    Venturer Small Seconds 腕表,不二之选

    Venturer Small Seconds是Venturer系列的第一个表款,小秒针显示盘被刻意尽可能置于表盘底部。该腕表又具体分为3个款式,各具特色。18K赤金款:包括ardoise表盘、质感出色的argenté表盘,以及非同一般、魅力十足的全新标志性赤金fumé表盘。在打造Venturer系列的过程中,H. Moser & Cie.首次尝试了精炼雅致的风格,这些腕表的设计直摄人心。随着Venturer系列表款和复杂功能扩增计画的推出,H. Moser & Cie.再度展现出其富于开拓的传承和精于创新的声誉。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Venturer小秒针腕表,18K金表壳

    Venturer Small Seconds 开放式设计的新机芯

    Venturer系列采用2014年新款自制机芯HMC 327。这款机芯的特色在于传统制表工艺、至少三天动力存储,以及停秒功能。HMC 327直径32毫米,与全新Venturer Small Seconds腕表的39.2毫米表壳可谓天作之合。HMC 327的位置可以设计地靠近后表盖,让佩戴者能够近距离欣赏H. Moser & Cie.的精湛工艺。

    HMC 327是对经典机芯仔细研究后的结晶,而在性能和效率上又较之历史机芯进行了优化。得益于这款机芯的加入,全新Venturer系列腕表坚守了无可匹敌的各项制表标准,并在生产和组装效率上获得大幅提升。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自制机芯HMC 327

    而效率提升这一益处通过一项尖端技术形式实现:镶嵌红宝石的硅制擒纵锚和硅制擒纵轮。硅是一种具有抗磁性和低摩擦的材料,优势自然不可忽视。 另一方面,我们也尊重了传统。自主游丝发条Straumann Hairspring®采用手工嵌入的宝玑 (Breguet) 游丝,提高了等时性。平衡摆轮带有金质螺钉,有助于摆轮实现精确的平衡性。机芯饰有H. Moser公司标志,以金材质专业镌刻而成,但为了与腕表整体的精简设计保持一致,该标志被最大程度地简化,以HMC 327板桥上的Moser条纹为背景。该新系列足以令其技艺高超的制作团队骄傲自豪,在他们的精心打造下,系列中的每一款高级腕表均独具一格、珍罕难寻。

    H. Moser & Cie. 新款机芯HMC 327

    独具创新、性能增强、珍罕难寻

    H. Moser & Cie.每年自产约1,000枚腕表和1,000个机芯,不主张大规模生产,其腕表都珍罕难寻。公司会花费大量时间确保每一枚时计的所有部件都精确符合苛刻的标准。今年,公司推出带有小秒针功能的新款机芯HMC 327。这款自制机芯专为新款Venturer Small Seconds腕表而开发。

    创新是H. Moser & Cie.品牌的一个核心支柱。一款款工艺精湛的产品是其莱茵河畔纽豪森 (Neuhausen am Rheinfall) 制表厂 (位于沙夫豪森州) 创意智能的结晶。这种不断突破藩篱的渴望,加之对传统瑞士制表工艺的尊重,正是H. Moser & Cie.的一大特色。今年,公司推出带有小秒针功能的新款机芯。HMC 327直径32毫米,与全新Venturer Small Seconds腕表的39.2毫米表壳可谓天作之合。HMC 327的位置靠近展示用表后盖,让佩戴者能够近距离欣赏H. Moser & Cie.的精湛工艺。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H. Moser 工厂

    H. Moser & Cie.堪称可靠品质和至高工艺的代名词,无论对于公司本身还是其母公司 — 由梅朗家族所有和经营的MELB Holding而言,这都是无尚珍贵的荣耀。HMC 327机芯秉承了这些无可匹敌的标准要求,并且得益于高效的生产和组装流程。这一高效率的实现源自对机芯所有部件的全面优化:例如最大程度减少了各种螺钉的数量、最小化了红宝石的尺寸,以及各种转轮的数量也被最少化。这不仅最大程度地缩短了组装时间,同时也最大程度提高了机芯的性能,因为每增加一个转轮都会增加能耗。因此,通过尽可能地减少转轮数量,就能从主发条获得最大的能量,并且保持机芯的超薄尺寸。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Straumann 游丝

    镶嵌红宝石的硅制擒纵锚以及硅制擒纵轮堪称前沿技术的体现。H. Moser & Cie.不惧怕创新,只要能为客户带来利益。硅是一种具有抗磁性和低摩擦的材料,优势自然不可忽视。自主游丝发条Straumann Hairspring®采用手工嵌入的宝玑 (Breguet) 游丝,提高了等时性。平衡摆轮带有金质螺钉,有助于摆轮实现精确的平衡性。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MOSER 机芯的平衡摆轮带有金质螺钉

    显然,设计和制造一个擒纵装置需要掌握摆轮游丝的整个生产流程 — 从材料的熔铸到制造出游丝发条成品。H. Moser & Cie.与其联营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携手合作,根据尼瓦洛克斯合金 (Nivarox) 的发明者、名誉博士莱因哈德·斯特劳曼 (Reinhard Straumann) 教授所使用的公式开发出Straumann Hairspring®游丝。这确保了材料所必须具备的同质性。另一方面,H. Moser时计的制作也尊重传统,且美观不仅仅体现在外观上。机芯的两个大板桥之间有小的间隙,使人们得以欣赏下方珍珠圆点打磨的转轮之美以及制表师的精湛技艺。

    亨利慕时全新Endeavour和Venturer系列腕表

    小秒针腕表的表背机芯面带有动力储能显示

    位于腕表机芯侧的动力储备指示器显示主发条状态,其最小动力储备量为三天。为了秉承H. Moser纯粹低调的设计理念,动力储备指示器的设计并没有影响到主表盘的纯粹外观。继承自1828年起生产的H.Moser怀表机芯的传统,腕表上的镌刻也采用了最简洁的风格,包括纯金专业镌刻的H. Moser字标。该新款机芯足以令其技艺高超的制作团队骄傲自豪,在他们的精心打造下,每一款高级腕表均独具一格、珍罕难寻。

      本文标签腕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