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时尚资讯 > 设计天地 >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微雕腕表(图)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微雕腕表(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FT中文网发布时间:2014-03-24关注度:
    文章导读
    微雕艺术所打开的可能性是无限的。或许下一次,我们与微雕腕表的相遇就不只局限于中世纪刀光剑影的重现,还伴随有马蹄踢踏与刀剑锵锵之声。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微雕腕表

    微雕腕表

    罗杰杜彼的圆桌骑士表

    一直以来,罗杰杜彼(Roger Dubuis)设计的手表就如同手表界的Lady Gaga,以多变造型闻名。日内瓦国际钟表展上,罗杰杜彼展出的一款以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士为灵感的Excalibur Table Ronde限量版手表大获赞赏。这种设计让中世纪神话与现代制表技术相结合,碰撞出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新时尚,使得Excalibur系列迅速成为当代手 表的经典。这款圆桌骑士腕表(158,700英镑),全球仅有28枚。

    要将12位圆桌骑士作为时标一一纳入表盘,细致地刻画出他们手持金剑的神情并非易事,只有技术最纯熟的工匠才能打造出这般微小细节:亚瑟王位于正十 二点方向,顺时针依次是他的十一位最英勇的骑士——凯、高文、鲍斯、尤恩斯、埃克特、珀西瓦里、贝德维尔、特里斯坦、萨加摩尔、加拉哈德以及兰斯洛。有一 点说来很讽刺,这位被安排在亚瑟王右手位置的兰斯洛爵士,虽然一度是亚瑟王最信任的骑士,却与亚瑟王妻子通奸引发内乱,间接导致亚瑟王的最终失利。

    唯一的遗憾是,这些仅有6.5毫米的铸像背后隐含的心血,大概没有哪个买家真的懂得欣赏。当然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亚瑟王头顶 着尊贵的王冠,兰斯洛爵士看起来一副沮丧的样子,还有埃克特爵士,他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狮身鹫首头盔。每一个人像都有自己的外貌穿着,就连腰带扣和胡须 这种极其微小的细节,匠师们也照顾到了。

    “最棘手的问题是怎样使Excalibur这个主题更加鲜明一些”,罗杰杜彼首席执行官让马克·蓬特儒(Jean-Marc Pontroué)解释,“我们的设计师随后找到了故事最契合的部分。”亚瑟王身边有近一百多个骑士,一开始设计师并不知道如何筛选这些人物,也不知道放 置多少个骑士合适。幸好传说里面恰恰就有一个关于十二圆桌骑士的故事,正好对应钟表的十二个时刻。

    从功能上讲,这款腕表大概是豪爵设计过的最简单的手表。也只有拿掉那些复杂的功能构件,才有可能腾出空间来“举办”这场骑士的盛宴。每一个骑士都是 先运用了脱蜡法铸造,再交到艺术家的手里。艺术家们在显微镜底下耐心雕刻出件件盔甲丝丝头发,工程艰巨耗时。这样的手表一个月只可能生产两只。

    就像蓬特儒说的,这款手表最珍贵的价值就在于表盘的精致。随着微缩表盘的兴起,设计师们需要更高的创造力与技艺才能驾驭这种时尚。独立手表品牌高珀 富斯(Greubel Forsey)的合作创始人史蒂芬·富斯(Stephen Forsey)解释,在复杂功能手表还被称为手表之王时,表盘设计很大程度上只能视功能而定。现在因为功能的缩减,设计师有了更多自由发展的空间。

    引入纳米微雕艺术家

    顺应这种趋势,高珀富斯开始和以纳米微雕出名的英国艺术家维拉德·维冈(Willard Wigan)联手合作。富斯向我们介绍当初是怎么萌生合作的想法的,“当时很多购买了我们那款Invention Piece 1腕表的买家都认为,它不仅仅是一块表,而是艺术。但一开始我们并不接受这样的看法,毕竟我们都是工匠出身,没有任何艺术背景。后来他们又开始介绍我们认 识一些艺术家,这才让我们逐渐意识到,我们平日的创作其实就是一种艺术。在看到维冈的作品之后,高珀和我立刻决定,我们一定要见见这个人。”

    这对拍档所挖掘到的市场其实是一种对微观世界的创造力。维冈以在针眼里进行微雕出名,而最令人叹为观止的部分,是他能够在一粒沙上进行雕刻。引用诗人威廉·布莱克的一句开头,这简直就是“一沙一世界”。

    富斯说:“初见面时,维冈认为手表只是一块制作精密的机械。最后,我们说服了他两者是有共通之处的。”维冈拥有惊人的自控能力,为了达到微雕对准度 的要求,他反复训练将自己的心率调整到一分钟四十以下来减少手的震颤。通过对心率的控制,他能做出一系列对精准度要求极高的动作,比如给苍蝇毛上色。

    如何将纳米微雕放大展示到一只手表内同样是个巨大的挑战。“一般情况下,当光透过玻璃发生折射时亮度会减弱。但如果玻璃经过特殊抛光,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我们专门设计了一款玻璃表面,能把所有的光都聚集到作品上。”

    微雕腕表的主题是客户可以自主选择的,也就是说,每一只微雕腕表都是一只高级定制表,代表着光学与钟表技术的完美结合。“根据不同客户的视力状况,这些纳米微粒还需要作焦距调整。”一只微雕腕表从下订到最终完工,客户往往要等上一年的时间。

    微雕表成时尚

    江诗丹顿面具系列腕表用三维雕刻技术制作,以日内瓦巴维耶尔· 米勒博物馆的面具为原形设计。表盘不仅延续了原面具的原始部落风格,就连价格也与之不相上下。

    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在其腕表设计中同样使用了微雕技术。他借用动物寓言集里的虚构神话,以龙凤作主打,缠绕齿轮,气势恢宏。他的另一惯用手法是以表盘本身的构造 来营造一种抽象的美感——美国女影星娜塔莉·波特曼佩戴的那款蜘蛛腕表,蛛形图案蜿蜒交错,让人不禁想起法国画家路易斯·布儒瓦(Louise Bourgeois)那座气势庞大的蜘蛛雕塑。

    随着微雕技艺的发展,高定腕表的主题更为复杂。就拿卡地亚Microsculpture Scène Panthères腕表来说,铸像同样采用了脱蜡铸造法,一只只微型的美洲豹潜伏于表盘,犹如整个野生动物世界的重现。匠师们多次亲赴巴黎向博物馆的馆长 们讨教,整整花了三年时间才完成了这款腕表。匠师彻底捕捉到了野生动物的那种矫健轻盈,其栩栩如生的程度,让人不禁联想到伦勃朗的雕塑。卡地亚的全球市场 营销总监蒂里·拉姆鲁(Thierry Lamouroux)说,微雕腕表的成功之处并不是它所带来的时尚,而是作品本身的逼真和匠师们在背后所注入的心血打动了观众。“对我而言,这款腕表最精 彩的部分就在于,当你看着这些小动物时,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象它们在陀飞轮上奔跑,整个过程就像做了一场美梦。”

    事实上,动态雕刻在瑞典是一种颇受尊敬的传统制表工艺,其中最著名的要数雅克马尔敲钟人了。这些可爱的小人儿会在整点时刻出来报时,就像是上演了一 场微型的木偶秀。将这种工艺发扬光大的品牌是雅典表(Ulysse Nardin),其新上任的总裁罗尔夫·施耐德(Rolf Schnyder)就是在威尼斯的圣马丁广场受到雅克马尔的启发,随后才有了经典的圣马可(San Marco)腕表。第一款圣马可腕表以镂空机械为主打,每到整点,亚历山大大帝的大军便在这个小小的表盘上苏醒过来,一遍遍地重演战场上的辉煌。

    雅典表在镂空机械方面拥有无可比拟的经验优势,市面上每发 布一款雅典表都会引起制表师们的热烈讨论。“我们刚刚推出市面的是一款镶有老虎镂空图案的小时表。因为采用纯金的缘故,为了使虎纹跟皮毛有最自然的呈现, 我们反复修改过很多次”,总裁帕特里克·霍夫曼(Patrik Hoffmann)说。

    与此同时,瑞士名表雅克德罗(Jaquet Droz)又将这一技艺由视觉推向听觉。雅克德罗本人喜欢研究十八世纪欧洲流行的自动装置,取材于大自然的鸟类,他造出了许多有趣的怀表和鼻烟盒;而那些 会唱会跳的小鸟自然成了这些装置最突出的特点。为了对雅克德罗这种特殊的爱好表达敬意,公司推出了一系列珐琅绘制小鸟腕表,底下的活塞鸣笛装置一旦被启 动,镶嵌在玻璃球中的小鸟便会开始唱唱跳跳。

    微雕艺术所打开的可能性是无限的。或许下一次,我们与微雕腕表的相遇就不只局限于中世纪刀光剑影的重现,还伴随有马蹄踢踏与刀剑锵锵之声。

    (本文根据FT旗下奢侈品杂志《如何消费》(How To Spend It)2014年2月刊文章 “Microsculpture Watches”编译。作者:Nick Foulkes 编译:张琪 )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