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时尚资讯 > 设计天地 > 建筑师马清运 农市主义践行者

建筑师马清运 农市主义践行者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尚网发布时间:2014-03-06关注度:
    文章导读
    从蓝田农村到清华大学,再到美国著名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深造,直到升任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成为与雷姆·库哈斯( Rem Koohaas)、扎哈· 哈迪德 (ZahaHadid)齐名的国际性建筑师,马清运每一次裂变式的成长背后,都印记了他对传统、城市、社会的深刻再认识。

    在传统里反传统

    起步于建筑设计师的马清运如今具有多重身份:要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教书育人,要和马达思班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同事探讨设计,还要兼顾地产、红酒等生意。作为马达思班建筑事务所的设计总监,马清运已然凭借诸多杰出的作品在世界建筑界斩获相当的声誉。1988 年,马清运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也是继梁思成、陈植等建筑学前辈之后首位获奖学金就读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攻读硕士学位的中国人。2006 年,一纸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院长的聘书更让他成为第一个担任美国老牌建筑学院院长的华人。走出老家陕西蓝田后,从一个单纯传统的文化环境,一路奔向繁复多元的国际社会,马清运不仅在建筑中展现了他的傲人才华,更让中国建筑师拥有了在世界建筑界的话语权。

    然而,他研究世界最前沿的建筑理论,却更愿意将建筑扎根故土,他强调建筑的本土性,却执着探讨反传统的可能……马清运的深思熟虑体现在他诗意而严谨的建筑中,也体现在支撑他每一个建筑实体的独立理论中,这是身为学者马清运与众不同的地方。从“地生建筑”到“新城市空间”,再到“农市主义”,这些理论被他一次次亲身的建筑实践推向高潮,成为设计各个建筑作品清晰无比的动机脉络。从父亲的房子——著名的“玉山石柴”,到后来颇具规模的蓝田玉山酒庄,马清运最终是将他“农村都市主义”的理想,践行为一次次对传统生产方式的变革。

    “我觉得建筑是人生命的一部分,是人的一种生命体验。”马清运选择在他生命开始的地方播种他的建筑思想。于是有了他在家乡西安蓝田玉山镇为他父亲建造的石头房子——无数次获得国际建筑奖的“玉山石柴”。这所凝聚着马清运乡愁的房子,游离在石头粗糙与光滑的密度间,在空间的静止与流动中,交织着东方审美与西方形式的现代建筑,有力地反照出乡村的古老语境。采用了当地的建筑材料、工匠、工艺,最终却是一个颠覆传统的现代空间。“如果我对传统有兴趣的话,我感兴趣的更是如何在传统里反传统的可能。”他希望克服传统的惰性,实际上,在他眼里,传统只是为自己留下了一个最可能去突破的界限而已。

    不以城市为结果的都市主义

    虽然早已融入西方的主流建筑界,马清运却并不倾情地拥抱西方建筑文化。他坚持认为,建筑在西方文化基础上的现代建筑学,将建筑当作永久的纪念物是一个误区。中国文化讲究轮回,最重视的是能量的转化,而不是保留固定的纪念物,所以中国应该为自己创造新的聚活方式、新的都市组织和新的空间价值。而最终,要解决都市化的问题,不是在城市中,而是在农村。相对于精心规划的都市,他更忧虑无序野蛮发展的农村,他希望重新界定和授权城市功能,使城市化与农业发展再次联系起来。

    作为农村都市主义的一次实践,他在蓝田玉山古镇创办的玉川酒庄,在十多年的历程中,逐步建造起石头房子、井宇、酒舍等。这些建筑既承担了会所、别墅、酒店等功能,也是酒园酿造的红酒名字。这是在中国热火朝天的建筑环境中,马清运顽强为自我理想开辟的一个全新的建筑生态模式。他说:“做好了酒,做建筑设计就可以不带有经济回报的压力,那么建筑本身就更纯粹。”跨界于农业、旅游、商业、建筑之间的马清运,根本还是想回到建筑本身。而最后,他是想把生态、经济、高附加值农业、当地劳动力、教育、艺术及生态旅游全部由建筑整合在一起,为一个古老到几乎已经没有生命力的区域,注入了一种新的生产方式。这正是马清运关于“农市主义”的一次大胆实践——将农业发展的智慧嫁接到城市化的运行体制中,直到生成一种不以城市为结果的都市主义。

    新都市主义的最佳状态

    对待形式,马清运从未有从一而终的心态,因此可以说,马清运没有惯常意义上的个人风格,因为他早已深刻洞悉:形式变成了一次性的快速消费品,在媒体传播中,建筑直接被从空间压缩成图像,因此建筑师在当代最好的生存策略,就是大规模提升图像生产的效率,以供给虚拟世界越来越贪婪的消费胃口。“建筑没有绝对、固定的模式,有的只是立足之地和归根之感”,马清运说。他把这一归根之感注入了对都市水乡这一模式的探索中。在朱家角——上海唯一留存的都市水乡,马清运沿袭了江南园林的特色,以紧凑而有序的方式展开了行政办公中心的平面,而立面则以砖模数来界定外墙的竖向模数,并混合了青砖、清水混凝土、花格砖墙等多种材料,形成有机的韵律感。最新的宁波南部商务区规划,也保证了在快速规模化生产的条件下,使一个新兴城区拥有了多样性与复杂性兼具的城市生态。

    在马清运看来:新江南水乡不是一种古老风格的反射,也不是要制定一种水乡发展的新制度,更不是一种怀旧情怀,它不是密集的城市,却有居住密度,它不像漫无边际的美国式郊区,却能享受到自然之美。因此,新江南水乡是新都市主义的最佳状态,这种都市主义,并非以城市为必然的结局,而是在最大程度上去消除农村和城市的隔阂。实际上,作为农市主义的践行者,马清运的每一道建筑之针,都指向农村与都市的缝合。

      本文标签家居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