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人物关注 > 高级珠宝定制:还原本色的“裸设计”(图)

高级珠宝定制:还原本色的“裸设计”(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中国文化报发布时间:2014-02-24关注度:
    文章导读
      马兰,中国独立珠宝设计师。生于珠宝世家,求学于伦敦艺术大学Camberwell学院珠宝设计专业。2008年,回国创立马兰高级珠宝定制品牌。

    高级珠宝定制:还原本色的“裸设计”

      玉兰花胸针

      马兰,中国独立珠宝设计师。生于珠宝世家,求学于伦敦艺术大学Camberwell学院珠宝设计专业。2008年,回国创立马兰高级珠宝定制品牌。

      因为生于珠宝世家,对珠宝有着与生俱来的鉴赏力,大学毕业后,马兰对于珠宝设计的概念更加清晰。回国后,她走上独立设计道路,将自己的独特风格、学派知识以及家族累积汇聚在一块,做出让人惊艳的韵味设计,让珠宝设计成为她与朋友分享美的开始。

      成为客人的“贴心管家”

      马兰的工作室从深圳曾经的高楼地王大厦搬到了休闲新贵——欢乐海岸,一个被称为“滨海都市综合体”的地方,从闹市搬到滨海很符合马兰的心,因为这更符合客人的需求:她们都需要在安逸静谧的环境中欣赏以及定制珠宝。

      工作室很方正,有几个展柜不定期轮流更换自己的作品。马兰没有办公桌,她每天2/3的时间是与客人一同窝在舒适精致的沙发上谈论人生,并由此切入珠宝设计。聊到兴起时,客人们会拉上她逛街、做瑜伽甚至参加私人家庭聚会。马兰的助手透露这只是她工作的A面,而马兰工作的B面,则是每日睡眠不足,经常凌晨决定第二日飞去另一个城市,并且参加无数的城市时尚活动,以增加曝光率——她骨子里是个会变身的“女超人”。

      但也就是骨子里这股拼劲儿让她几乎记得所有客人的结婚纪念日、定情纪念日,甚至可以精确到这是第几年庆祝。她熟悉客人某年某场宴会上戴了哪一款设计,而下次的设计应当避免哪些,玩出什么新意是她更在意的。

      珠宝收藏是个与富人打交道的行业,她的高级定制数量有限,限定了她目前只有精力为少数客人服务。马兰认为自己先和客人做了朋友,得到信任,做出来的设计才能赢得双方满意。

      从家族生意学习珠宝经

      目前马兰的身边只有一名秘书和助理,至于何时建立自己的团队,壮大公司队伍,马兰表示尚未考虑成熟:“2006年学成归国,在家族企业里帮忙,负责宝石采购、设计跟踪以及处理公司的人事关系,公司所有琐事我都跟了,公司繁复的架构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一切东西化繁为简最好,一切只为设计服务。”

      在自家珠宝公司的工作经历,让她了解珠宝产品如何被生产出来,如何寻找供应商,如何让工厂明白设计意图。那近3年的经历,也让不少客人因为认同她,进而认同她的设计。而她也打定主意,不进商场、不进艺术类场馆,从设计师出发,只宣传自己与设计。

      马兰深谙珠宝设计背后的生产路径,原石一般从国外直接进口,而加工全部放在香港,高品质是她认为可以保证高端定制的基础,“这些链条都是在家族企业工作时累积的基础,我时常直接去欧洲寻找好的原石,然后根据宝石特性来做设计,让宝石更像它本身,将这款设计与佩戴者本人的气质以及性格相结合。”这是个擅长“裸设计”的设计师,既保证宝石的最大本色,又在首饰中倾注了佩戴者的个人特色。马兰不大愿意透露自己的客人数量,是为保证客户的高度私密性,她不愁没有好的买主,只担心没有好的宝石,“几个月前有客人托我帮她寻找三粒Purplish Pink Sapphire,到现在都未交出功课,因为宝石的色差、大小、比例很难找到相称的。”马兰表示,她不需要在短期内让自己的品牌达到什么高度,而是在对宝石的琢磨与创造中保持热情,而后等待时间考证。

      马兰极少出现在国际珠宝设计舞台上,她不爱凑热闹,即便在国内,她也不太清楚每年有几次设计师联合展览。她的作品拒绝寄卖,而她倾向于做慈善事业,以此为媒介,表达善意以及传播爱的设计。2013年11月结束的BAZAAR明星慈善夜上,她捐出了自己设计的玫瑰花钻石耳环,以16万元的价格成交,善款全部捐给了需要帮助的人。连续5年参与慈善义卖的她认可这种拍卖方式,认为这既传达了善意,更证明自己作为独立设计师的价值。她说,“曾有位独立设计师的作品拍卖价超过千万元,这个价格远远超过了宝石本身,这对设计师是莫大的肯定。这就是设计师存在的意义,他用思考让宝石更有灵气,更富价值。”

      以珠宝鉴赏展培育客人

      目前,马兰每年以一到两次的珠宝鉴赏展来邀约她的VIP客人们参观,展览一般设在五星级酒店里,为了保证私密性以及安全性,她单独预约客人,留给每位客人2小时时间鉴赏,而不相识的人彼此不会碰面,现场更不会喧哗、吵闹,也不见日常展览里屡屡难以禁止的闪光灯。马兰笑言自己不再顽固,愿意以这种方式去引导以及改变客人,“中国的消费能力不言而喻,曾经有很多声音干扰设计,比如有人说,这个设计还不如宝格丽,或者能否帮我做一款类似梵克雅宝某个系列的产品,当年我可是翻脸就走。如今我愿意去引导她们,在我自己设计与布置的展览中,以柔性方式传达如何去欣赏一个好的作品。”

      自然,这种方式为她培养了更多具有鉴赏力的客人。马兰说:“人们都说深圳文化贫瘠,实际上我在深圳的客人最多,这里拥有大批量心态开放、接受度高、可塑性强的鉴赏者,她们都通过设计成为我的朋友或是闺密。”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