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展会新闻 > 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变水了吗?(图)

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变水了吗?(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尚时间发布时间:2014-02-17关注度:
    文章导读
      一年一度的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大奖又落下了帷幕。和去年相比,尽管本届GPHG设立了更多的奖项,并有四个幸运的品牌首次捧起了金手奖杯……

    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变水了吗?

     一年一度的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大奖又落下了帷幕。和去年相比,尽管本届GPHG设立了更多的奖项,并有四个幸运的品牌首次捧起了金手奖杯,但令人遗憾的是,包括百达翡丽、宝玑、卡地亚在内的众多主流大牌,仍旧没有回心转意、重返GPHG舞台的迹象。在没有斯沃琪集团,没有百达翡丽、劳力士,没有卡地亚、积家、伯爵等品牌参选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增加奖杯的数量来聚揽人气,今年的GPHG到底是扩容了还是变水了呢?

     奖项数量创纪录

       本届GPHG的最显著的变化就在于奖项数量的提升。根据组委会的记录,第一届的GPHG只设立了7个奖项,分别为男装表、女装表、复杂功能表、珠宝表、日内瓦印记奖、小座钟奖和“金指针”奖。有的奖项听上去就不怎么靠谱,最终小座钟奖被Gucci捧得,最佳珠宝表奖和“金指针”奖的桂冠被同一款江诗丹顿镶满钻款摘取。

       自首届GPHG举办以来,几乎没有任何两届的奖项种类是完全相同的,其中有些昙花一现的奖项,例如最佳超薄表、最佳电子表,甚至带有一种不加掩饰的“买卖色彩”。到上一届的GPHG,奖项总数已增至11项,分类也趋于合理,其中9项是针对产品的,分别为:男装表、女装表、运动表、复杂功能表、珠宝表、技术创新、“小指针”、“金指针”和“公众奖”;另外两个非产品类的奖项分别为评审团特别奖和最佳制表师奖。

       出乎人意料的是,今年在去年的基础上又再度增加了6个奖项:原本的复杂功能表裂变为复杂功能女装表、复杂功能男装表和大复杂功能表,相当于多出两个奖项;

       在女装表和珠宝表之外,又增设了艺术工艺奖,颁给在传统手工艺方面表现出色的作品;针对复刻表款门设立了复古奖;为正式成立(进入市场开始销售)不足5年的年轻品牌专门设立了制表启示奖以示鼓励;增加了颁发给日内瓦优秀钟表学员的奖项(不过今年貌似空缺了);同时还去掉了一个带有个人炒作性质的最佳制表师奖,这样就使总奖杯数达到了创纪录的16项(实际颁发15项)。

       这其中,复古奖和制表启示奖并没有专门的候选类别,而是从其他的候选类别中直接投票选出。例如本届获得复古奖的帝舵Heritage Black Bay,原本参选的是最佳男装表类,而获得制表启示奖的Ressence Type 3原本参选的是最佳创新类,结果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无论是复杂功能表的裂变,还是复古表和艺术工艺奖的设立,都体现出了目前钟表行业的大趋势,即崇尚高级复杂功能(包括女装表),并在表盘的制作过程中大肆应用传统手工工艺。而复古表和制表启示奖更像是给帝舵和Ressence量身定做的奖项,因为在所有入围第二轮的作品中,只有它们俩能够满足复古奖和制表启示奖的评选标准,所以它们两者的胜出没有任何悬念。



    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变水了吗?


     评审团人数创纪录

       同样刷新了历史记录的还有本届GPHG的评审团人数。GPHG自2001年创办以来,评审团的规模就一直呈不断扩大的趋势:由早期的个位数,发展到2009年的12位(1位主席+10位评委+1位专员,专员没有投票权,只有监督权);今年更增加至24位(1位主席+21位评委+2位专员),短短四年内便翻了一番。在充分保证评委的资历和背景的条件下,增加评委人数有利于提升评选的客观公正性;从不同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新兴市场)邀请更多业内人士和收藏家参与评奖,对于GPHG在世界范围内扩大自身影响力的效果也相当显著。另外根据目前的评选流程,评审团队伍的壮大还可以降低爆出冷门的概率。因为市场号召力不足的参赛作品很难获得众多评委的一致认可,而少数“权威”评委也很难再凭借个人的威望左右最终的结果,本届GPHG的获奖名单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作为一个专业的评选活动,评委的人数当然是不可能无限增加的,否则评选本身就成了笑话。21位评委已经是一个空前的纪录,让人怀疑组委会的工作是否足够慎重,如果再扩编的话不仅无助于提升公信力,还会给人以太过儿戏的感觉。

     评审规则略有改变

       评审团人数的改变往往也意味着评审规则的改变。近几届GPHG的评审规则越改越繁琐,也越改越细致。上一届还是由评委通过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每个类别的前10名进入到第二轮,再决出最终名次。而本届由于评委和奖项数量皆大幅提升,便将每个类别进入第二轮的作品数由10款压缩为7款,评委的票数也相应减少。

       规则的改变除了可以减轻评审图的工作量之外,还有利于维持GPHG大奖的整体水平。因为在某些类别(比如女装表和“小指针”奖)中,由于多个主流大牌的缺席,造成前几名作品的含金量降低。如果仍旧维持前10的范围,必然会有一些滥竽充数的作品进来,只为花5500瑞郎给自己做一场全球巡展外加免费广告(报名参选需缴纳500瑞郎报名费,进入到第二轮再交5000瑞郎作为巡展费用)。

       其实GPHG的奖项设立以及评审流程还存在着一个值得商榷的地方,即大多数类别的作品并没有按价格区分。尽管根据一部分评委的说法,不按价格区分证明了“真正的制表工艺不是由钱说了算。”但事实上,顾客在选表的时候是不会将一万瑞士法郎和十几万瑞士法郎的作品列入同一张购买清单的,起码我所了解的两岸三地的钟表爱好者和收藏家们没有这样的习惯。而在GPHG的舞台上,价格相差10倍的作品同场竞技的现象却并不罕见。


    GPHG日内瓦高级钟表变水了吗?


     参选及获奖品牌

       由于上述的诸多原因,本届GPHG的评奖结果基本都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大多数获奖品牌都是GPHG的常客,比如这次分获珠宝表、复杂功能女装表和艺术工艺奖的萧邦、梵克雅宝和香奈儿,这三个牌子过去几年一直在珠宝及女装表的奖项上轮流坐庄——因为组委会规定同一奖项不允许蝉联。

       再比如Habring2去年拿了运动表奖,今年改得“小指针”奖;真力时去年拿了“小指针”奖,今年改得运动表奖。另外像独立制表品牌Voutilainen、Vianney Halter以及在本届GPHG上大获丰收的朗格,几乎也都是年年参选,即便不捧杯也能混个三甲。这样算下来,几乎每一届的十来个奖项都是在几乎相同的20个左右的品牌中产生,基本上是50%的中奖率,另外还有部分“打酱油”的品牌混迹其中,博出镜率。

       今年的奖项数量虽然大幅提升,但参选的品牌基本上还是那些——“轮庄”的仍旧“轮庄”,“打酱油”的仍旧“打酱油”,生顾欣然败亦喜,幸好没有被叫回家吃饭的品牌,否则这届的GPHG就真的水了。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