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品牌动态 > 2014 SIHH——万宝龙 (Montblanc)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图)

2014 SIHH——万宝龙 (Montblanc)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间领域发布时间:2014-01-27关注度:
    文章导读
      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ExoTourbillon Rattrapante以令人惊叹的设计堪称当今高级制表领域的杰作。这款腕表是多种高级师表工艺的集大成之作:置于陀飞轮框架之外的大型摆轮,追针计时功能,以及金质大明火珐琅材质的立体规范指针表盘。

      无可争议,超卓复杂功能腕表是彰显瑞士制表工艺在全球制表领域独特地位的代表。对于万宝龙维莱尔制表工厂而言,超卓复杂功能腕表一直是品牌引以为傲的“主场表演”。在此次香港“钟表与奇迹”钟表沙龙上首次推出的万宝龙制表工艺的最新力作,在超卓复杂领域可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有别于传统陀飞轮结构,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置框架陀飞轮追计时腕表。

      腕表采用脱离于陀飞轮框架束缚的大型独立螺丝摆轮;不再是单一的计时功能,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采用双导柱轮和双夹钳结构实现追针计时功能;不同于常规材质表盘,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的立体表盘以实金和大明火珐琅制成。这款传统制表工艺的集大成之作采用18K白金表壳,规范排列的表盘设计,并能显示兼具日/夜显示的24小时第二时区功能,仅将限量推出18枚。

    2014 SIHH——万宝龙 (Montblanc)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

      复杂工艺的传承

      追针计时属于超卓复杂功能范畴。第一款追针计时码表很可能由瑞士制表师Louis-Frédéric Perrelet发明,他是1770年代发明自动上链装置的纳沙泰尔制表师Abraham-Louis Perrelet之孙。Louis-Frédéric Perrelet在1827年展示了自己发明的“双计数器时间计时器”。这一发明包含两根上下而置的计时秒针:其中一根计时秒针在计时功能开启时持续运转;另一根计时秒针可在按下操控按钮后暂停运转,以计量一次时间间隔。再次按下操控按钮,之前停止运转的计时秒针会追上持续运转的指针,并与其同步运转。法语词汇“rattraper”意为“赶上”,因此Perrelet以“rattrapante 追针”来命名他的这种独创发明。

      另有记载显示,追针计时码表的发明可能归属于名为Joseph Thaddäus Winnerl的奥地利制表师,他定居巴黎时在1829年研发出这一机械装置。Perrelet发明的装置中,当追针暂停运转,第一个时间间隔被记录后,螺旋弹簧将追针秒针推向持续运转的位置。Winnerl的发明正好相反,在一个心形盘和一根心形杆的推动力下,追针秒针可以回到所需位置。这种带有心形盘的结构至今仍被广泛应用,并激发了两位瑞士制表师Henri-Féréol Piguet 和Adolphe Nicole在1862年发明了计时功能的归零机制。

      为间隔时间的计量不遗余力

      常规计时功能通常被归为 “日常使用的”或者“复杂功能”范畴,而追针计时功能则完全属于超卓复杂领域。如果将常规计时装置改造为追针计时功能,制表师需要额外增加大约70%的机芯部件——例如,需要为计量时间间隔增加一根追针秒针,这根秒针在被暂停的同时完全不会影响常规计时秒针的持续运转。制表师需要为这些精巧钢制部件的制作、加工、装饰及组装付出长时间的劳动。万宝龙维莱尔制表工厂坚持采用手工制作各种机芯部件,因此需要付出大量工时和人力。这种传统基于“格式化功能分配”,数小时甚至数日的缜密工作只为打造出计时和追针计时装置的各个功能部件,随后精确调校,精密组装。“格式化功能分配”在整个计时装置的组装过程中被严格实施:制表师需要通过专用放大镜仔细观察计时装置的启动及运转过程,即使发现细微的非常规运作,制表师也需要立刻拆卸计时装置,并再次进行调校组装。例如,区区百分之一毫米的偏差,或者杠杆位置极度微弱的偏移;机芯装置经过再次组装后,将通过计算机再次检查其运转过程。这一过程可能需要重复5次、6次、甚至更多——只为保证万宝龙维莱尔制表工厂生产的每一枚腕表机芯均能精确无误地在万宝龙腕表中运转。

      如此繁复的工作,只为一枚足以吸引每一位腕表爱好者眼光的追针计时机芯。当腕表爱好者开启计时功能,他们都会通过表背的蓝宝石水晶玻璃表镜仔细观察导柱轮(用以控制常规计时装置)和追针导柱轮(用以开启和关闭追针轮夹钳)的运转,以及手工倒角打磨的计时杠杆(按下相应的计时操控按钮,计时杠杆将指令传递给两个导柱轮,离合装置,心形归零盘以及计时夹钳)的精妙运作。同样清晰可见的还有细长切割成型的钢制弹簧,当按下2点位置的追针计时按钮后,钢制弹簧将压住追针夹钳,佩戴者得以读取计量的时间间隔。再次按下这个按钮,夹钳松开,心形归零盘自动使追针齿轮与常规计时齿轮同步运转,追针秒针与常规计时秒针也将同步运转。

      维莱尔:计时码表的家园

      维莱尔,位于瑞士伯尔尼州汝拉山脉的一个小村庄,恰巧位于制表都市比尔和拉绍德封的中间位置。万宝龙维莱尔制表工厂的前身——美耐华制表工厂于1858年起就已驻地于此。自成立之初,美耐华制表工厂就以令人惊讶的激情与成就在瑞士制表业占据着重要地位。

      在那个年代,美耐华的多数竞争者都只能被视为“组装工厂”,它们大多外购机芯部件,组装之后制造出成品机芯。与此同时,一些拥有远大抱负的制表师在维莱尔已经开始自主研发制造机芯。这些机芯具备了当时最佳的品质,并多次在国际工业博览会上获奖。计时机芯的大规模生产开始于1887年:这些机芯最初都具有大尺寸,以适合怀表中使用。随后不久为腕表生产的小尺寸机芯开始盛行。计时机芯专业程度的不断提高,在1930年代催生出了Calibre 42机芯,它的摆轮可以每秒往复振动100次,因此可以最高测量1/100秒的时间间隔。同时期生产的还有追针计时秒表,可以在不影响计时的情况下测量间隔时间。在1936年的柏林夏季奥运会中,这些由美耐华生产的计时秒表为这家制表工厂赢得了全球声誉。

    2014 SIHH——万宝龙 (Montblanc)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


      专利:万宝龙外置框架陀飞轮

      陀飞轮擒纵装置是万宝龙维莱尔制表工厂制表师的另一个专业领域。尤其是在陀飞轮中使用的大型厚重的自制摆轮,彰显出万宝龙制表师的精巧而娴熟的技艺。

      两百多年前,为抵消由于地心引力对钟表摆轮稳定振荡的影响,堪称天才创意的陀飞轮装置被发明。陀飞轮围绕整个擒纵装置做匀速转动,以补偿摆轮游丝由于地心引力影响时产生的频率误差。

      不断追求创新,创作前所未有,是万宝龙维莱尔制表工厂的另一传统。获得专利的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象征着制造商的再一次创新:万宝龙优化了设计巧妙的陀飞轮装置,使其更加吸引力。古希腊语前缀“exo”意为“外部的,在外的”。对于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而言,这一前缀具有两层含义。首先,陀飞轮旋转框架和擒纵系统位于机芯主夹板的外部,也就是说,位于机芯一侧。其次,摆轮位于陀飞轮框架的外部,并在不同的平面上振荡。维莱尔1858系列腕表从这种全新的定位设计中获益匪浅——如果将大型摆轮置于框架内部,则要求陀飞轮框架具备更大的尺寸。采用外置摆轮设计,陀飞轮框架就能够具有比摆轮更小的直径,并且在光彩熠熠的螺丝摆轮下方不停旋转。摆轮通过双桥形框架固定,桥形框架呈交叉长圆形,形似象征无限的数字“8”。下方的陀飞轮通过一个双轴承固定,围绕中心旋转。

      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的另一特征在于陀飞轮的转速——完整转动一周需要四分钟。传统陀飞轮多为每一分钟旋转一周。降低陀飞轮的转动速度,可增强对鉴赏者的视觉冲击力,对动力的需求更小,又可保证与快速陀飞轮同样出色的补偿效果。摆轮游丝上部采用Philips末端曲线设计,以每小时18,000次(2.5赫兹)的频率振荡。因此,计时功能可测量的最高精度可达1/5秒。

      将陀飞轮的转速降低75%(对比四分钟陀飞轮与一分钟陀飞轮),可以大量节约发条动力。此外,旋转框架尺寸相对较小,质量更轻,也在旋转过程中降低了动力消耗。此外,摆轮从旋转框架中被释放出来,同样可以降低动力消耗。相比传统陀飞轮装置,万宝龙的这一创新设计可节省约30%的动力需求,这对于追针计时功能而言可谓百利而无一弊。将摆轮与旋转框架分离的优点则是:由于不受到旋转框架惯性影响,摆轮振幅的稳定性将大大提高。

      由于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的创意配置,虽然整合了结构复杂的追针计时结构,但追针计时仍然能够保证高度的精确性。追针计时可与常规计时功能共同依赖同一发条盒的动力。如果没有专利的外置框架陀飞轮结构,这些优势在计时功能中不可能得到体现。

      借助一种获得专利的节能机制,常规计时与追针计时测量的精度得以呈现。通过计时结构中最为复杂的追针计时装置,万宝龙维莱尔制表工厂证明,在最具挑战性的复杂计时领域,制表师的创新与激情仍显游刃有余。

    2014 SIHH——万宝龙 (Montblanc)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


      具有第二时区和日/夜显示功能的规范指针表盘

      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以传统座钟的形式呈现常规时间,表盘中央的蓝钢镂空指针用以指示分钟信息,小时指针则在6点位置的副表盘中做圆周转动。这种独具魅力的设计是历史上规范座钟的延续——两百多年前,这种设计的座钟出现在主要港口的船运公司,著名的钟表制造工作室,以及象征权力的国家部门结构。

      表盘显示中除常规计时秒针和追针外,还加入了第二时区显示——这一功能在现代社会得到了普遍认可和更高的关注度。6点位置的副表盘上有两根小时指针:上部的蓝钢镂空指针用以指示所在地时间,下方的灰色指针则用以指示家乡时间。当佩戴者身处家乡时,两根上下而置的指针将同时指向相同的小时时标。当佩戴者跨越时区,就可按下8点位置的按钮,以小时为单位快速调节所在地时间。副表盘右上方小巧的24小时显示盘可提醒佩戴者家乡正处于白昼,或者黑夜。

      高级制表的集大成之作

      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不仅仅因为其独特的复杂功能激发出无限热情,设计独特的表盘,更成为复杂功能显示的大舞台。不同于平整的普通表盘,当鉴赏者凝视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的立体表盘,所有细节的精致处理将会清晰呈现。兴奋之余,鉴赏者依然被表盘镂空处的外置框架陀飞轮深深吸引。

      腕表的陀飞轮框架位于机芯主夹板之外,通过部分镂空的表盘以及表背的蓝宝石水晶玻璃,鉴赏者可以清晰透彻地观察到这一迷人的装置。规范指针排列的表盘采用实金制成,外表面镀铑并以精细的磨砂粒纹装饰。陀飞轮区域相比表盘平面略低,表盘外缘区域为用以精确计时1/5秒的秒钟刻度,并同时用以分钟显示。表盘所有其他刻度环均以大明火珐琅装饰其上:小秒针表盘位于9点位置;30分钟计时副表盘位于3点位置;双边珐琅装饰的小时表盘则位于6点位置,并加以24小时显示盘。大明火珐琅属于高级腕表装饰领域最古老而复杂的工艺,同时也是最经久耐用的装饰方式——颜色与光泽可保持数百年不变。

      18K白金限量款

      繁复的手工技艺象征是最为纯正的瑞士制表传统。秉承这一传统的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超卓复杂腕表自然成为限定产量的稀世珍品——腕表采用18K白金材质表壳,仅将限量推出18枚。

      圆形白金表壳直径47毫米,经过高抛光处理,表盘上面的蓝宝石水晶玻璃表镜经过高度拱形处理(forme chevée),表镜侧面垂直向下收缩,造型独特。旋入式表壳底面采用嵌入蓝宝石水晶玻璃,使鉴赏者可以细细品味复杂机芯装置的精密运作。控制常规计时功能的导柱轮装置位于6点位置,控制追针计时的导柱轮装置位于追针操控按钮旁;两者之间,则是装饰精美的计时杠杆、齿轮、心形杠杆,以及追针夹钳和弹簧等部件。这些部件经过倒角打磨,表面以拉丝处理,棱边经过抛光装饰。只有通过手工精雕细琢,方能达到如此之精美。在闪亮的机芯部件之中,同样精美的还有装饰以日内瓦纹的桥板, 轴眼镶嵌的红宝石,以及镀金齿轮。

      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外置框架陀飞轮追针计时腕表采用黑色鳄鱼皮表带,搭配18K金双重折叠表搭扣。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