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人物关注 > 王佳琦,时针可以定格记忆(图)

王佳琦,时针可以定格记忆(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尚时间发布时间:2014-01-14关注度:
    文章导读
      男人都有野心,而世界过于博大,在和平时代的收藏家,内心深处渴望收藏的其实是整个世界,而不仅仅是他们的藏品……

    王佳琦,时针可以定格记忆

     男人都有野心,而世界过于博大,在和平时代的收藏家,内心深处渴望收藏的其实是整个世界,而不仅仅是他们的藏品。王佳琦就是个典型的和平时代的收藏家,83年生人,在玩家圈里也是年轻的闪闪发亮,他的职业是经营相机,爱好是手表和电影,都是在时光中寻找定格的瞬间,期待在某时某刻的某个画面,拥有自己的世界。

    在快门与表芯上生活

       王佳琦平时经常穿格子衬衫,长着一双笑眼,该是三十而立的年龄,依然有着80后那种青春不尽的气势,看起来就像是个还能不用考虑生活,只需考虑爱好的大学生。

       实际上,王佳琦是德国禄莱相机亚太区的负责人,在国际市场上禄来是和徕卡齐名的专业级相机,莱卡是135机型的顶级,禄来是120机型的顶级,作为收藏品,都在不断升值,而且因为禄来比徕卡的产量要少,所以市场保值率更高,甚至包括量产品也会增值。

       相机和手表一样,都是精密机械工艺品,两者都在接受数码产品的挑战,而渐渐脱离日常功能性而成为一种艺术品。

      “早前我是玩摄影的,后来做相机生意,而且我喜欢收藏表;在这个圈子里,收藏表的人也会收藏相机;当你买到了一款好表,总得放网上show一下,那就得拍照,拍照就得要好相机,所以是这两者都是相通的。”

       圈子很小,王佳琦玩得很high,他是资深摄影玩家,对德国光学摄影装备了如指掌,早年从事专业摄影工作,并给国内知名摄影网站“色影无忌”进行照片专业评测,也是收藏相机器材的发烧友,拥有很多市面上罕见的,极其珍贵的禄来和徕卡经典相机。

       在手表收集领域,收藏有价值的手表,他现在有20多块,包括百达翡丽、劳力士、爱彼、万国、沛纳海等品牌,他不是单品类收藏者,仅仅是出于喜欢而买表的玩家。

       他觉得男人对于精密仪器用品,天生就有一种兴趣爱好,他喜欢功能的卓越和外观之美,买表的前提是可戴可玩。加上玩相机的时候养成的资讯收集癖,他对手表的知识了解也十分丰富,还喜欢在生活细节中寻找手表的踪迹。

      甚至在看电影的时候,他不止是看剧情和剧中的美女,还要盯着看诸位戴了什么表。在电影中,有许多让王佳琦感觉印象深刻的表款,比如在电影《十二生肖》里面成龙戴着Urwerk,而在日常生活中,王佳琦则看到过成龙戴Richard Mille,觉得成龙是个非常喜欢休闲运动的人。而电影《寒战》里面,郭富城戴着浪琴,也让王佳琦对于品牌的宣传敏感度感到佩服。


    王佳琦,时针可以定格记忆


     王佳琦就是个生活在相机的快门与手表的机芯之上的男人,他乐于享受这些机械时代的精致之美。

       “我真的就是喜欢收表收相机,当我买了一块手表后,我会当天晚上拿出来使劲琢磨它、没事拧拨拧拨,男人嘛!我还有一位朋友就喜欢把东西拆了再组上,前段时间他把自己喜欢的一款相机拆了,但组不上了。还好我玩得比他安全。(大笑)”迷恋光影的纪念

      手表和相机都是越老越值钱,而收藏家其实是越年轻的越“好”玩。

      因为在像王佳琦这样的年轻玩家眼中,“好玩”比“值钱”更重要,在同样喜欢手表的青年玩家圈子里,他们之间可不是拿着放大镜互相看彼此的藏品来交往,而是要玩出花样。

       比如,有次相约一起去看电影,但是,大家要统一全戴上某个品牌的某款手表一起出席,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玩的现场。“而且,我不觉得喜欢表的人就是对时间敏感的人,我是一个很守时的人,但是,并不会时刻校对手表时间,我们有时候聚会,大家坐在一圈,有人一问时间,才发觉,大家十只表里有八只的时间是不对的。我觉得戴表就是要一种感觉,没在意时间对不对,但是我戴的时候会调准时间再出门。”

       王佳琦说自己开始喜欢手表后,就用心研究手表,也会研究喜欢手表的人,他会注意身边的人戴着什么品牌的表,从佩戴风格可以简单了解他们的个性。在自己犹豫要购买哪个品牌的同时,如果在电影和电视中看到了自己喜欢的演员或者角色会戴什么风格的手表,他自己就能很快下决定,要购买的手表的品牌以及型号。

       而且,香港那种老派收藏家圈子的遗风,还是多少流传到了王佳琦身上,那就是“熟人交易”,商业总是要夹杂几分人情。王佳琦自己买表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去找自己认识的表商朋友,他的藏品,很多都是私人交易,价格有优势,质量有保证,短时间内还可以退货,这就是人情收藏。

       第一次亲自从表商手里接货,是在两年前,王佳琦玩表最疯的时候,一个香港朋友,每次王佳琦去香港,他都来接王佳琦,请王佳琦吃饭,每次都戴着不同的表,就给王佳琦讲那些表的品牌故事、背后的历史。有一次半夜两三点,他给王佳琦打电话说:“这里有款你特别喜欢的表,你要吗?”王佳琦当时考虑了一晚后,就买了。

       “我觉得买表、玩表、收藏这件事,也是一种寻找和纪念,其中的乐趣,就像我一位朋友说过的一句话:你有我有大家有,还有就是你有我没有,我有你没有!”手表首先是热爱,去买限量版其实是在买自豪感,可以买到别人买不到的,那种独享的感觉才有趣。


    王佳琦,时针可以定格记忆


    收藏的是价值也是时光

      说起收藏,总是有人会把投资与收藏的概念混淆。王佳琦会很认真地告诉别人,收藏是因为喜欢,不会卖,想投资才会买了再卖。

       “当我喜欢的时候,我也可以转让给喜欢这表的人,虽然也绝对不会赔钱,但是让我去投资转卖的话,我就觉得没趣了。”王佳琦当天戴着的一块爱彼就是拿了一只沛纳海和10万块港币,在一个表商手里换到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值了,因为他自己很喜欢。

       王佳琦是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喜欢表了,第一只表是父亲送给他的,那款石英表才花了90块钱。上高中的时候,当时的女朋友也是现在的老婆送了他一块手表,也许从那时开始,王佳琦的心里就把表和感情联系在一起了,而不是把表当商品。

       王佳琦自己买的第一块正品表是上大学的时候,那时的他从一个朋友的朋友那里买了一块特便宜的欧米茄,买到手也不知是真是假,就拿去欧米茄专柜求鉴定,专柜的师傅就是不给鉴定真假。

       有朋友给王佳琦支招,让他拿着这块表去别的专柜要求换一个表带,王佳琦还真拿去了,另一个专柜的服务人员就说,国内没有现货,表带要定制,价格是2000多块。“我的天啦,我那时候一听,就知道这表绝对是真的,这次值了,心里特别美!”

       那时候开始,随着年龄的不断成长变化,王佳琦对手表款式与品牌的喜爱也在不断变化,但是,从朋友和朋友的朋友手里买表的习惯却保持了下来。

       “我觉得只要自己喜欢的就是好表,只要不是假表的,自己喜欢的都可以买。人可以骗别人但是不能骗自己,我觉得这句话特棒。可能我以前买表是冲动,但真接触这个圈子之后,朋友会帮我看值不值,保不保价,喜不喜欢。别人买表只是为了收藏,但我收藏它们也必须得戴出去,这才有感觉。”

       王佳琦因为玩表而交了各种的朋友,观察不同的人也是玩表的一种乐趣,在香港的时候,王佳琦看到几乎出租司机都恨不得人人戴一块劳力士,就觉得的手表代表着一种文化,一种男人想肯定自己的期望的投射。

       如今,相机和手表以及我们,都走进了数码时代,一旦数码化以后,其实许多味道就已经变了,数码相机与滤镜程序改变着摄影爱好者的世界,石英表仿佛汪洋大海,机械表其实就像是海中的孤岛。

       只有真正的玩家才会坚持搜寻那些真正的机械手表与光学相机,试着用时针和快门一起定格时光的记忆。

      “我觉得真的收藏品,是不仅要有一个复古的形,还要有一颗复古的‘芯’。”

      本文标签王佳琦收藏家手表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