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人物关注 >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图)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腕表时代发布时间:2014-01-13关注度:
    文章导读
      摩凡陀集团的创始人Gedalio Grinberg于1931年9月在古巴出生,父亲是当地的一个珠宝商人。他15岁的时候就开始涉足钟表生意,很快就建立起自己的钟表店,从中低端品牌开始,每月可以卖出30-40件钟表产品。

      摩凡陀集团的创始人Gedalio Grinberg于1931年9月在古巴出生,父亲是当地的一个珠宝商人。他15岁的时候就开始涉足钟表生意,很快就建立起自己的钟表店,从中低端品牌开始,每月可以卖出30-40件钟表产品。不久,尊皇品牌的古巴总代理主动联系他,希望他代销部分尊皇的手表。在尊皇上进一步积累了资金和名声。古巴当时的最大的表行老板不久就把Grinberg招募到旗下作为接班人培养。这家表行是南美地区欧米茄品牌的第二大代理商,Grinberg也因此与欧米茄当时的销售总监Adolph Vallet开始了直接的沟通,并从欧米茄的管理经验中汲取了很多营养。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Adolph Vallet在1956年来到古巴度假,与Grinberg做了一次非常深入的沟通,在这次度假中Vallet提到了一个瑞士品牌的名字 - 伯爵,这给Grinberg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为他后来的真正发家致富埋下了种子。Vallet介绍说,伯爵目前(1950年代中期)还只是一个拉科特奥费(参考阅读:钟表名城)的小厂,只是给欧米茄做机芯和配件代工的,但是伯爵的老板很有志气,在超薄机芯上有一定基础,未来如果运营得好有希望崛起为一个新的顶级品牌。Vallet建议Grinberg与伯爵谈谈,成为在南美的唯一代理。不过,1959年元旦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率领的人民武装成功推翻旧政权的统治,古巴的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这项与伯爵的合作刚开始就被迫中断了。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Grinberg被新政权的执法机关秘密审讯,连续羁押8小时之久并受到了生命威胁,此后下定决心逃亡美国。1960年8月16日,Grinberg一家来到美国,期间打点各路关节几乎耗尽钟表生意积累下的所有财富。在迈阿密他连续尝试了肉制品、二手车等很多工作和小生意,但一直没什么进展。直到1961年3月,伯爵的销售总监联系上了他,希望他到纽约去开办伯爵的北美代理业务。Grinberg与两位古巴移民朋友一起开赴纽约,以一皮箱赊购而来的伯爵手表和一间租用的办公室开创了自己的伯爵北美总代理生涯。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当时伯爵刚刚开始自主制表,品牌知名度不高,而且均价定位在1000美元以上,因此业务开展并不容易。何况60年代初的美国经济刚刚起步,当时的石油大亨洛克菲勒自己也不过是佩戴20美元左右的天美时(Timex)而已,人们在高端消费品上的投入并不像现在这样热衷,当时百达翡丽全年在纽约也只能卖出20多块表。Grinberg当时正确地采取了两条策略,一是成功地说服顶级生活杂志《纽约客》发布伯爵的广告,二是说服顶级珠宝零售商梵克雅宝代卖伯爵的腕表产品。当年在《纽约客》上设计的广告词更为精彩:“所有人都告诉我,伯爵是世界上最贵的腕表。”伯爵就是这样逐渐在北美打开了局面,同时随着战后经济的稳步回升以及第一代婴儿潮出生的人们逐步走向社会,伯爵在北美乃至全世界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美国销售额五年间从16万美元增长到600万美元,逐步跻身于顶级腕表品牌之列。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Grinberg通过代理伯爵和后来的昆仑积累了巨大财富,也成功改变了美国人对腕表的消费态度,当然也成为美国当之无愧的表行巨头。石英危机袭来,他敏锐地捕捉到市场的周期性机会,寻找到几个濒临破产的瑞士钟表品牌,并帮助其渡过了难关。1969年,曾尝试购买摩凡陀但没有谈成。1970年收购了瑞士表厂Concord。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他在1979年成功主导了超薄石英表Delirium表款的开发,成为瑞士表从日本石英表三巨头的压力中扭转颓势的先锋。这种Delirium腕表只有1.98毫米厚,机芯和整体制造来自著名的ETA公司。在欧洲,这款Delirium以浪琴、绮年华(Eterna)的品牌进行售卖,而在美国则冠以Grinberg的品牌Concord。这一产品的开发,也为ETA公司后来开发出著名的Swatch打下了坚实的基础。ETA的前总裁Ernst Thomke曾表示,Grinberg在推动瑞士制表业向新的石英技术做出转变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不但为ETA的石英机芯开发投入了200万瑞士法郎,还亲自以在北美市场积累下的营销经验参与到了Delirium腕表的产品设计之中。当然,由于Delirium设计得实在太薄,以至于一些技术问题没能完美解决,因此在商业上并不成功,但这一表款无疑推动了瑞士制表业的整体觉醒,也使Concord品牌在北美市场闯出了不小的名头。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时光荏苒,1983年Grinberg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成功收购了摩凡陀并全身心投入到产品的重新定位和管理调整上面。四年后,摩凡陀的销售额从四百万美元增长到五千万美元,成为80年代末期最有影响力的入门轻奢(Accessible Luxury)品牌。Grinberg随后组建了摩凡陀集团,不但包括已收购的Movado,Ebel,Concord等瑞士品牌,还与Hugo Boss,Coach,Tommy Hilfiger,Lacoste,Scuderia Ferrari,ESQ等时尚品牌签约以他们的品牌推出腕表产品,集团在纽约交易所上市(NYSE: MOV),目前市值达到11亿美元,年销售额5亿美元左右。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Gedalio Grinberg先生除了作为全球非常有影响力的钟表商人外,还与美国政界和文艺界保持着非常良好的互动。他与安迪沃霍尔等著名艺术家,以及从里根到克林顿的几位总统保持着不错的私交,也是美国芭蕾舞剧院的赞助人

    一个拯救了瑞士钟表业的古巴人

      2009年1月,Gedalio Grinberg逝世,享年77岁。《纽约时报》的讣告中称其为“腕表大亨”(Watch Baron),可谓实至名归。他所留下的摩凡陀集团目前由其子Efraim Grinberg执掌,仍是活跃在世界表坛的重要钟表集团之一。

      本文标签摩凡陀古巴钟表店瑞士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