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品牌动态 > 劳力士的另一种成就 专访维也纳爱乐乐团主席(图)

劳力士的另一种成就 专访维也纳爱乐乐团主席(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尚时间发布时间:2014-01-09关注度:
    文章导读
      劳力士手表能够带给我们什么,这个问题在不同的人心目中有着不同的答案。而在我看来,劳力士手表不但可以带给我们精准的时间,带给我们对于高品质生活的体验……

    劳力士的另一种成就 专访维也纳爱乐乐团主席

     劳力士手表能够带给我们什么,这个问题在不同的人心目中有着不同的答案。而在我看来,劳力士手表不但可以带给我们精准的时间,带给我们对于高品质生活的体验,它还是一张入场卷,让我有机会走进国家大剧院,欣赏来自不同音乐的顶级艺术大师和艺术团体的表演。劳力士为什么要长期坚持不懈地在全球从事艺术赞助活动?当浑厚的音乐声响起,当你被这种人类思想和感情的最高表现形式感动得几乎要流下眼泪的时候,答案自然在心中揭晓,因为只有艺术家的至高成就才配得上劳力士,只有懂得艺术的人才懂得欣赏劳力士的精神。

       在初冬北京晴朗的夜晚,我很荣幸走入国家大剧院音乐厅,聆听一场由维也纳爱乐乐团带来的古典音乐会。拥有171年历史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是目前最顶尖的古典交响乐团之一。乐团95%以上的成员为男性,以纯正的德奥风格及细腻美妙的音色闻名于世,曾有多名诸如马勒、理查·施特劳斯、勃拉姆斯等知名作曲家与指挥家指挥该团演出。

       在音乐会结束后,我有幸通过劳力士,采访到乐团主席Dr Clemens Hellsberg。他不仅待人谦逊温和,谈吐风趣,而且在与其面对面交流的过程中,我还从这位与音乐相伴超过30年的老人身上,看到了他对待生活、对待音乐的态度,很传统,很执着,也很有责任心。想必,这种态度来自于良好的西式家教,以及传统音乐对其民族的影响与熏陶。其实,有很多像Dr Clemens Hellsberg这样的德国音乐家,一直沿袭着老日尔曼人在生活方式、处事风格、引导天赋等方面的习惯与做法。而得益于这样的传统与传承,Dr Clemens Hellsberg的儿子Dominik成为了一位足够优秀的小提琴手,在乐团内担任第二小提琴的位置。

    尊重艺术是一种美德

       身为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主席,Dr Clemens Hellsberg不仅要对乐团管理委员会负责,对乐团的142位成员负责,争取做一位合格的家长、团长,而且还要对乐团的历史档案了如指掌,精心保存。我曾经拜读过由他撰写的《国王的民主》。在这本出版于1993年的书中,他对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历史、组织及管理进行了翔实的阐述与剖析,特别是“乐手自制”的特殊管理模式,以至于影响其他同类乐团纷纷效仿。也就是说,对于这支完全自主管理经营的乐团,不仅没有强大的资金后盾,而且也不具备国有属性或商业属性。而单纯依靠通过售票获得的收入,是无法完全支付整个乐团每次出国出演的巨额费用。事实上,每场音乐会都需要非常高额的成本支出。这对于“无依无靠”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来说,无疑是最亟需解决的。因此,当那些对艺术持有共同目的的赞助商出现在乐团视野内,的确能够带来必要的资金支持,同时也有益于在全世界进行艺术文化的引导与传播。

       不过,乐团对于赞助商的选择,是十分挑剔的。乐团的很多艺术及行政事务,皆由民主选举产生的乐团委员会全权代理,而对于选择指挥家、确定曲目、制定演出季以及规划排练曲目等具体事宜,则是由乐团的142位成员讨论决定的。Dr Clemens Hellsberg告诉我,之所以选择劳力士这样的企业,不仅是所有乐团成员的决定,也源于乐团与劳力士的相互契合。“我们与劳力士的合作始于2009年的新年音乐会,而在那之前,劳力士对我们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了解。可以说,他们很清楚我们是如何进行演出的,也知道我们的思想与感受是怎样的。” Dr Clemens Hellsberg 觉得,最近的四年时光是他演出生涯中最棒的一段日子,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与赞助商劳力士品牌的合作,“说真的,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劳力士永远不会把他们的意愿强加于我们。他们懂得尊重艺术,尊重音乐,尊重我们自己演出的自由权利”。

    用强大生命力去传承

       中国人对待西方古典音乐的态度,向来带有一丝崇敬之情。作为文革之后第一支到访中国的西方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从进入国人视野开始,已经不仅是音乐与艺术的使者,更是世界和平友谊的代言人。自从1987年央视第一次转播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起,每年1月1日观看音乐会现场直播,成为中国人庆祝新年的又一个习惯,同时对于古典音乐的理解,也渐渐深入。走入音乐厅,现场感受古典交响乐的魅力,成为不少国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上世纪80年代。”谈到中国这些年的变化,Dr Clemens Hellsberg告诉我,他在11月2日的演出中便切身感受到,中国观众在欣赏西方古典交响乐方面的变化,“他们已经开始学会与乐团艺术家们进行互动,也知道应该在何时才能鼓掌。而对于乐团的艺术家们来说,观众的反应能够直接影响到他们的表现。Dr Clemens Hellsberg 很赞成这一说法,“如果观众表现出非常无聊的感受,那么我们也会受到这种情绪的影响”。

       “所谓艺术传承的价值,在于对艺术本身的追求,对艺术极致的苛求。你可以将其视为一种永恒的象征。”Dr Clemens Hellsberg并不认为古典音乐会受到现代艺术的冲击,更不会遭到时代的淘汰,“现实告诉我们,艺术受众越多,参与的人越多,艺术的生命力就越强大”。

       在采访过程中,Dr Clemens Hellsberg还特别提到了维也纳仲夏音乐会(Summer Night Concert Schoenbrunn)。虽然它的名字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还比较陌生,但实际上它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已经接近甚至达到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水平。从具体的数字来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于1941年举办,从1969年开始进行全球直播,目前总共有84个国家超过10亿人收看。而维也纳仲夏音乐会始于2004年,场地设在奥地利维也纳美泉宫后花园内,才不到10年的时间,就已经有73个国家能够同时转播这场音乐会。这应该被视为古典音乐焕发新生活力的一种体现吧。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