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经销商资讯 > 成功故事 > “袜业之都”生意经:袜子在我脑袋里永远有钱赚

“袜业之都”生意经:袜子在我脑袋里永远有钱赚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第一财经日报发布时间:2013-12-03关注度:
    文章导读
     “不管我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袜子的生产。顾伯生的工厂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在规模不大的厂房里,却可以看到来自于英国、意大利、日本、美国等各国的旧机器。和袜子产值一样不可估量的还有顾伯生的资产,仅在其家中,便珍藏着从全世界搜集来的将近2000台旧袜机。 

      “不管我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袜子的生产。它在我的脑袋里永远有钱赚。”说这话的人名叫顾伯生,是大唐镇诸暨日盛纺织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今年刚满40岁。

      1985年,从台湾回大陆的舅公爷给了顾伯生一家两百美元,“拿去诸暨当掉,家里出点钱,再借点钱,买了一台价值六七千元的手动袜机。”顾家从此以生产袜子为生。今天已成长为“袜业之都”的大唐镇,当时还仅限于零散的家庭小作坊式的袜子生产,由女人提着篮子去沿边的公路上售卖。

      1年后,年仅13岁的顾伯生开始参与家中的袜子生意,这也被他视为正式进入袜子行业的时刻。1996年,意识到要想在袜子行业赚钱,就必须要充分了解技术和市场的顾伯生走出国门,独自游历世界。

      “到2003年,我基本上走遍了世界上的袜厂。可以说,世界上70%的袜厂我都去过了。”顾伯生说。

      据顾伯生介绍,每次出国他都会以中介的形式做些生意,拉些客户,同时了解当地状况。他不仅将国外的客户带回了大唐,而且还买回了一些旧机器。“以前我们大唐是竞争不过义乌的,因为义乌能轻易买10台10多万元的机器,但大唐没有这个钱的。所以我们就想办法买旧机器,然后改装机器。”

      拥有大量二手机资源、熟悉各国机器和技术的顾伯生开始着手购买国外的旧机器,并亲自改装机器。一台售价六七千元的旧机器在他的手里可轻松改造成可以生产新花式袜子的机器,除掉改造的1万多元成本,最终的价值可翻上2倍。两三万元的改造机甚至可顶得上一台售价六七八万元,甚至20多万元的新机器,顾伯生为当地小作坊和小企业的袜子生产省下了可观的成本。

      与此同时,大唐镇从1996年总和不到3000台的电脑袜机,也逐渐成为如今拥有10多万台电脑袜机的袜子产业聚集地。然而,在顾伯生看来,大唐的发展已受到限制。

      “土地不够,房子也有限。整个大唐要发展,政府主导的新规划还要落实。”顾伯生说,而以技术和思路始终走在袜业市场最前端的他,瞄准的是高端的市场,而大唐亟待推进的,也正是从低端升级至高端产业链的转型。

      用顾伯生的话来说,“地下卖袜子的市场已经饱和了,桌子上卖袜子的还不饱和,柜台上卖袜子我们根本还没有。”大唐生产的袜子充其量是进入了国外认为的小百货,比如沃尔玛和麦德龙等超市,但最赚钱的高端市场,大唐的袜子还没能进入。

      而在坚持为国外高端品牌做代工的顾伯生看来,高端产品必须拥有大品牌和高品质。而他目前在做的代工也区别于传统的代工,除了借用国际的品牌和品质标准之外,所有的工艺、原料、款式和机器都由他们自主研发、自行做主。

      顾伯生将几双山羊绒袜扔在桌上,拿起一双仔细查看并用手触摸。“我们这里要求非常严格,有一个不行就会返工。”

      据顾伯生介绍,桌上以山羊绒为原料的冬袜是给瑞典Peak Performance品牌做的代工产品。专卖店的售价约70欧元/双。除了瑞典的这一高档品牌,顾伯生还在给英国的两个高档品牌做代工,日本的一家品牌也已有了与其合作的意向。

      顾伯生说,代工这一类的品牌可获得10%以上的利润率,也即一双70欧元的袜子能赚70元人民币。这也是他信誓旦旦地称“我们一双袜子的利润多于别人一打袜子利润”的底气来源。

      顾伯生的工厂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在规模不大的厂房里,却可以看到来自于英国、意大利、日本、美国等各国的旧机器。轰轰运转的机器都已经过精巧的改良,可生产出当代品质一流的高端袜子。

      “现在一共是150台设备,每年生产130万到150万双袜子,但产值我没办法衡量。”顾伯生说。

      和袜子产值一样不可估量的还有顾伯生的资产,仅在其家中,便珍藏着从全世界搜集来的将近2000台旧袜机。而顾伯生眼下考虑的是自身的品牌如何宣传,自家的袜子用怎样专业的模特,如何和世界品牌挂钩。

      顾伯生的经营理念是要做最好、最舒适的袜子。为了生产出舒适程度尽可能高的袜子,他仔细地计算着各类材质的含量,并不断改进生产工艺。

      “袜子里含10%的棉吸汗最舒服。”经过几十年的经验积累,顾伯生可以娓娓道出各项最佳指标。“如果有人出脚汗多,我就可以为他专门定制,把棉克重量提高一些。”

      除了自身盈利,并把技术、机器和客户带进大唐,顾伯生也培养了一批成熟的技术工人。他说,整个国内袜子行业从他这儿走出去的人才不低于30%,而目前在厂里工作的20多名工人,又懂机器又懂袜子生产的全工技术人员的年薪可达20万元,一般的技术工人也有4000多元的月薪。

      而对袜子生产精益求精的顾伯生对于自己的生活,却并不追求完美。一辆已经开了10年的银白色雷克萨斯停在工厂的门外,已然有些泛黄,而这个不会任何外语的男人,每逢出国前,依然还是会想办法尽量查询到更多有关当地语言的关键词。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