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时尚资讯 > 风尚饰界 > 从怀表到腕表,200岁的手表

从怀表到腕表,200岁的手表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尚时间发布时间:2013-11-27关注度:
    文章导读
     真正意义上的手表自诞生至今不过百年,题为200岁的手表看上去无异于痴人说梦。众所周知,手表是由怀表演变而来,抛开手表的表带不提,二者在壳型、尺寸、机芯方面也有千差万别,不可同日而语。但如今的一些热门经典款手表,却完完全全继承了距今约200年前,怀表发展到巅峰时期的设计。我们不仅将这几款作品筛选了出来,而且还在卷帙浩繁的历史书页中,找到了它们的原型怀表以为对照。

     真正意义上的手表自诞生至今不过百年,题为200岁的手表看上去无异于痴人说梦。众所周知,手表是由怀表演变而来,抛开手表的表带不提,二者在壳型、尺寸、机芯方面也有千差万别,不可同日而语。但如今的一些热门经典款手表,却完完全全继承了距今约200年前,怀表发展到巅峰时期的设计。我们不仅将这几款作品筛选了出来,而且还在卷帙浩繁的历史书页中,找到了它们的原型怀表以为对照。

       为什么要选择200岁的手表

       在钟表的发展史上,距今约200年前正是怀表发展至巅峰的时期。这一阶段的作品,不仅蕴含文化上的意义,而且展示出了精良的制作和装饰工艺,其美学境界在今天看来仍是不可企及的高度。

       起初,钟表的审美落后于制造,怀表能够走准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至于结构漂不漂亮,盘面美不美,都属于次要。但是到了19世纪初,也就是宝玑大师的时代,情况逐渐发生了改变,供日常佩戴的便携式怀表的制作工艺逐渐趋于完善,钟表进入到了一个可以被称为艺术的阶段。

       在如今的钟表收藏家们看来,那一时期的钟表没有令人费解的材质,没有功能的堆砌,没有这样那样的商业概念,是最返璞归真的作品。就拿珐琅表这个常青的品种来说,它的巅峰不是出现在今天,而是出现在200年前。如宝玑当年制作的素色珐琅盘怀表,在今天看来仍旧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纵观行业, 朗格1815系列和宝玑的classique、tradition 系列都是从经典怀表中获取灵感,并从盘面设计和装饰细节上再现了200年前怀表的风貌。虽然朗格、宝玑两者风格不同,但他们对怀表美学特点的继承却别无二致。选择这样的表,除了纯粹物质层面的享受(宝玑、朗格都是名牌)之外,还有很多物质以外的乐趣。

       从怀表到手表 朗格1815

       1815是朗格今年的主推款式,也是朗格一贯的热销款式。1815这个系列是由朗格的创始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出生年份1815年来命名的。1815受到人们的追捧已不是一日两日,近日我多次跑到朗格的店里,每每说到1815皆被告知全部售罄,不论是小三针、动力显示,月相一只也没有,可见在市面上1815真是一表难求,一经推出就被销售一空。1815,特别是带有动储显示的1815UP/DOWN被誉为朗格家族中的经典。

       首先,这款表在外观和细节上十分考究,带有浓厚的德表风格;另外,1815款式简约,低调奢华,对于顶级手表的入门者而言,1815可以作为迈进顶级手表世界的第一步,而对于在复杂功能圈子里经过激烈拼杀,左右突围的老玩家而言,1815又是返璞归真,日常佩戴的不错选择。1815 做工设计之精良,人群定位之准,着实令人叹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朗格制表的功力或者说1815这款表中的积淀,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朗格1990年复厂,1995年推出第一只1815,看似短短5年,实际上1815的原型表早就躺在朗格的历史名录里,1815是一只完全从怀表继承而来的手表。

       在前不久的1815系列巡回展览上,朗格展出了多款怀表。怀表不像现在的手表,在一定程度上带有装饰性和象征性的意味,怀表的功能性很明显,就是要易于读时。朗格的怀表基本都采用了数字时标、轨道刻度、一部分采用了“月形”针尖的宝玑指针,另一部分采用了奢华的路易十五指针。在机芯方面,像四分之三夹板、莲花摆轮、鹅颈微调、黄金套筒、烤蓝螺丝这些德表的特色部件也都成型。在这些怀表中,有一只带有动力储备显示和小秒盘的怀表十分引人注目。在怀表这个领域,像带有三问、万年历这些复杂功能的数量不少,也很常见,反而这种带有动力储备显示的怀表比较罕见。在怀表盛行的年代,像动力储备这种功能一般都应用在航海钟上。对照今日,像雅典、WEMPE这种历史上以航海天文钟见长的品牌,推出一块航海天文手表,虽然看似无甚特殊之处,只是带有动储显示和小秒盘,但实际上它们的确还原了历史的原貌。朗格这款带有明显德式Ab/Auf 动储标示的怀表无疑就是今日1815UP/DOWN的前身。

       通过对比1815和怀表,我们能很轻易地发现两者之间的继承关系,数字时标、轨道刻度、功能、表盘布局都如出一辙,这也是为何朗格方面一直在强调1815与怀表之间的紧密联系以及对传统制表的传承。百余年前正是怀表发展的巅峰时期,在那个年代,人的思想都比较单纯朴素,都是凭着良心做表,看得见的地方,看不见的地方都一样细致对待,在钟表设计上也偏重实用,没有各种花哨的噱头。将巅峰时期的怀表做成手表,尽最大可能保留历史原貌毫不缩水,正可谓业界良心。比起那些拿来ETA、积家、芝柏、FP等厂机芯,装在自己表壳中,打上自己logo的品牌总要强上不少。至少从怀表到手表保留了品牌自身的特点,而不是拿起表一看盘面就知道用的谁家机芯,各个品牌都千篇一律长着一副大众脸。

       今年推出的新款1815UP/DOWN和之前的款式相比有一些变化,新款尺寸从以前的36增加到39,尺寸略微增加了一点儿,还好没有突破40,39也是现在比较合适的尺寸。随着表壳尺寸的增加,新款1815 UP/ DOWN也更换了机芯,老款使用的是L942.1 手动机芯,机芯尺寸25.6,新款使用的是L051.2,同样手动,但尺寸达到了30.6,由此可见,机芯尺寸的增长幅度甚至大过了表壳,机芯装填在39的表壳里非常饱满。在如今这个大表之风尚未褪去的时期,表壳的尺寸在疯涨,但又有几家品牌能让机芯的尺寸与表壳同步增长?方表不用方机芯,用了圆芯还给做上背透的品牌又有多少?朗格从怀表中继承而来的不单单是外观和设计,最重要的是延续了做表的态度,真的是态度啊!

       宝玑 对怀表的借鉴与继承

       怀表可以反映出一个制表品牌是否拥有悠久的历史。出于商业目的,很多品牌都宣称自己有多么多么悠久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多少多少世纪。实际上我们只要看一看它有多少存世的怀表,就能粗略判断出这个品牌的过去。若它一个怀表都没有,那么只能是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个品牌的历史都是为了宣传杜撰出来的,其早年根本就没有它说的那么辉煌;另一种就是该品牌是做零件、代工、组装出身,是为他人做嫁衣。在如今这个鱼龙混杂的市场中,大家可以以此多一个鉴别方式。

       宝玑现在的作品和它历史上的怀表间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

       我曾读过一本关于宝玑的书,阅后深感在宝玑表和BREGUET这个logo背后隐藏着太多太多东西,积淀之深厚一语难尽。不说别的,钟表上的多少机构、部件、样式都是宝玑发明的?多少品牌一直在模仿,甚至抄袭它?宝玑正可谓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让我惊奇的是,就连我身在表圈之外的朋友,都知道玛丽·安托瓦内特怀表的故事,你说宝玑厉害不厉害。

       宝玑当代的作品很多都来自历史上的怀表。一方面宝玑直接借鉴怀表的设计,一方面又从中获得启发。宝玑与其怀表间的联系大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宝玑在收归斯沃琪之前,另一部分是在收归斯沃琪之后。在仿古浪潮掀起的时期,各家品牌都在历史资料和博物馆中寻找古典款式的设计资料,从而进行效仿。在加入斯沃琪之前,宝玑也有相应的计划。

       当然,对于做仿古表而言,宝玑简直就是信手拈来,因为宝玑的怀表太多了。宝玑需要做的只是缩小尺寸、换一个机芯、保留并进一步美化表盘,一只原型怀表的现代版本就诞生了。在这一阶段,最具代表性的非3137/7137和7337莫属。这两款手表完全是由宝玑历史上的怀表继承而来。3137、7137两者都是由宝玑历史上的5 号怀表发展而来,5号怀表是一只刻钟打簧自动上弦怀表,带有动力显示和月相,盘面带有典型的宝玑机镂雕花。这只怀表在1794年3月14日以3600法郎出售给圣米亚特伯爵,该表也是宝玑历史上最著名的怀表之一。

       3137、7137两只手表的盘面和5号怀表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把怀表上6点位的小秒盘换成了日历盘。至于两者的区别有二,3137尺寸35.5小一些,7137尺寸39大一些;两者虽都使用502机芯,但3137对机芯做了精美的镂空和雕花装饰,金光闪闪,奢华至极,以至于让一些人觉得气场不够压不住。7137的502机芯相对比较朴素,自动陀雕了麦穗纹,夹板是传统的日内瓦条纹,性格低调一些的人多会选择7137。由于两只表都使用502机芯,虽然功能不少但表比较薄,加上尺寸也不大,上手舒适,让这两只表成为了宝玑最受追捧的款式。

       另一只7337也是一只从怀表变化而来的手表,7337的盘面和之前的怀表也几乎一模一样。7337的特点是偏心时分盘,月相位于盘面12点位。这种布局在宝玑早年的怀表中非常常见,这种布局也很有特色。一些表友在面对3137/7137和7337时,会果断地将目光投向7337,对其大加赞赏,可见7337这种设计也很得人心。

       在收归斯沃琪之后,宝玑对于“ 复制”怀表的观念就发生了改变,其代表就是Tradition系列。虽然我们对宝玑的Tradition系列,即7027、7037、7047等等,已经做了不少介绍,但在此我还要稍叙一笔。当年复古表的热潮尚未褪去,一众品牌依旧在历史的长河中找寻灵感与设计原型。老海耶克在Tradition系列的诞生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他建议宝玑的设计师和制表师们忘记过去,不要把Tradition系列变成怀表的复制品。他希望能设计出一款即体现传统精髓,又富有创新的手表。

       当研发团队将Tradition系列的新机芯摆在老海面前时,老海异常兴奋。这枚使用钛金摆轮的机芯融汇古今,一方面遵循了宝玑怀表的机芯版路,一方面又使用了最新的制表技术。老海认为这么一枚非比寻常的机芯绝不能放在一个传统的封笔表壳中,因此,正如我们现在看到的,7027、7037、7047 一系列手表均采用偏心表盘,将机芯传动轮系、陀飞轮、芝麻链全都展现在盘面上,而表底也带背透,动储、自动上弦机构也能一目了然。值得注意的是,自动上弦的7037使用了一个超级复古,曾在宝玑怀表上使用的矛型自动陀。另外,钛金摆轮上使用的是降落伞避震,现代与古典在这些细节上碰撞。

       因此,每当朋友向我赞叹宝玑表的古典与复古时,我心里总是很为难。宝玑有着一般制表品牌难以比拟的深厚积淀,每一只宝玑表都是历史的结晶,其古典的样式也受到了人们的追捧与赞美。虽然在购表时我们更多看重的是手表的品牌、款式、价格之类,很少关注手表中包含的制表技术,而所谓的技术对于绝大部分购表者来说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身为一个钟表圈子里的从业者,我深知宝玑在制表中使用的各种技术。毫不讳言,斯沃琪最先进的制表技术、新型材料都会集中运用在宝玑表上。

       宝玑外观古典,但机芯技术绝对是行业中最领先的品牌之一。这些虽对宝玑的购买者无甚影响,但我想以此告诉大家,宝玑从古至今一直是钟表行业的领头雁。钟表本是个“ 慢工出细活”的行业,无奈今天的行业中多了几分浮躁,机加工的痕迹略重。从怀表借鉴而来的手表仿其盘面只是其一,最重要的一点是,将人们百年前制表的态度延续到今天的手表上。看得见的地方,看不见的地方都同等对待,重视每一个细节,这才是“200岁的手表”这个题目的真正意义。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