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品牌动态 > 余音袅袅的时光 宝玑 La Musicale(图)

余音袅袅的时光 宝玑 La Musicale(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尚时间发布时间:2013-11-27关注度:
    文章导读
      我们所处的时代,音乐无处不在。确切而言,我们无时不刻在音乐笼罩之下,无可遁逃。不同音律节调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CD、广播、iPod随身听、移动电话、数据流、下载音乐……

    余音袅袅的时光 宝玑 La Musicale

     我们所处的时代,音乐无处不在。确切而言,我们无时不刻在音乐笼罩之下,无可遁逃。不同音律节调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CD、广播、iPod随身听、移动电话、数据流、下载音乐。动听的音乐总能够使人们意识到这个世界最为美好的一面,并让人感受世间万物的脉动,引领人们逐渐理解生活的精彩。

       几百年前,景象则全然不同。每一次与音乐的邂逅都是美妙神奇的际遇,倘若这些如梦似幻的音乐,从一个完全由机械所驱动的装置中传递而出时,机械与音韵的完美融合,似乎更加容易使人为之倾倒。

       倘若追溯无人演奏音乐的发展之路,其实,早在一千余年前,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城的波斯人就发明了一种水力驱动的风琴,采用一个配备刺针的旋转音鼓发音。由于需要水能驱动,这一发明体型庞大,无法随身携带,但是它的非凡之处在于使用配备刺针的旋转音鼓来“记录”或“设定”音乐。此利用刺针和音鼓发音的原理在之后数百年承传沿用,甚至用于更为先进的音乐盒。

       随着技术的发展以及人们的需求,这种刺针音鼓开始与鸣钟装置慢慢融合在了一起,音乐怀表也因此而诞生。诚然,如同可以自动报时的问表一样,一款能够演奏音乐的钟表,就如同被注入了生命一般,这样无与伦比的魅力当然能够吸引到人们的关注,而其制作的复杂程度,也让每枚音乐怀表都成为了一种财富与地位的象征。19世纪初期,音乐怀表达到全盛阶段。然而随着手表慢慢替代怀表,成为了钟表工业的主流趋势后,音乐与钟表的结合,却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将大尺寸怀表中所使用的功能,移至有限的腕表空间内,一直是制表领域的一大挑战。每一项复杂功能的植入,对于制表工匠们而言都是一次重大的考验——而在音乐手表领域更是如此,在这款由宝玑在2010 年巴塞尔表展上推出的La Musicale 音乐表之前,世间从未存在一枚将音乐盒戴在手腕上的作品。这枚音乐表完整重现这一珍稀而浪漫的表款的伟大传统和专业技术,内部结构的每一点拓展,都需要设计者付出极为艰辛的努力——在我看来,这样一款杰出的作品的成功问世,与宝玑品牌的不断创新密不可分。

       宝玑着手研制La Musicale音乐表时,自然难以避免传统音乐自鸣怀表的所有挑战。宝玑必须采用一种方法设定旋律,一种方法演奏音符。为此借用传统设计理念—— 一个带刺针的旋转盘用于设定旋律,一个音梳用于奏出每一个音符。将这些部件微缩成适合腕表的尺寸已然难度甚高,然而这只是宝玑研制La Musicale音乐表所遇问题的一部分。发生足够音量,调节音符节奏,并拥有闹铃所需的足够动力储备,皆为巨大挑战。如果不彻底排除以上所有障碍,这一表款就无法研发问世。

       两百年前的钟表匠可使用大尺寸部件,在音乐自鸣结构中安装强劲有力的上弦发条和宽大的音梳,由此发出令人满意的音量。怀表的宽阔空间也便于声音从内向外传出。由于能量会随着上弦发条尺寸的减小而变弱,音梳的尺寸、面积也相应缩小,音量分贝将不可避免地下降。因此尽管可以缩小部件的尺寸,但要把音量提高到佩戴者可以听见的程度,将分贝从机芯向外传送到表壳外部,则需要借助传统方法以外的新方法。


    余音袅袅的时光 宝玑 La Musicale


     得益于宝玑在音学领域卓有成效的研发,设计者另辟蹊径,采用了一种并非最直接的方式去改变此现状。这种方案基于一种最新研发出的材料技术——液态金属膜,凭借对于这种金属膜形状的钻研,设计者足以让这种物理特性类似于和旋律的音频共振的音鼓物质,能够拥有数个进入音符音频的共振峰值。设计者将这种金属膜打造成内盖,由手表的金属表盖进行防护,同时,金属膜的内盖与底盖之间的空间,恰好能够形成“ 汉姆霍兹共振腔(HelmholtzCavity)”的声学现象,从而营造出完美的音域效果。据说,虽然这一内盖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机会很少,但它依然被宝玑的工匠们打造成为极其特别的几何形状,并在上面加入了纽索饰纹,这一隐藏在表壳内部的内盖,恰是宝玑品牌对于作品精益求精的最佳写照。

       除了音量的问题之外,第二大需要攻克的难题是调节音乐节拍。在La Musicale音乐表的研制过程中,宝玑又一次求助于技术。它发明出一种静音调节器,运用一种生产机械腕表时从未采用过的调节器——磁铁。以磁力对节奏进行调节自然可以达到静音的目的,但问题也接踵而至:一个是如何打造出这闻所未闻的调节器装置;另一个则更为关键,自钟表发明以来,磁力可谓是手表的天敌,手表受磁后,走时的精准度会大受影响。

       受制于上述的问题,这款调速器呈现出了一种特别构造,它的机械结构有点类似于发电机,调节器的金属臂被调节器外围的静态磁铁所环绕,金属臂正在这一磁场空间中旋转,继而产生电场,并被磁铁所形成的磁场所排斥,转速越快,斥力越强,反之亦然。这便诞生了一个能够恒速运转的设备,这套设备不仅静音效果绝佳,同时还能避免因调节器与内筒间的摩擦而导致的磨损。

       而手表本身如何做到抗磁,这要归功于手表机芯对于硅材质的运用。同时,宝玑还使用了一些传统方式来对机芯进行保护。在如此多层的防护之下,这款与“磁”共舞的手表依旧可以保证其极为精准的运行。

       最后一个问题是产生足够的动力储备,使旋律演奏时间足够长,以便欣赏并完成实用闹铃功能。解决方案是将两个发条盒置入机芯,仅用于自鸣。值得注意的是,腕表本身运作还需配备另一个主发条盒,也就是说总共三个发条盒。如果真正享受使用乐趣,音乐自鸣需要实现在指定时间响闹之外的功能。闹铃功能固然重要(并附带自身的复杂功能,研发一套闹铃时间设定方法),但佩戴者势必希望能够演奏指定的音乐。

       La Musicale音乐表兼具两种功能。通过按压表侧8点钟位置的调节按钮,LaMusicale音乐表将持续20秒演奏音乐。但乐趣并不仅限于听见乐曲。宝玑将“谱曲”刺针置于一个固定于手工镌刻表盘底面的机板上。一旦激活响铃功能,表盘就会旋转20秒,正好完成旋转一圈,也就是音乐的长度。

       当腕表处于响铃模式,音乐会持续长达80秒,也就是表盘旋转4圈。与一般的15秒钟响铃表比较一下!敏锐的钟表行家或许会问,如果在响铃的过程中关闭闹铃结果会如何。由于调音刺针与表盘一同旋转,音乐会继续播放,直到表盘完成旋转回归原位为止。宝玑的机芯设计师在设计机芯时考虑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动力不足以完成一整圈会出现何种情况?在表盘上固然有一个动力储备显示盘,但如果被佩戴者忽视呢?解决方法为采用锁定系统,一旦动力不足以使表盘转完一整圈,响铃会被锁住。从而保护机芯,避免表盘出现错位的状况。闹铃的开/ 关控制由位于表侧10点钟位置的调节按钮完成。当闹铃处于开启位置,一个高音谱号会出现在表盘的显示窗内。

       这款 La Musicale音乐表的首调时罗西尼的《贼鹊序曲》(“La Gazza Ladra”或“TheThieving Magpie”)。以罗西尼的曲子作为这款腕表的序曲恰如其分,因为罗西尼本人就是宝玑表款的拥有者。

       该款腕表的基本机芯是宝玑自制caliber777机芯,配备一个硅制擒纵结构、宝玑游丝(也是硅制的),以及多个金质调节螺丝。这种机芯可提供60小时的动力储备。

       La Musicale音乐表备有黄金和白金两种款式可供选择。

      本文标签宝玑音乐钟表匠LaMusicale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