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尚饰界 > 行业资讯 > 品牌动态 > 宇舶Big Bang Unico--制表业的革命(图)

宇舶Big Bang Unico--制表业的革命(图)

http://www.51fashion.com.cn/来源:时尚时间发布时间:2013-11-27关注度:
    文章导读
      在钟表行业,一款真正的革新性产品,并不在其结构和功能的改变,而是看它能否利用最先进的制造工艺,提升产品的性能,满足现代人对于手表的需求……

    宇舶Big Bang Unico--制表业的革命

     在钟表行业,一款真正的革新性产品,并不在其结构和功能的改变,而是看它能否利用最先进的制造工艺,提升产品的性能,满足现代人对于手表的需求。例如宇舶推出的Big Bang Unico系列,就改写了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计时表评判标准,需要以一种全新的语言表达方式对其进行描述。

    让油门一脚到底

       宇舶的Big Bang Unico 系列,顾名思义是由“Big Bang”和“UNICO”这两个宇舶最具代表性的核心元素所组成。对于后者,即由宇舶自主研发的UNICO飞返计时机芯,我个人是相当有发言权的,因为我是国内最早接触到这款机芯实物的人,也是最早意识到它的与众不同的。记得当时还是在2010年4月,宇舶表刚刚与国际足联签约,成为了世界杯足球赛的官方合作伙伴,并在香港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宇舶展示了几款最新的作品。其中就包括首款安装了UNICO计时机芯的King Power(王者至尊)Unico计时表。

       不知道其他钟表爱好者在面对一款陌生的计时表时,会采取一种什么样的“鉴赏方式”。总之,凡是经我手的计时表,我都会先运行一下它的计时功能,感受计时按钮的手感,观察指针归位的情况。如果是透底的款式,还能根据计时模块的结构判断出机芯大致的类别和档次。

       通常来说,每一款计时表,它的计时按钮的手感都是不一样的:有的阻力强一些,有的阻力弱一些,有的有弹性,有的没弹性…… 但是只要采用的是相同的(比如导柱轮或者凸轮)计时结构,彼此之间就不会有太明显的反差;除非放在一起横向比较,否则很难说哪款计时表的手感更胜一筹。像我养成逢计时表必按的习惯,主要也只是为了建立一份“肉体记忆”,作为日后写表时的参考,而不是真要分出个高低来。

       然而,这款基于宇舶UNICO机芯的计时表却颠覆了我以往的经验,因为它的计时按钮的手感实在是太出色了,无论是启动、停止、飞返还是归零的步骤,都是出乎意料的顺畅。尤其是在将按钮按至临界点时,其他款的计时表都会遇到一个比较强的阻力,必须要施加一个更强的下压力,才能突破临界点,实现计时装置的启/ 停。而宇舶的U NICO 机芯,只要顺势轻轻一按,便能像法拉利跑车的油门一样一脚到底,将阻力消弭于无形。我反复试验了几回,两个计时按钮都是一触即发,没有任何时间延迟,也不会令手指产生疲劳感。我当时就与现场的几位同行感慨道,这是遇见过的手感最好的计时表,没有之一。

       众所周知,在如今的钟表行业,能够自行研发计时机芯的厂家屈指可数,带飞返计时功能的就更少,而以量产的基础机芯为目标研发的,就只有宇舶的UNICO。因为这款机芯完全是依照宇舶自己的思路从零开始设计的,所以它的结构有很多从传统的角度看来是离经叛道的地方。比如说,在计时装置启动的瞬间,我竟然透过半镂空的表盘看到了一个类似导柱轮的零件转动了一小下;而在小秒针和中央秒针之间,还有个齿轮发生了位。将手表翻过来看,在机芯装配面没有任何与计时功能有关的零部件,而是与一款普通的自动上弦机芯如出一辙。

       没错,这种将一个完整的计时模块呈现在表盘正面的结构正是UNICO机芯所独有的,它意味着佩戴者可以一边关注计时指针的运行情况,一边将导柱轮和水平离合装置的各种奇妙的变化尽收眼底,二者完全可以兼顾,不用将表翻过来再掉过去。这样的设计不仅能够带给人非凡的视觉体验,它同时也是最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的。因为按照手表正常的结构,表壳中最上层是指针和表盘,然后是机芯的基板,最下方才是机芯装配面。如果将计时模块放在机芯装配面,它所对应的计时按钮的位置就会在表壳的偏下,既不好看,使用起来也不方便。很多计时表厂家都只能对这个瑕疵采取听任的态度,而没有能力改变。而宇舶则迎另辟蹊径,将计时模块置于机芯基板之上,抬高了计时按钮的位置,堪称完美的解决方案。

    宇舶Big Bang Unico--制表业的革命

       刺破橙子的计时表

       如前所述,宇舶的UNICO飞返计时机芯的出现,打破了自上世纪70 年代以来建立的计时表的规范,使我们不得不以一种全新的标准来衡量它。比如过去的制表师虽然也重视计时按钮的手感,但绝没有重视到“偏执”的程度。宇舶表研发总监马蒂亚斯·布特告诉我说,他们在对UNICO机芯进行内部测试时,会先用橙子顶住计时按钮,再从反面挤压橙子;如果计时装置能够正常运行且橙子的表面不出现凹痕,就算测试合格。不过马蒂亚斯也说,有些厂家的计时按钮把橙子都刺破了,计时装置仍旧不启动……

       对于宇舶所采用的这种极端的测试方法,可能会有表友提出疑议,其实我过去也听过一些类似的观点,像是“计时按钮要够硬朗,操控的触感才够真实。”在我看来,随着宇舶UNICO机芯的问世,计时按钮的硬朗和顺畅之争可以休矣。在如今这个“体验为王”的时代,手机、电脑的操作模式都从按键发展到了触屏,连触屏都要追求一个响应时间最短,可见更方便、快捷的使用体验才是大势所趋。对于计时表的选择也应遵循同样的原则——即越轻便省力的产品,技术含量才越高,档次才越高。如果非要选择一款阻力巨大的计时表,除了怀旧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有其他的理由。

       具体到计时装置得以顺畅运行的原因,则是由UNICO机芯的结构决定的。通常来说,计时表的手感和顺畅程度取决于以下几个要素:首先是回零杠杆(计时按钮的直接作用对象)的阻力。要想减小它的阻力,就得改变传统计时模块的结构,增大杠杆比,甚至取消定位杆,对此宇舶表示无压力。

       其次是安装在机芯与计时按钮之间的阻尼弹簧。UNICO机芯在这方面下了一番功夫,当使用者按动计时按钮,会感到一个阻力从小到大的变化过程,既不会上来就比较硬,也不会有按空了的感觉。

       再就是导柱轮及相连部件的结构和加工精确度。要知道,计时系统的触发时间是以毫秒计算的,在触发过程中,任何一个零件的尺寸差了一微米,位移的时间差了一毫秒,都有可导致整个系统运行得不顺畅。而宇舶的UNICO计时机芯,对于所有需要最大准确性的部件,均采用了经LIGA工艺加工(通常只对硅材料使用,实现纳米级的精度)的镍来制造,让各零部件之间的协同效果达到最优。使用者只需要施加一个很小的力,就能够控制整个系统的启停,将动力的消耗的和零部件的磨损减小至最低。就像古人所形容的:以无厚入有间, 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

       从盘面的布局来看,UNICO机芯的计时模块带有计时秒针和计时分钟的显示功能,计时秒针照例位于表盘中央,计时分针位于表盘3点位,与9点位的小秒针相对应,这是一种相对传统的布局。不过传统只是表面想象,实际上UNICO机芯里没有哪个环节是传统的。因为计时模块全部集中在表盘装配面,为了充分利用平面空间,UNICO机芯采用了一种特殊的双水平离合系统:除了计时秒轮与秒轮离合之外,计时分轮直接与发条盒离合,从源头直接获得动力,而不经过其他计时轮系,减少了活动部件的使用——这是所有可供选择的离合结构中最科学和动力消耗最少的一种,目前只出现在了宇舶的UNICO机芯中。同时,双水平离合与6点位导柱轮的组合也被证明是所有结构里最漂亮和运行最稳定的,将它们放在手表的正面,更好地体现出了这种结构的机械美学。


    宇舶Big Bang Unico--制表业的革命


       基础机芯的新境界

       事实上,UNICO不应该仅仅被当作是一款飞返计时机芯来看待,如果将计时模块整个摘除,它就成为了一款可以独立运行的自动上弦大三针日历机芯。如2012年的时候,宇舶就推出了一款基于UNICO机芯但是不带计时功能的King Power UnicoGMT世界时表。

       UNICO机芯的尺寸为30毫米,是根据当代手表尤其是宇舶表的尺寸而设计。它的结构坚固、可靠,还结合了大量的新工艺、新材料。具有停秒功能和半瞬跳日历显示,后者可在任意时间进行快调日历,而不会对机芯造成损伤。

       在动力方面,UNICO机芯采用了著名的Pellaton(比勒顿)双向上弦结构以及无噪音的陶瓷滚珠轴承,并通过先进的工艺(如LIGA加工的镍)确保它的运行更加精良。虽然只有一个发条盒,但UNICO机芯却可以提供长达4天72小时的充沛动力,足以胜任包括计时在内的任何复杂功能。这得益于宇舶使用的一种特殊的高科技材料,用它制造的发条在宇舶的内部测试中可以储存80个小时的动力。但为了确保动力释放的持续和稳定,在72小时后便会自动切断联系,屏蔽动力衰减的过程。

       作为一款量产的基础机芯,UNICO有两项其他竞争对手难以企及的技术优势。首先是采用了硅质擒纵系统,硅材料的高加工精度和自动润滑的特性,配合28800次/小时的摆频,确保UNICO机芯具有非常精准的指示时间的功能;同时也减少了因润滑油变质给走时和机芯清洁度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谓一举多得。

       此外,UNICO机芯中所使用的硅质擒纵还具有良好的抗震性能,可以抵抗相当于5000个地球引力的加速度,完全可以应对网球、高尔夫球一类的运动。这与宇舶运动表旗舰的身份十分契合,让顾客在日常佩戴时不必有太多的顾虑,发挥出运动表的真正优势。第二项技术优势在于可整体拆卸的擒纵调速机构。根据制表行业总体统计,在所有进到反修流程的手表中,有30%是摆轮游丝出现的问题。

       为此,宇舶提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即将整个擒纵调速机构全部安装在一个小型的可装卸平台上。在对表进行售后服务时,只要确认了是摆轮游丝或擒纵系统出现的问题,便可将整个平台拆卸下来进行替换,而不用再单独更换和调试里面的零件;为顾客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将顾客等待时间从几个月缩短至几天甚至只有几个小时。另外在可拆卸平台的横跨式夹板两侧,还可以看到两个带“+/-”号的调节螺丝,它是为了让摆轮游丝与避震装置以及机芯基板保持平行而设的,调节起来更加灵活和便捷。

       宇舶为研发UNICO机芯已经投入了超过300万瑞士法郎,2010年推出的首个成品机芯的型号为HUB 1240,其特点是日历窗位于4点半位置,装配在King Power Unico计时表中,也就是我在香港见到的这款。2012 年,集宇舶魔力金和UNICO计时机芯于一身的Big Bang法拉利手表问世,对应的HUB 1241机芯取消了小秒针(以法拉利的标志代替),日历窗位于3点钟位置。今年,宇舶推出了全新的Big Bang Unico系列,装配HUB 1242机芯,日历窗仍旧位于3点钟位置。与初代相比,HUB 1242机芯的零件数量从394枚减少至330枚,这是宇舶表厂的技术研发、实验室以及售后服务等多个部门通力合作、不断改进的结果。被合并和取消的都是存在故障隐患或者影响装配效率的零件,为实现UNICO机芯的量产扫清了障碍。


    宇舶Big Bang Unico--制表业的革命


       制表业的大爆炸

       作为宇舶两大核心元素的组合,Big BangUnico系列自然不同于之前推出的几款计时表。从某种意义上说,无论是Big Bang的外观设计还是UNICO的性能及结构,二者传递的其实都是同一个信号,即对于传统制表工艺和产品理念的革新,打造真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个性化产品。

       正如我们已经感受到的,自上世纪中叶以来,瑞士钟表行业从里到外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方面,高精度、自动化、大批量生产的工业化制造体系取代了传统的手工制表,成为行业的主流;另一方面,现代人对于手表佩戴本身也提出了新的要求。然而,当我们审视高端机械表市场,却发现其中的大多数产品都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它们仍旧在从历史文化的角度阐述手表的价值,用表壳的薄厚划分佩戴的舒适度,并以“莫须有”的手工工艺作为判定量产机芯品质的标准。甚至连很多所谓的自产机芯,也不过是延续了半个世纪前的机芯结构,完全没有发挥出现代化制造工艺的优势(除了产量的参加)。

       一个行业要想发展,当然不能总以过去的思维模式去引领现在的产品潮流,随着二者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必然会出现一个具有轰动效应的大变革,就像宇宙初始的大爆炸,再从变革中孕育出新的平衡,这个过程就被称为“Big Bang”。

       2005年,在让- 克劳德·比弗和里卡多·瓜达鲁普执掌宇舶品牌的次年,他们就创造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手表系列,并以Big Bang为其命名。

       Big Bang系列的DNA是“融合的艺术”。它融合了1980年初款宇舶表的圆形螺钉表圈设计,也融合了极富现代感的“三明治结构”表壳。它通过镂空的表盘体现出手表的机械美,也通过计时功能和天然橡胶的组合展现了运动表的动感美。从2005年至今,宇舶表不断地将各种制表行业中曾经使用过和未来将会使用的新材料融入到Big Bang系列中——包括取自大地的稀有金属、从热带树木中提炼的天然橡胶,以及王金、凯夫拉纤维、魔力红陶瓷等高科技和高性能材质,并与各种创新的设计理念相结合,打造出了Big Bang全黑、Big Bang水果系列、BigBang鱼子酱系列等众多不可思议的产品。这些产品并非只是简单的概念的堆砌,而是每一款都具有鲜明的风格,同时又区别于那些传统的手表款式。可以说,宇舶的Big Bang系列是一个真正属于21世纪的手表经典。

       今年,宇舶将Big Bang 的外观设计与UNICO机芯性能的全面融合,推出了Big Bang Unico系列。它的表壳依旧采用了宇舶标准性“三明治结构”,尺寸增加至45.5毫米,表圈上的6颗H型螺钉可以选择抛光或者亚光的表面修饰效果。全新的旋入式表冠,由压制成型的天然橡胶包裹,末端饰以H 形标识。Big Bang Unico系列最显著的变化来自于计时按钮的设计,自2005年BigBang系列诞生以来,宇舶首次采用了圆形计时按钮,它在区别于前代作品(方形按钮)的同时,也使得这款棱角分明的作品显得更为轻巧,从视觉上略小于实际尺寸。宇舶还对表带附件进行了重大优化:著名的“一键”切换功能,使佩戴者可以瞬间完成表带的切换——每一款Big Bang Unico系列手表都配有一条全新的菱形结构天然橡胶表带。

       表盘上的刻度与阿拉伯数字时标均经过重新设计,指针也经过了进一步的修饰加工,皆采用夜光涂层,兼顾美学和读时效果。此外,两个计时小表盘也由抛光的圆环环绕,其中小秒针盘位于9点钟位置,分钟计时盘位于3点钟位置,日历窗显示同样位于3点钟位置,给人以紧凑且井然有序的感觉。当然,对于机械美学的彰显是这款作品绝不可能忽略的环节,透过半镂空的表盘,可以欣赏到UNICO计时机芯的局部细节,随时捕捉导柱轮和水平离合装置的运行。

       Big Bang Unico系列的问世,为现代计时表带来了一次从里到外的真正革新,让计时表的结构和性能有了实质性的突破,改变了硅质擒纵在计时表领域中步履缓慢的格局,也让我们在想到经典计时表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的不再是那些“古董表”的身影。

       宇舶表一直强调手表与个性之间的关系,而在我看来,所谓的个性其实就是选择产品的一种主见,它涉及对于新生事物的理解能力,对于好坏标准的界定,对于超越和领先的渴望,以及对于我们自身和所处时代的认知。对于那些有主见且成功的人士来说,并不难了解发生在制表行业的这场大爆炸的意义,到那时,宇舶的Big Bang Unico就不仅仅是一个个性的选择,而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本文标签宇舶制表业大爆炸BigBangUnico革命

      网友评论

      大家正在看

      热点关注

      • 推荐阅读
      • 品牌
      • 企业
      • 招商